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人幽默
名人幽默

  独特的电报

  诺贝尔桨金获得者、美国著名剧作家奥尼尔一次接到代理人拍来的一份电报,内容是:大明星哈洛小姐要找一位最好的剧作家写一个电影剧本,是否麻烦奥尼尔先生回一封电报,电报字数不超过20个,电报费由收电人支付。奥尼尔回电如下:“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奥尼尔。”


  领带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1835—1910年),曾经是斯托夫人的邻居。他比斯托夫人小24岁,对她很尊敬。他常到她那里谈话,这已成为习惯。
  一天,马克·吐温从斯托夫人那里回来,他妻子吃惊地问:“你怎么不结领带就去了?”
  不结领带是一种失礼。他的妻子怕斯托夫人见怪,为此闷闷不乐。
  于是,马克·吐温赶快写了一封信,连同一条领带装在一个小盒里。
  送到斯托夫人那里去。信上是这样写的:斯托夫人:给您送去一条领带,请您看一下。我今天早晨在您那里谈了大约30分钟,请您不厌其烦地看它一下吧。希望您看过马上还给我,因为我只有这一条领带。


  幸福的婚事

  马克·吐温爱上了头发乌黑,美貌惊人的莉薇小姐,他们在1870年2月2日举行婚礼,婚后不久,马克·吐温给友人写信,在信中,他不无幽默感地说:“如果一个人结婚后的全部生活都和他们一样幸福的话,那么我算是白白浪费了30年的时光,假如一切能从头开始,那么我将会在呀呀学语的婴儿时期就结婚,而不会把时间荒废在磨牙和打碎瓶瓶罐罐上。


  广告

  一位商界阔佬对马克·吐温说:“我想借助您的大名,给敝公司做个广告。”马克·吐温说:“当然可以!”
  第二天在马克·吐温主办的报纸上登出了如下文字:一只母苍蝇有两个儿子,她把这两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爱护备至。一天,母子三个飞到XX商业公司的商店里。一只小苍绳去品尝包装精美的糖果,忽然双翅颤抖滚落下来,一命鸣呼!另一只小苍绳去吃香汤,不料也一头裁倒,顷刻毙命。
  母苍蝇痛不欲生,扑到一张苍蝇纸上意欲自杀,尽管大吃大嚼,结果却安然无恙!
  阔佬看完广告,气得直翻白眼。


  死是千真万确的

  某一个“愚人节”,有人为了戏弄马克·吐温。在纽约的一家报纸上报道说他死了。结果,马克·吐温的亲戚朋友从全国各地纷纷赶来吊丧。当他们来到马克·吐温家的时候,只见马克·吐温正坐在桌前写作。亲戚朋友们先是一惊,接着都齐声谴责那家造谣的报纸。
  马克·吐温毫无怒色,幽默地说:“报道我死是千真万确的,不过把日斯提前了一些。”


  非吉非凶

  马克·吐温在密苏里州办报时,收到一个订户的来信,信中问:“马克·吐温先生,我在报纸里发现了一只蜘蛛,请问您这预兆着的是吉?是凶?”
  马克·吐温回信说:“这不是什么吉兆,也并非什么凶兆,这蜘蛛不过想爬进报纸去看看,哪个商人没有在报纸上登广告,它就到那家商店的大门口去结网,好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知已知彼

  马克·吐温曾在圣法朗西士哥《呼声报》编辑叫了进去说:“以后你不必在这里工作了。”
  马克·吐温瞪着眼望着他,问道:“你们到底为了什么缘故不用我呢?”
  “为的是你太懒,而且一点也不中用。”
  “呵,你真蠢得可以了,”马克·吐温笑着回答,“你要用6个月的时间才晓得我太懒而不中用,可是我在进来工作那一天便晓得了。”


  登记

  马克·吐温有一天来到一个小城市,他想找一家旅馆过夜。旅馆服务台上的职员请他将名字写到旅客登记簿上。
  马克·吐温先看了一下登记簿,他发现很多旅客都是这样登记的,比如:拜特福公爵和他的仆人……
  这位著名的作家于是挥笔写道:“马克·吐温和他的箱子。”


