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情恋

廖静文:一辈子去忘记



  廖静文老了,80岁的她不仅拥有皱纹、白发、老人斑,耳朵也有些背了,然而她的爱情没有老,在徐悲鸿离开她后将近50年的光阴里,她每一天都在为心爱的男人而活着。

  1、上天安排她与悲鸿相见

  19岁的廖静文在报考文工团的时候曾唱过一首歌《初恋》,她没有谈过恋爱,甚至都没有和男人拉过手。但她唱这首歌时很动情,深深地打动了主考官。

  这仿佛是一个预兆。年轻的她没有想到,就在唱完这首歌后不久,她就有了惊天动地的初恋。所以,廖静文总是认为这是一种缘分,是上天安排了她与徐悲鸿相见。

  千里迢迢,廖静文离开故乡湖南,只身来到广西桂林考大学。可是她坐的火车因遭到敌人轰炸停开了,被耽搁在路上,等她赶到桂林,大学报名的日期已经过了。廖静文只得想办法在桂林找工作以安身。

  在这里,廖静文遇到了正在招募图书管理员的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徐悲鸿。50多年过去了,她依旧记得对主考官徐悲鸿的第一印象———“他当时有一点未老先衰的情况,40多岁的人,就白了头发。但是他的眼睛,是闪亮闪亮的。”

  廖静文一开始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和这位大名鼎鼎的院长交流。谈着谈着,她发现眼前的徐悲鸿其实很亲切,没有一点儿架子。她把心底真挚的想法都透露给徐悲鸿:她想一边干活一边读书。

  于是,廖静文得到了这份留在徐悲鸿身边工作的机会。

  2、勇敢地走进悲鸿的生活

  工作之余,廖静文总愿意帮助徐院长处理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琐事。这时,徐悲鸿已和妻子分居8年,过着寂寞孤独的生活。在朝夕相处之间,廖静文的心里渐渐萌发了一种很特别的感情,直到那么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这,便是爱慕之情———那天晚上,她听见徐悲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也披件大衣下去了。她关心地说了句:“我觉得您好像有很多痛苦。”被说中心事,徐悲鸿沉重地说:“小鬼,你不要管我的事情了。我已经告诉过你,我8年无家可归了。”廖静文心疼地说:“你一定会冷的。”随手把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上。

  第二天,廖静文病了,感冒发烧,只有徐悲鸿一个人知道病因:她把大衣给他,自己反倒着凉了。所以,每天徐悲鸿都要到廖静文床前探望她,摸摸她的头,给她量体温。而每天,廖静文都在盼望着他的到来中度过。

  一种不同寻常的感情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把轻纱捅破的是廖静文。有一次,天快黑了,徐悲鸿还没有来,她等了又等,想到他大概把自己忘了,便再也忍不住,伤心地哭起来。正好这时,徐悲鸿来了,廖静文不知哪来的勇气,直直地说:“我哭是因为你今天没有来。”

  简单的表白深深地感染了徐悲鸿,两个心灵相通的人走到了一起。

  3、逾越年龄的鸿沟

  年龄问题一直是阻碍两个人发展的绊脚石。因为比徐悲鸿小28岁,廖静文的父亲和姐姐坚决反对,年轻的她也很忧郁彷徨,甚至一度中断了与悲鸿情感的联系。

  直到那个改变两人一生的画展举办。

  当时,徐悲鸿在重庆图书馆举行了一个画展,用文人的方式寄托他强烈的爱国热情和悲愤情感。廖静文去看了。她读懂了徐悲鸿,她知道,在这以后,便再也放不下对他的爱了。

  廖静文再一次对徐悲鸿说:“我已经跨越了年龄的障碍,勇敢地走到你面前来了,愿意跟你厮守一生。”月光下,徐悲鸿眼中泛起的泪光亮晶晶的,他激动地抱紧廖静文,许下未来:“我会把我全部爱情都给你,我这一生会很尊崇地爱着你,直到我生命最后的一息。”

  徐悲鸿必须先和前妻蒋碧薇离婚。为了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他被迫答应补偿蒋碧薇100万元和100幅画等苛刻条件。对于月薪不到两万块钱的徐悲鸿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加之工作的辛劳,他染上了重病,一度病危。

