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痛苦的毁家——郁达夫与王映霞的婚姻


  本来在日本学医科的郁达夫在1929年回国后,参加了建于1921年的文学组织"创造社",编辑多份报纸,曾与鲁迅合编《奔流》月刊。著有《沉沦》、《南迁》、《春风沉醉的晚上》等著名作品,是当时难得的一位敢于直视自己的作家。

  郁达夫在性格上是个标准的不断忏悔的清教徒,从他闻名于世的作品中就可以感觉到。他总认为将自己的苦闷与烦恼倾吐出来之后仍无损于自己原先的感情。可惜,世人不解,惊异于郁达夫勇敢的赤裸裸的"自我暴露";可悲,王映霞不解,终于导致了痛苦的毁家。

郁达夫与第二任夫人王映霞



  他们曾经极深地相爱着,他为了她,抛妻离子;她为了他,相识半年就私定终身,终成了两头大的"二妻"之一。

  一对男女在一起,可以生出三样东西:婚姻、孩子和烦恼。郁达夫与王映霞的婚姻是不完整的,虽有不少孩子,无尽的烦恼却是避不了的,尤其是性格如郁达夫的人。

  1936年,郁达夫南下福州做官,曾风闻自己的好友许绍棣"新借得一夫人",却也并没有成为心事,直到传来具体消息后,才一再发信请王映霞来闽,却了无音讯。

  1938年,郁达夫携着许绍棣不愿与之结婚的王映霞赶赴武汉。此时的王映霞不断与许绍棣联络,以期还个"说法"给肚子里的孩子。而此时的许绍棣,却与王映霞为他介绍的用来续弦的小姐打得火热。此时的郁达夫发现了许绍棣写给王映霞的三封情书。

  他将这些信批量影印,声称是打官司的"凭证"。王映霞则匆忙卷带细软躲到一个律师朋友家中。郁达夫请过郭沫若来查看现场,并在报上大登侮辱性的启事,且致电致信浙江军政府,吁请查找王映霞。一时间,舆论哗然,满城风雨。事情的结果是:聪明的许绍棣以快速定亲结婚来洗刷了自己;郁达夫与王映霞则在朋友们的调解下各作让步。王映霞写下了不公开的"悔过书",而郁达夫却再次登报声明这次事件是自己"精神失常"所致的误会,以保全她的名声。

  不可外扬的家丑,就这样被清教徒性格的郁达夫张扬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这种伤害。从此,两人貌合神离。

  再一次的风波发生在新加坡--1939年郁达夫担任《星洲日报》副刊编辑的地方。在那里,郁达夫的《毁家诗记》发表了,有着详注的19首诗和1首词,展示了他和王映霞的感情破裂以及王与许绍棣的发展过程,包括不少人难以启齿的家事。

  清教徒性格的郁达夫再一次"自我暴露",终于使王映霞下决心离开他,她已无颜立足南洋。

  1940年3月,众人劝解无效,郁达夫与王映霞正式离婚。

  带着一身的伤痕,王映霞单身回国,两年后,再做新娘,在重庆的盛大婚礼上重拾光彩。而同时的郁达夫正在苏门答腊风餐露宿,躲避日本侵略军的搜捕与追杀。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