  “道歉”声明

  马克·吐温在一次酒会上答记者问时说:“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狗婊子养的。”记者将他的话公诸于众,华盛顿的议员们一定要马克·吐温在报上登个启示,赔礼道歉。马克·吐温写了这样一张启事:以前鄙人在酒席上发言,说有些国会议员是狗婊子养的,我再三考虑,觉得此言不妥当,而且不合事实,特登报声明,把我的话修改成: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不是狗婊子养的。


  不许侍奉二主

  摩门教徒是基督教的一个教派,主张一夫多妻制。一次,马克·吐温与一位摩门教就一夫多妻问题展开争论。摩门教徒说:“你能在《圣经》中找到一句禁止一夫多妻的话吗?”
  “当然可以,”马克·吐温说,“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二十四节说:‘谁也不许侍奉二主’。”


  鲸与作家

  马克·吐温收到一位初学写作的青年的来信。写信人对这样一个问题颇感兴趣:听说鱼骨里含有大量的磷质,而磷则有补于脑,那么要成为一个举世有名的大作家,就必须吃很多很多的鱼才行,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符合实际。他问马克·吐温:“您是否吃了很多很多的鱼,吃的又是哪种鱼?”
  马克·吐温回信说:“看来,你得吃一条鲸才成。”


  联想和说谎

  作家把真人真事编成美丽的口头故事,要有丰富的大胆的联想。
  有一位专门在细节的起初性上吹毛求疵的批评家,经常指责马克·吐温说谎。
  马克。吐温挖苦他说道:“假如您自己不会说谎,没有说荒的本事,对谎话是怎样说的一点知识都没有,您怎能说我是说谎呢?只有在这方面经验丰富的人,才有权这样明目张胆地武断他说话。您没有这种经验,而且也不可能有。在这一方面,您是一窍不通又要充内行的人。”


  小错和大错

  有人问马克·吐温,小错误和大错误有什么区别。马克·吐温说:“说果你从餐馆里出来,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里,而拿走了别人的雨伞,这叫小错。但如果你拿走了别人的雨伞,而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里,这就叫大错。”


  治梦游症

  一天,马克·吐温听见好多人在谈论梦游症。其中有一个是远近闻名的梦游症患者。
  马克·吐温说:“我有办法治疗梦游患症。”
  那患者十分高兴地恳求道:“先生,请您帮帮我治疗治疗好吗?”
  马克·吐温说:“那太简单了,你买上一盒图钉,睡前撒在床边的地上,准能治好你的梦游症。”


  捉弄牧师

  有一位牧师在讲坛上说教,马克·吐温讨厌极了,有心要和他开一个玩笑。
  “牧师先生,你的讲词实在妙得很,只不过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见过。
  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上面。”
  那牧师听了后不高兴地回答说:“我的讲词绝非抄袭!““但是那书上确是一字不差。”
  “那么你把那本书借给我一看。”牧师无可奈何地说。
  于是,过了几天,这位牧师接到了马克·吐温寄给他的一本书——字典。


  必须站着

  马克·吐温有一次到一个小城市演讲,他决定在演讲之前先理理发。
  “你喜欢我们这个城市吗?”理发师问他。
  “啊!喜欢,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马克·吐温说。
  “你来得很巧,”现发师继续说:“马克·吐温今天晚上要发表演讲,我想您一定是想去听听的喽?”
  “是的。”马克·吐温说。
  “您弄到票了吗?”
  “还没有。”
  “你可大遗憾了!”理发师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惋惜地说:“那您只好从头到尾站着了,因为那里不会有空座位。”
  “对!”幽默大师说,“和马克·吐温在一起可真糟糕,他一演讲我就只能永远站着。”


  书与割草机

  有一回,马克·吐温向领居借阅一本书,邻居说:“可以,可以。但我定了一条规则:从我的图书室借去的图书必须当场阅读。”
  一星期后,这位邻居向马克·吐温借用割草机,马克·吐温笑着说:“当然可以,毫无问题。不过我定了一条规则:从我家里借去的割草机只能在我的草地上使用。”


  一针见血

  美国有一位百万富翁,他的左眼坏了,花好多钱请人给装了一只假的,这只假眼装得真好,乍一看,谁也不会认为是假的。于是,这百翁富翁十分得意,常常在人们面前夸耀自己。
  有一次,他碰到马克·吐温,就问道:“你猜得出来吗?我哪一只眼睛是假的?”
  马克·吐温指着他的左眼说:“这只是假的?”
  马克·吐温说:“因为你这只眼睛里还有一点点慈悲。”


