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戴笠与王映霞



  郁达夫是中国著名作家,他和王映霞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成了一段文坛佳话,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婚姻破裂,以悲剧收场。郁达夫于40年代,在印尼被日本军队杀害,王映霞也于今年2月5日逝世。然而他们的离婚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作为郁、王两人的生前好友,被誉为中国现代爱情诗鼻祖的汪静之,其遗作《王映霞的一个秘密》揭开了一个大秘密:王映霞与戴笠有暧昧关系,这是郁、王离婚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映霞是我的妻子的同学。我于1922年七八月间参加《女神》出版一周年纪念会,会上初次和郁达夫、郭沫若一见如故,郭、郁二人当即邀我同到他俩的住处,从此成为朋友。

  1938年春夏间我全家避难到武昌,住在察院坡亲戚家。当时达夫家住在横街头,两家是近邻,常相往来。

  后来台儿庄打了一场对日抗战的大胜仗,政府派了前线慰问团,郁达夫参加慰问团去了。

  王映霞趁郁达夫外出时打胎

  有一天王映霞来说:“我肚里有了,抗战逃难时期走动不便,我到医院里请医生打掉。医生说:‘要你男人一起来,才能把他打掉。男人不同意,我们不能打。’达夫参加慰问团去了,要很多天才会回来,太大了打起来难些,不如小的时候早打。某某姐(汪静之的妻子竹因)!我要请某某(汪静之)陪我到医院去,装做我的男人,医生就会替我打掉。请你把男人借我一借,某某(汪静之)是最忠诚老实的,达夫最信任他;如果请别的男人陪我去,达夫会起疑心的。”我的妻子马上说:“没有问题,让他陪你去好了。”

  我就陪映霞过江到汉口,坐了黄包车沿江向下游走了半里多路,到一个私人开的小医院里。映霞对医生说:“我男人同来了。”医生就带映霞进里面病房里去了。我等在那里,等到映霞出来,我陪她回武昌。我和我妻子都认为逃难时怀孕不方便,应该打掉。

  一天我到达夫家去看他回来没有,王映霞的母亲说:“没有回来。”我看见阳春(达夫的长子郁飞的乳名)满脸愁容,我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他说:“昨夜姆妈没有回来!”我问:“她到哪里去了?”他说:“不知道。”我就问王映霞的母亲:“映霞到哪里去了?”她说:“不知道。是一部小汽车来接去的。”第二天我再到达夫家去,想问问映霞头一天到哪里去了。见了王映霞,她倒了茶请我坐下,我还没有开口,她就谈起戴笠家里花园洋房,家里陈设富丽堂皇,非常漂亮。谈话时露出羡慕向往的神情,又有得意兴奋的表情。我马上悟到她昨夜没有回家的原因了,原因是戴笠派小汽车接她去了。所以王映霞满脸是兴奋、幸福、得意的表情。又想到难怪她要打胎,而且要在达夫外出时去打。

  回家时我告诉了妻子,她很惊奇,表示不再和这位同学来往。我当时考虑要不要告诉达夫:照道理不应隐瞒,应把真相告诉朋友,但又怕达夫一气之下,声张出去。戴笠是国民党的特务头子,人称杀人魔王。如果达夫声张出去,戴笠决不饶他的命。太危险了!这样考虑之后,我就决定不告诉达夫,也不告诉别人。后来达夫从前线慰问团回武昌了,我见他的时候,一句不泄露。不久,我要到广州去了,去向达夫告别。一进去看见达夫和映霞正在争吵。达夫一见我,就指着映霞,一边哭一边向我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居然和人家睡觉!”我一听,心里就很着急,怕达夫声张出去,杀人魔王马上会置他于死地。为了免得他闯祸,我就帮映霞掩饰。我说:“不会的,你不要信谣言。”达夫马上说:“哪里是谣言!她的姘头许绍棣的亲笔信在我手里!”我听了马上就放心了。达夫一边告诉我:“万万想不到她会这样不要脸!”一边说一边痛哭,满脸流泪,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样嚎啕大哭,万分伤心痛苦的样子。王映霞也一边哭一边辩解。我就对达夫说:“你太爱她了,哭得这样伤心。冷静一点,夫妻商量解决好了,不要哭了。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到广州去,票已买好,马上要去上车了,不能帮助你们商量解决了。再见!”

  说着就回住处了。我离武汉后,不久,武汉也要撤退了。后来达夫往南洋去了。我和达夫没有再见过面。

  戴笠是王映霞的姘头?

  1946年夏我回到上海,我的妻子的一位同学钱青(也是王映霞的同学)说:“王映霞从南洋回到重庆和某人(我忘了姓名)结了婚,就要戴笠帮忙,戴笠给她丈夫做运输汽车队队长,在滇缅路直到重庆做运输工作,汽车运私货,大发财。抗战胜利后,1945年戴笠给王映霞的丈夫做运输方面的宜昌站站长,也是发财的职务。上海接收时戴笠给了王映霞一座接收下来的洋房,成了王映霞所有的房产。”这位同学又说:“戴笠一直是王映霞的姘头,我有可靠证据。”

  我和妻子听了她的同学说过之后,回家就两人做出决定,永远不能说出这些秘密,以免闯祸,杀人魔王太可怕了!后来戴笠在飞机上炸死了,本来不用怕了,可是又想到王映霞本人本不用怕,但她做过杀人魔王的姘头,可能也会受魔王的影响,说不定她可能也有可怕之处,因此,决定仍旧不敢说起。

  前些时香港理工大学中文及双语学系助理教授曾焯文先生来信,我仍旧不敢说,今天曾先生又来信。我想,我的妻子已去世,妻子的三位同学也已去世,如果那三位同学没有告诉别人,恐怕就仅存我一人知此秘密了。为了不愿我的老朋友、“五四”文坛的一位杰出作家郁达夫所遭受的莫大的耻辱悲惨的命运,永远沉冤不白,今天我下决心,一气写完这个秘密。


摘自《海峡导报》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