理想藏书-首页推荐
 
  • 涅克拉索夫说过,丘特切夫是“俄国文学中不多见的光辉现象”。
  • 屠格涅夫认为丘特切夫是“我们最卓越的诗人之一”,他创造了“永垂不朽的语言”。
  • 托尔斯泰承认,当读丘特切夫的诗歌时,“简直被他创作天才的巨大能量搞得目瞪口呆”,甚至说“没有丘特切夫我就不能生存”。
  • 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他是“第一个哲理诗人,除普希金而外,没有人能和他并列。”
  • 费特写道,丘特切夫是“大地上存在的最伟大的抒情诗人之一”。
  • 西方的权威出版物把丘特切夫和普希金、莱蒙托夫相提并论,称之为十九世纪俄罗斯的三大诗人。

  • 丘特切夫
    (1803-1873)
    俄罗斯19世纪诗人


    不管命运的手如何沉重,
    不管人如何执迷于虚妄,
    不管皱纹怎样犁着前额,
    不管心里充满几多创伤;
    不管你在忍受怎样的
    残酷的忧患,但只要你
    碰到了初春的和煦的风,
    这一切岂不都随风飘去?

    ……

       丘特切夫 《春》

     
  • 勒内·玛里亚·里尔克极不适宜这个时代。这位伟大的抒情诗人没做别的,他只是使德语诗歌破天荒第一次臻于完美罢了。他不是这个时代的巅峰,他是层峦叠嶂中的一座,在这群山上,精神的命运超越了各个时代远去……
  • 罗伯特·穆西尔
  • 这个可怜的人,这眼伟大诗歌的清泉,他死于白血病,被安葬在罗讷河谷古铜色山丘之间的地下,他在法兰西的琉特琴上飘荡,写下了我这一代人将永志不忘的诗句:“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 戈特弗里德·贝恩
  • 亲爱的里尔克!……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人、我热爱他这个我们世界上最柔弱、精神最为充溢的人。形形色色奇异的恐惧和精神的奥秘使他遭受了比谁都多的打击。
  • 保尔·瓦雷里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沉重的时刻》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Rainer Maria Rilke)
    (1875—1926)
    奥地利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