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著梗概

叶甫盖尼·奥涅金

作者:普希金 【俄罗斯】


  今年6月6日为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普希金诞辰192周年,本刊特选载此文,以飨读者。——编者

  叶甫盖尼·奥涅金在贵族的传统环境中长大。虽然他没有受过多少正统的文化教育,但却机智过人,并在经济学方面知识广博。当他进入青年时期,他已是一位老于世故的社交能手了。事实上,他曾在爱情方面是如此成功,对莫斯科的社交生活又如此习以为常,以至于他对生活经常感到极度厌倦。甚至到后来连芭蕾舞也引不起他的注意。

  叶甫盖尼的父亲曾经过着一般的上流社会生活。他定期地举行舞会,并通过随便向人借钱来维持他那社会地位。正当他被宣告破产时,叶甫盖尼却得到他的伯父快要去世的消息。由于他是他伯父的继承人,他急忙赶去照顾这位即将离世的老人。虽然在召唤他去履行这种职责时他有所怨言,但对即将继承伯父的遗产也不无感激。

  可是,他的伯父未能等到他到达即行逝世。亲戚们离开以后,叶甫盖尼安顿了下来,开始享用他伯父的颇为体面的乡村产业。起初,他对荫凉的树林和肥沃的田野还觉得新鲜,但过了两天的乡村生活后,他又对什么都感到厌烦了。不久他就获得一个古怪人的名声。如果邻居来访,叶甫盖尼总会发现自己有紧急任务要去处理而不得不离开。经过一段时期,邻居们都不再理睬他了。

  弗拉基米尔·连斯基对他的友情则始终不渝。弗拉基米尔已经十八岁,仍然富有浪漫气息,对生活和爱情充满幻想。他去过德国,深受康德和席勒的影响。回俄国后,他那德国人的气质使他与众不同。他和叶甫盖尼的关系愈来愈亲密。

  拉林家有两个女儿:奥尔加和达吉雅娜。奥尔加长得很漂亮,人缘好。她虽然年纪最小,但却是姑娘群中的领袖。达吉雅娜则沉默寡言,落落寡合,无意参加乡村的社交生活。但有眼力的观察者会看出她才是真正的美人。奥尔加早已和弗拉基米尔订婚;而对达吉雅娜的婚事,全家都不抱希望。

  应弗拉基米尔的邀请,叶甫盖尼勉强同意去拉林家作客。当她们家听说这两位青年即将来访时,她们立刻把叶甫盖尼想象为达吉雅娜的求婚者。但叶甫盖尼对这次访问却感到极为厌烦。茶点过于丰盛而且太土气,交谈又如此沉闷而枯燥。他对达吉雅娜根本没有怎么注意。

  他走后,达吉雅娜感到心烦意乱。她深深地爱上了叶甫盖尼,但又不懂得如何施展伎俩以吸引他。她对脑子迟钝的奶妈吐露了真情。之后,她给叶甫盖尼写了一封充满激情的坦露爱慕之心的情书。这封信是用法语写的,因为她不能用正确语法的俄语书写。

  叶甫盖尼被她的信所感动,再次去拉林家造访。他在一个僻静的花园里找到了达吉雅娜。他告诉她严酷的事实。他做丈夫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因为他和女人交往的经验太丰富了,幻想的破灭也已不计其数。对她来说和他共同生活是完全不值得的。姑娘没有作任何辩驳,她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的折磨。

  叶甫盖尼在寂寞冷清的庄园里过着隐士般的生活。每天清晨他到一条溪流中去沐浴,阅书读刊,到野外散步,骑马。最后是整夜地沉睡。只有弗拉基米尔偶尔来访。

  那年冬季,拉林家要庆祝达吉雅娜的命名。弗拉基米尔声言这仅仅是一次小型的家庭聚会,于是叶甫盖尼同意去参加。当他发现众多的来宾,过多的食物,和非参加不可的舞会时,他感到上当受骗了。为报复起见,他故意过多地邀请奥尔加和他跳舞,以此来剥夺弗拉基米尔与他的未婚妻一起跳舞的机会。弗拉基米尔又嫉妒又生气,终于向叶甫盖尼提出要和他决斗。叶甫盖尼出于执拗,接受了他的挑战。

  决斗之前,弗拉基米尔去见奥尔加。他的目的是责备她的轻佻行为。但奥尔加一如既往,见到他时非常高兴,对他充满柔情,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弗拉基米尔心里轻松了一些,但仍感到有些困惑,在这种心情下,他准备去决斗场地迎战叶甫盖尼。

  两个朋友相遇后,叶甫盖尼在射击时打中了弗拉基米尔的胸膛。叶甫盖尼终于悔恨莫及,离开了庄园,独自一人到处漫游。奥尔加不久和一个军官结了婚。并离开了家。

  尽管出了这桩丑闻,达吉雅娜仍然爱着叶甫盖尼。她去访问他的庄园,和他的老管家交上了朋友。她坐在他的书房里阅读他的书籍,并思索着他在书页上写下的旁注。叶甫盖尼特别喜爱《唐璜》和其他愤世嫉俗的作品。他的评注大量暴露了他的自私和幻想的破灭。原来读书不多的达吉雅娜,读了他的那些书以后,知道了许多人世间的苦难,终于对叶甫盖尼有了更多的了解。

  在家里,达吉雅娜的母亲对她毫无办法。这位姑娘似乎对追求她的人都不感兴趣,并拒绝了好几次求婚。她母亲采纳了亲戚们的劝告,决定把达吉雅娜带往莫斯科,因为那儿可供选择的男子会多些。她们准备在一位老姑母家逗留一段时期,希望在那儿能解决达吉雅娜的订婚问题。

  达吉雅娜从她的表妹们那儿学会了做时髦的发型,在社会场合一举一动都更温文有礼。在一次舞会中,她引起了一位有名望的身为将军的公爵的注意。尽管他块头大,很肥胖,她还是接受了他的求婚。

  叶甫盖尼经过两年多的漫游以后又回到了莫斯科。他仍然对生活不感兴趣。有一次他决定去参加一个上流社会的舞会,也仅仅是为了排遣几小时的厌烦情绪。他受到原来就很熟识的主人的热情接待。当这位公爵责怪他长时期不露面时,他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舞会中一位占支配地位的仪态大方的女人。她看起来很面熟。当他向公爵打听她是何许人时,他万分惊讶地得知她竟就是达吉雅娜,他的东道主的妻子。

  达吉雅娜变了,丝毫也看不出她过去的痕迹——一个曾经写信给他,赤裸裸地表白她的爱情的腼腆、质朴的女郎。叶甫盖尼被她迷住了,从此经常去她家里,但他得到的只是冷漠的接待和让他吻一下她伸出的一只疏远的手。

  最后,叶甫盖尼开始给她写信,吐露他那无法实现的渴望。达吉雅娜始终没有作任何表示。整个冬天,叶甫盖尼守在他那阴暗的房间里读书和沉思。终于,在绝望之余,他未经通报就径直去见达吉雅娜,出其不意地撞见她正在重新阅读他给她的信。

  达吉雅娜对他缠扰不休的爱情的表白丝毫不为所动。过去他为什么藐视那个乡村姑娘,而现在却又追求这同一个已结了婚的女人?她宁愿倾听他的冷酷的绝情话语,却不愿听到他的新的追诉。她曾经爱过他,而且会乐意做他的妻子;也许至今她还在爱着他。也许当时她母亲坚持要她和公爵结婚,而她听从她母亲的话是错误的。可是如今,她既然已经结婚,她就要至死忠于她的丈夫。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