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毕加索和他画中的女人们


  初恋情人

毕加索的初恋情人费尔南德·奥利维耶



  费尔南德·奥利维耶是毕加索的初恋情人。1905年夏天,23岁的毕加索发狂地爱上了这位蒙马特尔的年轻模特。他们在一起过着狂放不羁的生活:纵洒狂欢、恶作剧、有为鸦片……虽然生活贫困,但毕加索的画风却变得日益明快。“蓝色时期”那阴郁冷酷的蓝色调让位给了温柔的粉红色,这就是持续了一年的“粉红色时期”。后来毕加索就是从“粉红色时期”一跃进入他伟大的立体主义时期的。但在毕加索的创作取得成功突破时,爱情之火也在他心中渐渐冷却。1911年当费尔南德发觉毕加索已不像从前那样爱她时,她离开了他。这张费尔南的照片摄于1906年,当时她被大力支持前卫艺术的法国作家阿波利奈尔称为“美人费尔南德”。1908年毕加索为她画了立体派肖像《坐在椅中、手持扇子的女人》。

  纯洁的女演员奥尔佳·柯克洛娃

奥尔佳·柯克洛娃



  毕加索与她在罗马相识。当时毕加索正在那儿为一个俄罗斯芭蕾舞团的舞剧《游行》设计布景,于是爱上了这位纯洁的俄罗斯芭蕾舞女演员。1917年7月12日他们正式结婚。奥尔佳身为俄国上校的女儿,一心想过上流社会的生活,不光把自己家里布置得十分考究,还热衷于参加各种社交活动。

奥尔佳肖像



  毕加索陪她频繁出入各家沙龙,画风也大有改变,开始了他的新古典主义时期。但是时间一长,毕加索渐渐对这种舒适无聊的社交生活感到了厌倦。这张照片上的奥尔佳坐毕加索位于枫丹白露的一座画库里,身边是些巨大的色粉画。1921年毕加索用彩色粉笔和炭笔为她画了《奥尔佳肖像》。

  不可捉摸的影子

  玛丽—黛莱丝·瓦尔代尔在毕加索的生活和作品中,这个长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女人很长时间都

玛丽

只是个不可捉摸的影子。她与毕加索是1925年初在圣—拉扎尔火车站相遇的。当时她只有15岁,毕加索比她

玩球的浴女

大28岁。至1932年春天,毕加索不再掩盖他的灵感来源,以玛丽—黛莱丝为原形创作了许多大幅肖像,画面 上那些气势恢宏的曲红给人以强烈震撼。这一年也是毕加索创作中佳作迭出的一年。1935年玛丽—黛莱丝为他生下了女儿玛雅,然而这时他又有别一个情人多拉·玛尔。这张照片是1929年毕加索在海水浴疗养地迪纳 尔为玛丽—黛莱丝拍摄的,照片上20岁的她光彩照人。3年后毕加索为她画了《玩球的浴女》,把她的美丽凝固为永恒。

  年轻迷人的多拉·玛尔多

  年轻迷人的多拉·玛尔多才多艺,既是画家、摄影家又是模特。1935年她与毕加索在一家咖啡

多拉·玛尔多

馆相识,此后开始了长达8年的恋情。在他们火山般热烈的情感中,始终存在着一种心灵间的巨大默契。在西班牙内战和德军占领时期,他们一起住在巴黎大奥古斯坦街的一座画室里。就是在多

坐着的多拉·玛尔

拉·玛尔的注视下,毕加索完成了他的旷世名作《格尔尼卡》。而多拉·玛尔也用她的相机记录下了毕加索这一时期的创作和生活,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资料。后来这对个性都很强烈的情侣间渐生龃龉。 1943年毕加索离开了多拉·玛尔,分手时赠给她一套法国南方的住宅作为纪念。在这张摄于1936年的照片上,多拉·玛尔用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脸庞,就像毕加索1937年为她画的那幅《坐着的多拉·玛尔》。

  优雅漂亮的女画家弗朗索瓦兹·吉洛

  1943年,年已62岁的毕加索认识了21岁的年轻女画家弗朗索瓦兹·吉洛 。在此后的3年时间

弗朗索瓦兹·吉洛

里,他与这个优雅漂亮的女孩子玩起了互相追逐的游戏。1946年,弗朗索瓦兹终于同意和毕加索一起生活,欣喜若狂的毕加索为她画了油画《女人——花》。

女人——花



  弗朗索瓦兹讲了一段故事,她说:毕加索原来想画一张相当写实的肖像。倡过了一会儿他说:“不,这不是你的风格,写实的肖像根本不能再现你。”她已经坐下了,但是他说:“我看你不是坐着的,你根本不是被动型的人,我只看见你站着。”

  他突然想起马蒂斯说过曾把我的头发画成绿颜色,于是得到启发:“并不是只有马蒂斯才会把你画成绿头发。”他说。由此头发就画成了绿叶的形式,一量头发画好了,肖像就自然而成了象征性的花朵图案。他以同样的弧形节奏画了乳房。在绘制该像的各个阶段里脸一直是很写实的,这似乎与期余的部分格调不统一。他深思了一会儿。“画这个脸我得从根本上另打主意,”他说“尽管你的脸是长长的鹅蛋形,但是为了表现光彩和表情,我需要使它变为一张扁扁的椭圆脸。为了弥补它长度上的损失,我要把它画成冷色——蓝色。它会像一个小小的蓝月亮。

椅子中的女人



  他把一张纸涂成开蓝色,然后根据他对我脑袋的这要领概念剪成各种程度的椭圆,先是两个正圆形,然后是三四个更符合他这一想法的扁圆。等到都剪好后,他在每一个上分别画上了眼睛、鼻子和嘴。然后他把这些椭圆用针别在画布上,同时上下左右地移动,看看是不是合意。起先似乎没有一个合适,一直试到最后的一个才罢手。因为其余的都已经在不同的位置试过了,所以他已经知道了该怎么放。当他把它科放在画布上之后,这个形状在他摆的地方看上去正合适,完全令人信服。他反它巾在没有干的画布上,往旁边一站说:“好了,这就是你肖像。”

  他们同去法国南方居住,在那儿弗朗索瓦兹为他生了两个孩子:克洛德和帕洛玛。但到1953年,弗朗索瓦兹终于“对和一座历史纪念碑一起生活感到了厌倦”,于是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巴黎。后来她又结了婚并移居美国。这张照片是1948年在他们位于法国南方的家里拍摄的。两年前毕加索为她画了《椅子中的女人》。

  毕加索的第二任雅克琳·洛克

雅克琳



  她是毕加索的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奥尔佳去世后,毕加索于1961年又与这位沉默寡言的棕发美女结了婚。雅克琳来自西班牙东北部的卡塔卢尼亚,是个幽娴贞静的女子。

戴黑头巾的雅克琳

  在毕加索生命中的最后十几年里,她陪他支过加利福尼亚、戛纳等许多地方,为晚年的毕加索营造了一个温馨、宁静的世界。毕加索常从他的体形中回想起卡塔卢尼亚的农妇,他为他画了大量的肖像画。1973年毕加索去世后,雅克琳感到失去了生活中唯一的爱,13年后也自杀身亡。在这张照片中,毕加索正和雅克琳一起凝视着他于1954年为她画的肖像《戴黑头巾的雅克琳》。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