  不顾家人的反对,廖静文忍痛放弃了金陵女子大学的学业,全心全意照顾徐悲鸿。廖静文默默地给自己加油,她知道爱一个人就应该奉献自己的一切;徐悲鸿即使第二天就死掉,她也会守着他,永远不会离开他的。

  在廖静文的细心呵护下,徐悲鸿的病情奇迹般地好转,恢复了工作。1946年1月14日,廖静文和徐悲鸿正式举行婚礼,结为夫妻。半年后,徐悲鸿担任北平艺专院长一职,廖静文和他一起到了北平,随后产下两子。一家四口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

  婚后,廖静文一直都很辛苦,她每天不仅要料理家务,还要照顾徐悲鸿的生活,并且在他工作上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强大的支持。两个人从来都没吵过架、红过脸,廖静文非常愉快,也很满足。

  4、完成悲鸿未竟的事业

  直到现在,对于徐悲鸿的死亡,廖静文仍然千万次地责备自己,她后悔为什么没有阻拦早已积劳成疾的丈夫整天开会,以致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天,从早晨到下午,徐悲鸿都拖着虚弱的身体在开会,会后,又马不停蹄地去国际俱乐部陪外宾。就在吃饭时,他倒下了,脑溢血。徐悲鸿的口袋里还放着3颗糖,那是他的习惯,只要在外面开会,他总会拿3颗糖带回家,分给廖静文和他们的孩子。这次,糖果没有拿回家……

  噩耗传来,廖静文几乎也倒下了。那时她只有30岁,还带着两个不满7岁的孩子。

  她遗憾他们的幸福婚姻生活才仅仅维持了7年,遗憾徐悲鸿手上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完成……

  把悲哀深深地埋藏在心间,为了嗷嗷待哺的孩子,为了已经撒手人寰的徐悲鸿,外表柔弱的廖静文坚强地站起来了。在徐悲鸿去世的当天,她就把徐悲鸿全部的字画、藏品交给了国家。之后,她奔波于筹建徐悲鸿纪念馆。

  再之后,廖静文选择到北大读中国文学。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丈夫刚去世,小孩子还需要照顾,她却狠心地扔下孩子跑到学校住校读书去了。其实,廖静文的想法很简单,她只是想为徐悲鸿写一本传记,把她所了解、所接触的徐悲鸿一一写出来,让世人也了解他读懂他。

  5、接受过一位军官的爱情

  徐悲鸿是她这一生惟一的爱人,即使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廖静文。但生活跟她开了个玩笑,在徐悲鸿去世6年以后,一个年轻的军官闯进她平静的生活。

  在某次旅行中,廖静文一家与一位姓黄的先生结识,相处多了,黄先生对她产生了好感,廖静文委婉地拒绝了。3年后的国庆节,他路过北京,邀请廖静文一家人到天安门共度国庆。这是廖静文在悲鸿去世后第一个没有流泪的国庆节。真正让她动摇的是女儿的一句话:“妈妈,黄叔叔老在我们家多好呀。”

  过早失去父爱对于孩子是不公平的,廖静文经过反复思考,决定尝试一段新的感情生活。然而没多久,廖静文发现,她一刻也无法终止对徐悲鸿的思念,也根本不能坦然接受新的生活,于是廖静文再次恢复了寂寞的单身生活。

  回首往事,廖静文认为自己一生最大的遗憾便是这段徐悲鸿以外的情感经历,她太爱悲鸿了,以至于不能容忍自己对他的情感有丝毫的犹疑。

  如今,已经是80高龄的廖静文每天都会到徐悲鸿纪念馆上班,默默地在徐悲鸿的画像前守望。有时,她会坐在家中,静静聆听儿子弹奏的钢琴,在琴声中追忆徐悲鸿往日的温情话语。

  面对未来的死亡,她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在死的时候,她能够听到《梦幻曲》,就像重新回到她刚刚认识徐悲鸿的那种幸福的心境中间。

选自 羊城晚报2002年7月2日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