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胡适与五个女人


  胡适的一生中,与之相关的女人,最主要的有五个:母亲,妻子江冬秀,恋人曹诚英,有暧昧友情的陈衡哲,韦莲司。

  母亲慈祥妻子泼辣:母亲影响了胡适将近一生。1918年这位可敬的老人来不及享受儿子的孝心,就去世了,胡适的悲痛自不待言,母亲并不是毫无遗留地走的。她还留下一个人一生都守在胡适的身边。这个人就是胡适的结发妻子江冬秀。

  江冬秀是安徽旌德县江村人,江家是旌德县的巨族。江冬秀的外祖父曾位至翰林,其舅母是胡适的姑婆。胡适与江冬秀的婚姻未征得胡适的同意,就由两家老太太所定。订婚后,胡适到上海读书,留学美国,一去十多年,直到1917年回家结婚,从未见过江冬秀一面。胡适的婚姻是不折不扣的旧式婚姻,这对于那时代中国新派的第一号人物来说,与其说是滑稽,不如说是讽刺。婚后,胡适为使冬秀照顾母亲,就自个儿回北京。直到1918年,江冬秀才离开乡村,到胡适身边。江冬秀并不像一般的乡村女子那样羞怯、胆小。她颇果断,而且具有一种泼辣的办事能力。到北京后,梁实秋要和他好脾气的太太离婚。江冬秀看不过去,亲自到法庭为梁妻辩护,终于使梁实秋败诉,这事在当时轰动了整个京都。时人曾盛传江冬秀泼辣如虎。其实,江冬秀要求于胡适的也就是保住自己的名分、位置而已。所幸胡适也有弱点,而这个弱点被聪明的江冬秀摸得一清二楚:胡适爱名,爱面子,爱保持他那作国人导师的圣人形象。所以,发现胡适的婚外恋情,江氏就泼而又泼,闹得胡适噤若寒蝉。

  旧情难忘现实无奈:胡适一场婚外恋最痴烈的时刻是1923年。令江冬秀无法料到的是,自己的情敌竟是自己结婚时的伴娘———曹诚英。

  曹诚英是安徽绩溪人,小胡适11岁。她与胡适有些亲戚关系。1917年,胡适归乡结婚时,曹诚英做伴娘。也许就在这一次婚礼前后,胡适真正的恋情悄悄滋生了。1919年曹诚英嫁人,三年后因未生育离婚。1923年4月,胡适到了杭州的烟霞洞。在此地的绩溪同乡都来看他。曹诚英与汪静之结伴也来了。胡适一见曹诚英,往昔的记忆又涌上来。胡适就写了《怨歌》来寄寓自己的感叹。这首诗以“梅花”喻指曹诚英,首段点明的朦胧的恋情确实产生于胡、曹二人初见之时。值此萧瑟之际,翩翩风采的胡适突然来到身边,对曹诚英来说,该是多么大的惊喜。曹诚英与汪静之结伴来几次后便独自上烟霞洞了。她与胡适畅游西湖,同登西山。几周之后,由于曹诚英要回校上课,胡适要去上海办事,两人暂时分开。6月,胡适复去烟霞洞,曹诚英正值放假,两人有更多的时间接触。这一次,胡适不住旅馆而租了烟霞洞和尚庙的三个房间,曹诚英和他分住在隔壁。这时,他们的关系已不避人。1924年春天,胡适开始向江冬秀提出离婚。江冬秀一听勃然大怒,她从厨房中拿把菜刀,说:“离婚可以,我先把两个孩子杀掉”。当时吓唬得胡适再不敢言。在胡适的人生中,首要的不是爱情。所以,当爱受阻时,他是很难有不顾一切的牺牲精神的。胡适在权衡得失之后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开始故意与曹诚英疏远。

  曹诚英经此变故,发奋读书。后来在胡适的帮助下于1934年到美国留学。1936年回国,先后执教于安徽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及沈阳农学院。抗战期间,曹诚英在四川大学结识了曾某。两人情意相投,决定结婚。事不凑巧,曾某的亲戚在上海,一个偶然的机会与江冬秀相遇,问及曹诚英,她对曹的醋意未消,就将曹的往事全盘倒出。曾某得悉,在婚期前夕突然变卦,取消婚约。曹诚英再遭重大打击,万念俱灰,欲上峨嵋山遁入空门。后经哥哥劝阻才未成行。

  以友相待不越雷池:与胡适以友相待的女子,最相契的莫过于韦莲司女士。韦莲司是他在美国时的女友。二人经常通信,讨论各种问题。但二人也只是感情较深的友人而已。在美国时,胡适另外结识的一位女士是陈衡哲。陈衡哲当时在美国潘萨大学读书。专攻欧洲历史。她是个对文学有浓厚兴趣的人,当胡适后来称赞陈衡哲有文才时,陈衡哲未必没有一种被当代才子肯定后的得意与感动。陈衡哲对胡适有意是当时留学生中都知道的事情。但胡适对陈衡哲仅停留在友情的层次上。胡适在感情之事上,总的来说是个谨慎而稳重的人。他天性冷静、理性,年长后风趣幽默,足以自调心境。更何况归国后志得意满,生活稳定富足,各种刺激和失意没有多少。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事业而不是爱情,是自己的圣人形象而不是率意恣肆。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