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丁玲生命中四次婚恋


  1904年,一个女婴诞生在湖南临澧县的一个破落家庭里,她就是杰出的女作家丁玲。丁玲四岁的时候,父亲挥霍光了家财,潇洒地离开了尘世,母亲被迫带着两个孩子投奔外婆。舅舅的儿子成了年幼的丁玲最亲密的玩伴,他们两小无猜的亲密样子令外婆深为感动,说长大了就让他们亲上加亲吧。这件事给丁玲的印象非常深,就像一根刺一样刺在她的心上。

  丁玲在学校里接受了新思想,反抗的意识也渐渐在脑中萌发。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如果舅舅断绝了对她们母女的接济,那么她们母女的生活就没有了来源,将非常困难,以致陷于困境。随着年岁的增长,丁玲越来越不喜欢她的表哥,寄人篱下的滋味也令人凄酸,这使少女丁玲看起来显得非常忧郁,她在为与表哥的婚事而烦恼。

  五四运动爆发了。正在女子师范念书的丁玲和同学们一起上街游行,到处演讲,还剪下了辫子,自由和解放的精神深深融入了她的灵魂。丁玲一个叫王剑虹的女友——后来成为瞿秋白的女友——带来了上海的一些情况,她向丁玲传输了革命的理想。两个小女子之间的长谈改变了丁玲的生活,她决定放弃中学文凭与王一同奔赴上海。在母亲的支持下,18岁的丁玲解除了与表哥的婚约,像脱缰的小马一样踏上了人生的旅途。

  1924年,丁玲来到了北平。在一个社交场合她结识了青年编辑胡也频。此时的丁玲正在为亲弟弟的夭折和命途艰辛而痛苦,对比她还小一岁的胡也频毫不动心。她感到自己无法在北平继续生活下去,于是选择了离开,返回到湖南老家。不料穷编辑胡也频居然借了钱追到湖南,他蓬头垢面出现在丁玲母女面前,犹如一个爱情的乞丐,丁玲紧闭的爱情大门终于被打开。性格倔强的她听到有人在说闲话,便干脆同胡也频开始了甜蜜的同居生涯。他们在山上住着,有时候要到城里去买东西,胡也频一个人下山,丁玲不放心,就追下山跟着胡也频一块去。一次他们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淤泥地,走进淤泥地就出不来了。于是他们就站在淤泥地上看天上的星星,说说悄悄话,直到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一个过路人才把他们给拉了出来。他们住在亭子间里几乎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生活简单而又纯真,就像小孩子们过家家,虽然贫寒却过得十分温馨。

  就在此时,另一个诗人来到了丁玲身边,他就是冯雪峰。冯雪峰当时也是参加了共产党地下党的活动,后来有一度和组织失去联系,就在北大自修日语。有人介绍他教丁玲日语,丁玲第一次见到冯雪峰的时候,感觉非常失望,她本来认为一个北大学日语的年轻人应该是很英俊潇洒的,而他看上去像一个乡下人。然而他们谈谈文学,谈谈时事,师生关系无意当中就改变了。丁玲觉得冯雪峰与胡也频在性格上完全是两码事,一个比较成熟,一个比较幼稚。

  于是在与胡也频相爱的同时,丁玲又爱上了文学天才冯雪峰。性格开朗的丁玲竟然提出要和两个男人共同生活,他们真的在西湖边共同相处了一些日子,结果胡也频坚持不住,返回上海,找到了好友沈从文。沈从文告诉他夫妻之间应该怎么相处,胡也频第二天就回到了杭州。最终,冯雪峰离开了杭州,胡也频与丁玲就和好如初了。丁玲心如刀绞地看着冯雪峰离去,重新回到了胡也频的身边。没想到专注于地下政治活动的共产党员胡也频此时被抓进了监狱,入狱后的胡也频仍然思念着丁玲。他以“年轻的爸爸自称”,称丁玲为“年轻的妈妈”。丁玲在狱外四处奔走,并在沈从文的陪同下去狱中看望胡也频。她在铁栏外大声喊着“频!频!我在这里!”胡也频回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狱警带走了。这一走竟成了生命的永别。1931年2月7日,丁玲和沈从文正坐着火车赶往上海,胡也频也在同一时间被残酷地杀害了。那是一个严寒的早晨,作为左联五烈士之一、年仅29岁的胡也频被枪决于上海的龙华司令部。凄厉的枪声震撼了中国,也击碎了丁玲最初的爱情。

  胡也频和冯雪峰双双离去之后,丁玲在无限的伤痛和孤独中度过了漫漫黑夜,这时,一个叫做冯达的中共地下党员悄悄走进了丁玲的视线。胡也频牺牲以后,史沫特莱采访丁玲,需要一个翻译,这个翻译就是冯达。丁玲跟冯达认识了,他们于1931年的11月住在了一起。冯达对丁玲十分顺从,更不妨碍她。冯达柔柔的关怀像细雨一样令丁玲无法拒绝,他们结婚了,并一起度过了长达三年的平静生活,直到双双被国民党政府逮捕为止。

  1933年5月14日那天,冯达出门时告诉丁玲“12点钟要是我不回来你就赶紧离开”,结果冯达一出去就被特务盯住了,一直磨到12点过了以后才回到家中。他回来一看丁玲还在,俩人就这样一块儿被捕了。在监狱中,冯达含着眼泪向丁玲赌咒发誓,说他没有出卖丁玲,丁玲相信了他。性格刚烈的丁玲准备以死来抗争,请求冯达帮助她自杀。她把头颈伸进绳套,一脚踢翻了凳子,冯达实在看不下去,把已经失去知觉的丁玲救了下来。在浙江莫干山的监狱生涯漫长而又阴森,丁玲在狱中怀孕了,并于1934年9月生下了一个女婴。以后她义无返顾地离开了冯达,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1937年2月,出狱后的丁玲来到延安,在这里医好了昔日的创伤。半年后,饱经沧桑的丁玲又大胆地爱上了一个比她小13岁的青年军官陈明。

  当时延安文艺界纪念高尔基逝世一周年,举办了一场大型的文艺晚会,其中演出的一个节目就是根据高尔基的小说《母亲》改编的一个话剧。已经身为中国文协主任的丁玲到场观看,台上演巴威尔的年轻小伙子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小伙子看上去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非常英俊潇洒。丁玲在陈明的身上看见了胡也频的影子。

  1942年,38岁的丁玲与25岁的陈明在人们的嘲讽和挖苦声中正式结婚。他们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请客吃饭,两人手牵着手在延安的街头快乐地散步,心中洋溢着无限的幸福。但没想到,1955年,丁玲作为“丁玲反党集团”的主谋遭到批判,随即被流放到北大荒长达8年;以后又被投入北京秦城监狱。5年出狱后,再被送到山西乡村。直到1979年平反为止,在25年中,陈明一直陪伴着她,他们的爱情经受了最严酷的考验。

  以后她回忆说,与胡也频相爱,她投入了自己的真情;与冯雪峰相爱,留下了无限的遗憾;与冯达相爱好像一场噩梦;与陈明相爱是最成熟最深沉的情感。1986年3月4日,82岁的丁玲在北京告别了人世。临终时,她向丈夫倾诉了最后的爱意:你再亲亲我,我是爱你的。我只担心你,你太苦了。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