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廖静文:悲鸿,我的挚爱

蒋碧微


  在徐悲鸿先生诞辰107周年之际,笔者带着对中国人民的杰出画家的敬仰,带着对他的夫人廖静文女士高尚情怀的崇敬,慕名来到了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女士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初见廖女士,若不是早已得知她是八旬老人,还真以为她只有60多岁呢。她微笑着向我们缓步走来,消瘦的脸庞略施淡妆,一袭素雅的淡绿色长裙,显得文雅、端庄、沉静。当提到徐悲鸿和他的作品时,廖女士思维敏捷,口齿清晰,眼里充满了丝丝柔情和无限眷恋。也许是我们选定约见的日子特殊的缘故,廖女士不顾秘书善意的劝告,不知不觉间与我们谈了近两个小时。我们随着她动情的话语,走进了一位女性丰富的内心世界,也让我们对艺术大师徐悲鸿的人格魅力有了更深的感受。

  “悲鸿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我”

  当年,廖静文决定与比自己大28岁且身体有病的徐悲鸿结婚时,她的家人、同学和朋友都不理解她为什么宁愿放弃金陵女大读书的优越条件而去过一种贫困的生活,今天,当我们又问到同样的话题时,廖静文眼里流露出坚毅的目光,她说:“是悲鸿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着我,在他离开我49年的时间里,我心中始终没有改变对他的爱!”

  1942年冬,廖静文考上了重庆中央美院在桂林的图书管理员,主要工作是帮助徐悲鸿先生整理藏书和藏画。廖静文时常见到徐悲鸿从早到晚一连工作十多个小时,始终神采奕奕,毫无倦容。徐悲鸿作画时廖静文常常为他磨墨、铺纸、盖印章,渐渐地她也爱上了美术,并对徐悲鸿先生的经历有了更深的了解。

  廖静文说:悲鸿是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爱国的精神贯穿了他的一生。1937年,徐悲鸿在香港办画展时,偶然从一位德国人手中以重金购得的一幅著名唐代白描画《八十七神仙卷》,此画被人盗走后,徐悲鸿极度悲伤,连续几天寝食不安,致使血压升高,以至后来,他又添了高血压的病。医生建议他每天喝一杯牛奶,吃一个水果,但他觉得那样做太奢侈了。当徐悲鸿得知《八十七神仙卷》在成都现身时,他为了不使那幅堪称国宝的唐代名画流落他方,他每天日夜作画、积极筹款,当他以重金将这幅价值连城,被视之为生命的画卷又失而复得的八十七位神仙都安然无恙地出现在悲鸿眼前时,他激动得两颊通红,高兴像个孩子似的露出兴奋的笑容,每当徐悲鸿跟廖静文谈起这件事,眼里充满了喜悦与幸福,似乎拥有的珍贵的生命一般。

  廖静文说:悲鸿一生都是清苦的,生活中对自己近乎苛刻,却常常无私地帮助别人。一次,徐先生的一个学生对廖女士说起一段往事:一天,时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徐悲鸿看见学生穿了一件破衬衫,就让他下课后到家里去。在家里,徐院长把自己的衬衫全拿了出来,硬让学生挑了两件最好的。学生说徐院长的关爱我一辈子记在心里。廖女士说:就这样给穷朋友、穷学生送钱、送画布、送颜料这些点点滴滴的事常感动着我的心,跟他生活得越久,这种感动就越深。悲鸿不仅是一个绘画大师,更是一个爱国、坚毅、正直、善良的人。

  “爱情,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上小学时成绩较好,曾立志长大后当一名像居里夫人那样有成就的科学家,但是,自见到悲鸿后,我对未来有了新的认识,并影响了我的一生。”

  廖静文虽然没有实现科学家的梦想,但她却用毕生的心血来弘扬徐悲鸿的艺术精神。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廖静文为了徐悲鸿曾两次中途辍学。当年,廖静文去金陵女大读书时,她时常惦念徐悲鸿病痛的身体,时常回忆她与徐悲鸿相恋的日子。她不顾家人、同学、朋友的劝阻毅然与徐悲鸿结婚,她决心在今后的日子照顾他、陪伴他、支持他。7年后,当徐悲鸿带着对生活的无限留恋离开人世时,廖静文又一次走进大学校园,但她学的专业不是化学而是中文,她要为徐悲鸿写一部书,让更多的人了解悲鸿。但当她看到徐悲鸿不惜一切代价购得的两千多幅珍贵的古今中外名画及上万件珍贵的图书、图片和碑贴被默默搁置在一旁时,她心的快要碎了。她又一次辍学了,并亲自担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