  我没关系

  马克·吐温在著名画家惠斯勒的画室参观时,伸手去摸了一摸一幅油画。惠斯勒装着生气地喊道:“当心!难道你看不出这幅画还没干吗?”“啊,没关系,反正我戴着手套。”马克·吐温答道。


  最好的写作方式

  在一个宴会上,著名的美国作家埃内斯特·海明威(1899—1961年)
  正在苦苦思索着他的一篇小说中的某个情节,在他旁边坐着的一个令人讨厌的富翁却老在打岔,想同海明威攀谈。他说:“到底哪一种写作方式是最好的呢?”
  海明威双手一摊,说:“从左到右!”



  秘诀

  有个记者向海明威求教:“你作品中的语言如此简洁,请问有何秘诀?”
  “有时我饿着写,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有时我站着写,而且只用一只脚踮着地;有时我在寒冬故意只穿一件单衣,我边写边冻得瑟瑟发抖。这些非常不愉快的感觉使我不得不尽量少写些多余的话!”


  领带与小说

  美国有家服饰公司,为了招揽生意,一次给海明威送去一条领带,并附一封短信:“我公司出品的领带,深受顾客欢迎。现奉上样品一条,请您试用,并望寄回成本费2元。”
  过了几天,公司收到海明威的回信,外附小说一册,信里写着:“我的小说深受读者欢迎,现附信奉上一册,请你们一读。此书价值2元8角,也就是说,你们还欠我8角钱。”


  一字一金

  一个妒嫉的人写了封讽刺信给海明威:“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价是一字一金。现在附上一元美金,请你寄个样品来看看。”
  海明威收下那元钱,回答了一个“谢”字。


  邮购钓鱼杆

  1932年,海明威来到西班牙的一条小河边钓鱼。一天,他又为邮购的事从马德里给纽约的梅西商店写信,向他们催要三个月前订购的钓鱼杆。信中说:“11个星期以前,我向你们订购了一副钓鱼杆,并将款子如数寄去。你们有我的地址,为什么既收下我的款子又占有了我的鱼杆?告诉我,你们打算用我的鱼杆去钓鱼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请给我寄鱼来,因为这鱼是用海明威的鱼杆钓的……”
  半个月后,梅西商店没有把鱼寄去。“不过你如把你的住址不断地寄给我,我会高兴在每个星期寄给你一条鱼。”
  海明威回信说:“亲爱的威尔斯先生:我要给你寄去一桶鱼饵。”


  情书和遗嘱

  海明威住在美国某州时,适逢这个州竞选州长。有一个参加竟选的议员知道海明威很有声望,想请海明威替他写一篇颂扬文章,帮他多拉一些选票;当他向海明威提出这一要求时,海明威一口答应翌日将派人送去。第二天清早,议员高兴地收到了海明威送来的一封信,拆开来一看。
  里面套着的是海明威的太太写给海明威的一封信。
  议员以为是海明威匆忙弄错了,便把原件退回,顺便又写了一张便条请海明威帮忙。
  不一会儿,海明威又送来第二封信,议员打开一看,竟是一张遗嘱。
  于是,他就亲自找海明威想问一问究竟。
  海明威无可奈何地说:“我家里除了情书以外.只有遗嘱了,你还能叫我拿什么东西给你呢?”


  大多数作家是编辑

  有一次,美国出版商罗伯特·吉罗克斯问诗人艾略特(1888—1965年)是不是赞同一种普遍的观点;大多数编辑是失败的作家。
  艾略特沉思了一会儿,说:“是的,我认为有些编辑是失败了的作家——但是,大多数作家都是编辑。”


  爱情的公式

  美国作家杰克·伦敦(1876—1916年)收到一位贵族小姐的求爱信:“亲爱的杰克·伦敦,用你的美名加上我的高贵地位,再乘上万能的黄金。足以使我们建立起一个天堂所不能比拟的美满家庭。”
  杰克·伦敦在回信中说:“你列出的那道爱情公式,我看开平方才有意义,而我们两个的心就是它们的平方根;可是很遗憾,这个平方根开出来的却是负数。”


  蜗牛侍者

  一天,美国小说家欧文·肖(1913—1984年),走进一家法国餐馆。
  点过菜后,静静地等了很长的时间,直到十分不耐烦时,餐厅侍者总管才认出了他,挨近作家身边,向他介绍说这家餐馆的蜗牛很不错,要不要来一份。
  欧文·肖点了点头说:“我早已知道了,瞧,你们让蜗牛都穿上了侍者的衣服。”


  回敬政治家

  安妮·兰德斯(1918年出生)是美国《太阳时报》的专栏女作家。在一次大使馆的招待会上,一位相当体面的参议员向她走来,开玩笑说:“你就是作家安妮·兰德斯吧,给我说个笑话吧!”
  安妮小姐毫不迟疑地答道:“那好,你是政治家,给我说个谎吧!”


