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著梗概

伪币犯

作者:安德烈·纪德 【法国】


  伯纳德·普罗菲恩迪在十七岁那一年无意中发现了母亲多年前的一封情书,才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子。于是他给自己一直奉为父亲的人留下一封言语尖刻的信,便离家出走了。当晚,他在朋友奥利维尔·莫林尼尔家过夜。奥利维尔跟伯纳德谈到两个人:一位是自己的叔叔、小说家爱德华,他第二天就要从英国回来;另一位是其兄文森特与之过从甚密的一个女人。

  第二天一早,奥利维尔还没睡醒,伯纳德就走了。他一时不知做什么,就决定去车站瞧瞧奥利维尔如何接他叔叔。

  同日上午,文森特到朋友德·帕萨汶特伯爵处作客,此人是个声名狼藉的同性恋者。原来,文森特因为与劳拉·杜维埃的苟且私情而心绪烦乱。劳拉是个有夫之妇;他俩是在一家疗养院疗养时结识的,劳拉疗养期满后就跟随文森特来到了巴黎。

  爱德华这次回巴黎是因为他以前答应过劳拉要帮她的忙。在劳拉未婚前爱德华就认识她了,并曾对劳拉表示:只要有事随时可以去找他。另外,爱德华一直盼望能见到爱侄奥利维尔。他实在是太激动了,竟致于存完手提包后就把提取单扔掉了。可是,这次跟侄子的见面并不令人满意。

  伯纳德偷看这爷俩见面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捡起爱德华失落的那张寄存提取单,领出了爱德华的手提包。包里有一大笔钱和爱德华的日记,还有劳拉央求爱德华来巴黎的一封信。他把钱赶快装起兜里,还毫无顾忌地看了爱德华的日记。

  接着伯纳德就去找劳拉。虽然他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却弄得劳拉十分不安,因为这个青年人知道她的许多风流韵事。直到爱德华到来,伯纳德承认偷了他的手提包之时,才真相大白。 伯纳德说明他之所以窃包,完全是为了以此来接近爱德华。爱德华对这个小伙子的闯劲非常欣赏。伯纳德提出自己可以给爱德华当秘书,爱德华满口答应下来。

  几天之后,爱德华带着劳拉去了瑞士,同行的还有秘书伯纳德。伯纳德给奥利维尔写了一封信,把他的新职位大大夸耀了一番。奥利维尔对伯纳德产生了嫉妒心,认为伯纳德夺取了爱德华对自己的宠爱。他决定接受德·帕萨汶特伯爵提供的编辑职位。

  与此同时,伯纳德爱上了劳拉。当他向劳拉表示衷情时,劳拉给他看了她丈夫写来的信,信中恳求劳拉带着她和文森特的孩子,一起回到他的身边。劳拉已决定与丈夫破镜重圆。伯纳德和爱德华又回到巴黎。

  伯纳德收到奥利维尔的一封信,得知奥利维尔跟德·帕萨汶特两个正在意大利。信中洋洋自得地提到他们打算出版一份很好的杂志。伯纳德把信拿给爱德华看,而爱德华竟没有看出信中流露的真情实意是嫉妒和痛苦。

  伯纳德一边继续做爱德华的秘书,一边在维德尔学校求学,并住在维德尔家里。维德尔夫妇是劳拉的父母,也是爱德华的好友。爱德华特别喜欢劳拉的姐姐雷切尔。看到她把全付精力和整个时间都用在学校的管理上,心中感到十分苦恼。

  伯纳德告诉爱德华有些少年在搞某种不正当的活动。奥利维尔的弟弟乔治·莫林尼尔也是其中的一个。伯纳德很快得知这些少年在使用伪币。

  奥利维尔为了与伯纳德取得联系又回到巴黎,两人见面后都感到很不自然。分手时,奥利维尔邀请伯纳德和爱德华出席德·帕萨汶特于当晚举行的晚会。然后,奥利维尔去看望另一位老朋友,劳拉的弟弟阿门德·维德尔。阿门德谢绝了对他的邀请,却向奥利维尔提议让他妹妹莎拉代他去,还让住在学校里的伯纳德陪同莎拉前往。

  晚会成了一场毫无节制的狂欢作乐。奥利维尔喝醉酒,逢人就吵。爱德华带他离开那间屋子;奥利维尔感到羞愧难当,要求叔叔带他离开。

  伯纳德护送莎拉回到家里。莎拉的房间在阿门德房间的里头;莎拉的哥哥递给伯纳德一枝蜡烛照路。伯纳德一进莎拉的门,阿门德就把门给反锁上了。那一夜,伯纳德就跟莎拉一块过。

  第二天早晨,伯纳德发现爱德华正在设法使奥利维尔苏醒过来。原来这位青年在叔叔那里住了一宿,大清早就起了床,借口说要在沙发上休息休息。爱德华起得晚些,发现侄子躺在洗澡间地上不省人事,而煤气开关全打开了。爱德华照顾奥利维尔直到他苏醒过来。奥利维尔的母亲来看儿子时,对爱德华说她对乔治的放荡举止十分不安。爱德华答应劝劝乔治。爱德华还听说文森特和德·帕萨汶特的一个女友格里菲思小姐出走了。

  几天以后,爱德华接待了伯纳德的养父普罗菲恩迪先生的来访。表面上,他是作为地方法官前来爱德华办公室的,因为爱德华的侄子乔治有使用伪币的嫌疑,他希望爱德华对乔治加以劝阻;但真正目的很快就清楚了:他想打听伯纳德的情况。伯纳德离家以后,普罗菲恩迪一直挂念着孩子,非常想让孩子重新回到家里来。

  这一期间,伯纳德与莎拉之间的私情引起了雷切尔的注意;她要求伯纳德离开学校。伯纳德向爱德华求助,爱德华把见到普罗菲恩迪的情况告诉了他。相当一段时间以来,伯纳德对自己写了一封那样措词尖刻的信很后悔。他对养父的恨已化成了同情和好感。显然爱德华已不再需要他这个秘书了。伯纳德决定回家。

  阿门德接替奥利维尔担任了帕萨汶特主办的杂志的编辑。阿门德去看望奥利维尔,并给他看了客居埃及的哥哥写来的一封信。信中谈到一个跟他住在一起的人,那个人几乎已经神经失常。从这家伙的胡话中可以听出,这人原来应对其女友的死负责。阿门德和奥利维尔均未猜到这人正是奥利维尔的哥哥文森特。

  乔治和他的朋友们在学校里搞出了一场惨剧。有人邀请爱德华老友的孙子鲍里斯加入一个秘密团体,条件是要履行下述仪式:即站在全班同学前面,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开枪。大家都清楚弹夹里是一颗没有弹头的子弹。谁知有个男生用一颗真子弹把假子弹换了下来。当面色苍白而镇定自若的鲍里斯走到全班同学面前向自己开枪时,玩笑酿成了悲剧。这一令人震惊的经历终于使乔治醒悟了。

  奥利维尔完全恢复了健康;爱德华感到无比的轻松和愉快,他又安下心来进行写作了。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