  廖静文作为一近代绘画世上很有造诣的艺术家的妻子,她手里一定会珍藏着不少的古今国画珍品及徐悲鸿生前的作品吧?当廖女士回答我们的问题时,她坦然地说:“当初,我为了让更多的人欣赏学习悲鸿的作品,我已全部无偿捐给国家,因此,我没有所有权。直到后来,中国颁布继承法后,孩子们想拥有几幅悲鸿的画以示纪念。经有关部门同意后,我答应孩子,但我有一个条件,就是悲鸿留下来的油画仅有100幅,谁也不准拿;悲鸿画集出版过的不许拿,因为悲鸿画集里发表的600幅画都是经许多画家精心挑选的,那是悲鸿留给人民共同的艺术财富。因此,孩子们一概不许拿,只能拿国画8幅、素描两幅。”

  一生的守侯

  廖静文在回忆和徐悲鸿共同生活的那些日子时,她几次流下了动情的泪水。最令廖静文难忘的是徐悲鸿病重之时说曾对她说的那句话:“一个人死后,若有魂魄的话,我会回来看你的!”廖静文听后心如刀绞,她知道正是因为病重的丈夫心中时常牵挂着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才能说出这样的无奈而又富有感情的话来,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1953年9月,中秋节前夕,徐悲鸿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廖静文在家正准备做过节的菜,突然得到徐悲鸿患病的通知后,匆匆赶到医院,眼前的徐悲鸿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气若游丝,见到妻子走来,唇边浮现一丝笑容。但这一次徐悲鸿的病情已无法控制,得救的希望也很渺茫。廖静文始终守在徐悲鸿身边两天三夜,而徐悲鸿已说不出话来,一直睁着眼睛,目光呆滞,她希望丈夫能像以前一样与死神擦肩而过,能再一次挽着丈夫的臂膀走出医院,希望听到丈夫跟自己谈艺术谈人生。然而,在最后的那一刻,任凭廖静文用力摇撼徐悲鸿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他也无动于衷,徐悲鸿永远地走了。弥留之际,他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在他的衣兜里只装有三块糖和一块随身携带的怀表。廖静文知道这一定是悲鸿在宴会上没有吃,留下来准备回家时带给她和两个孩子的。她没有吃,始终珍藏着,那上面有着悲鸿对我和孩子们常常的爱和思念!

  当廖女士回忆徐悲鸿离开人世的那一刻时,她紧锁双眉流露出一丝遗憾的神情,她说:徐悲鸿生前曾经慷慨地帮助了许多人,为国家创造过巨大的财富,而他自己却过着俭朴的生活,临走时他穿的是一件买了多年的灰色斜纹布上衣,脚上穿的是在旧货摊上买的皮鞋。入殡那天,廖静文哭着对徐悲鸿说:“亲爱的悲鸿,你让我替你再穿上这身衣服吧!不然,我会不放心的,如果有来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那一刻,廖静文颤抖着为徐悲鸿换上了她亲手替他缝制的棉布背心,换上了一身新买的灰色斜纹布中山装和结婚7年来第一次买的新皮鞋。说到这里,廖女士不禁泪下,她说:“看着穿戴一新的悲鸿,多少甜密的往事痛苦地从我心中掠过,泪流满面的我最后一次紧紧地靠近悲鸿的肩膀上,我真想永远这样依傍着他。我时常想起他曾说过的那句话:‘若人死后有魂魄,我一定会来看你的!’是的,悲鸿,你听到了吗?你离开我们已有49年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依然没有改变我对你的爱,每到清明节及忌日里我总要坚持到八宝山你的墓前你倾心交谈,就像当初我们相恋时一样,如果有来生,我仍要与你相伴到永远!”廖静文和徐悲鸿的爱是真挚的、纯洁的,她为这份深深的爱默默地守候了一生。

  (魏文利 仇秀莉 李生良)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