  时间差

  亨利·盖伊·卡尔顿(1856—1910年),美国剧作家,他创作的剧本和他的口吃一样为众人知晓。
  他患有口吃,可他并不为此忧虑,并有特殊的解决方法。
  有一次,他对朋友,也是喜剧演员的纳特·古德温打招呼:“古、古、古德温先生,我、我、我能占、占用您一、一、一刻钟吗?”
  “当然可以,您有什么事?”
  “我、我、我想与、与您谈、谈、谈5分钟的话。”


  电影广告

  乔治·考夫曼(1889—1961年)是美国著名剧作家、导演。有一次。
  一位电影制版商请乔治·考夫曼改编雅克·德沃尔写的法国笑剧《屋子里的人》。 剧本改写得很成功,但因为演员欠佳,加之全城当时在流行感冒,剧场卖座率很低,最后终于停演。
  为了争取观众,考夫曼提出了一条广告宣传口号:“如果希望避免拥挤,请到尼克博克电影院观看《屋子里的人》。


  点播沉默

  乔治·考夫曼晚年身体虚弱,长期卧病不起,靠听收音机解闷。一天晚上,电台的点播节目只放了被点播乐曲中的几小节就停止了。剧作家很恼火。于是拿起身边的电话简,按照节目主持人报给听众的电话号码。给电台挂了个电话。他说明自己是乔治·考夫曼后,主持人大为高兴,因为有这样的名人在收听自己主持的节目。
  “先生,你想点播什么?我会立刻安排的。”
  “沉默,我点播的是5分钟的沉默。”考夫曼对主持人和千千万万的听众说。


  如此删改

  尤金·G·欧尼尔(1888—1953年)。美国著名剧作家,曾获1936年诺贝尔文学奖。
  和许多作家一样,欧尼尔最不喜欢别人要他删减他的作品。
  一次,导演兼剧作家拉塞尔·克劳斯要求他把剧本《啊,荒芜的地方》缩短一些,他很不情愿地答应了。第二天,他打电话告诉克劳斯说已减少了15分钟。导演听后又惊又喜:“太好了,我马上来取修改过的剧本。”
  等他到了欧尼尔办公室后,作者向他解释说:“哦,剧本本身并没什么改动,但你知道,这出戏我们原先一直分四场演出,现在我决定把第三个幕间休息省掉。”


  头顶和臀部

  美国剧作家马克·康奈利(1890—1980年),最突出的特征是他的难寻一毛的秃头,有人认为这是智慧的象征,也有人拿它取笑。
  一天下午,在阿尔贡金饭店,一位油里油气的中年人用手摸了摸康奈利的秃顶,讨他便宜说:“我觉得,你的头顶摸上去就像我老婆的臀部那样光滑。”
  听完他的话,康奈利满脸狐疑地看了看他,然后他也用手摸了摸,回答说:“你说得一点不错,摸上去确实像摸你老婆的臀部一样。”


  飞机遇险前后

  1951年,美国喜剧作家斯克尔顿(1913年出生)和他的几个朋友乘飞机去欧洲观光,他本人还将在伦敦雅典娜剧院出演。
  当他们飞越阿尔卑斯山时,飞机的3个引擎突然熄火。情势非常不妙,大多数乘客惴惴不安地开始祷告起来。
  当飞机很快地降低高度抵近不祥的山巅时,斯克尔顿扮演起他最好的剧目中的一个逗人角色,以分散乘客的注意力。但许多人仍一本正经地祈祷着。
  在最后的一刹那,驾驶员把飞机稳稳地停在了一片陡峭而开阔的斜坡上。乘客们像逃离了地狱般地高兴起来,而斯克尔顿说:“现在,女士们,先生们, 20分钟前的坏习惯可以恢复了。”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