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著梗概

“包法利夫人”本事

作者:古斯塔夫·福楼拜 【法国】


  查尔斯·包法利是在一个名叫托斯特的小镇行医的医生。有一天,他去鲁奥先生家出诊,因这位先生一条腿骨折。在那里,包法利见到了这位农庄主的女儿爱玛,一个美丽的但总是不安静的姑娘。她早年在法国女修道院里受过的教育使她对开扩生活经历有着难以抑制的渴望。她的美貌和风度迷住了这位年青医生,为了见到她,他发现去看望病人是他最好的借口。但他那爱嘀咕的妻子埃卢伊丝很快就开始怀疑他去访问鲁奥农庄的真正原因。她生气地流着眼泪,要查尔斯发誓今后不再去鲁奥家。后来发现埃卢伊丝的所谓家产并不存在。她的欺骗行径激发了一场她和查尔斯父母之间的猛烈争吵。而这场争吵又引起她的旧病复发,不久她就安静地死去了。

  查尔斯感到有些内疚,因他对妻子的去世并不感到难过。经老鲁奥邀请,他又去他们农庄,又被爱玛的魅力所左右。老鲁奥观察到查尔斯已深深地爱上他女儿时,他确定这位年青医生是可以信赖、完全正派的。因此他迫使他表态,并告诉他可以和爱玛结婚,接着就为他们的结合祝福。

  在婚后的最初几周中,爱玛专心于改变他们的新家庭,整天忙着能想到的一切家务事,以避免感到原来的幻想完全破灭。爱玛认识到即使她认为她爱查尔斯,但结婚并没有带给她应有的欢乐。早年她读过的所有那些浪漫小说使她盼望从婚姻生活中能得到比已经得到的更多东西,而她的极其平静的感情却意味着痛苦的失望。而婚后的性生活又使她感到厌恶。她发现她所结合的不是位穿着丝绒服装、佩以饰带、洒过香水的英俊的爱人,而是一个散发着浓烈药味的笨丈夫。

  正当她要放弃从新生活中寻找欢乐的一切希望时,查尔斯曾经为其治过病的一位高贵人物邀请他们去他的别墅参加一次舞会。在舞会上,爱玛和十多人跳过舞,喝香槟酒,接受人们对她的美貌的恭维。包法利家的生活和这位贵族家庭生活的鲜明对照使她很痛苦。她对查尔斯愈来愈不满意。他想讨好她的一切徒劳、笨拙的努力只使她感到绝望,因为他永不能理解她。她坐在窗前,梦想着巴黎,闷闷不乐,结果病倒了。

  查尔斯希望通过改变环境来改善爱玛的健康状况,就带她到荣维尔去,在那儿开设了新诊所。爱玛则准备孩子的诞生。

  当她的女儿降生后,爱玛对孩子的主要兴趣局限于她的服饰上的花边和丝带。而孩子则被送往一个奶妈家喂养,爱玛有时去看望一下。在那儿她偶然遇到了莱翁·迪普伊,一位厌倦城市生活,正在寻找娱乐的律师助理。他被这位年青的母亲所吸引,在暮色苍茫中,陪她一路走回家。爱玛发现他对她有关生活的浪漫主义思想持同情态度。后来,莱翁由镇上的药剂师霍梅陪同去访问了包法利一家。霍梅常在本地饭馆里搞一些小型的晚会,招待本地镇民。在这些晚会上,爱玛与莱翁的关系逐渐密切。镇民们在背后对这一对议论纷纷,但查尔斯·包法利却感觉迟钝,没有察觉爱玛对莱翁感兴趣。

  莱翁对荣维尔,对没有结果的爱情感到厌倦,就回巴黎去完成他的学业。非常伤心的的爱玛悲叹自己的怯弱:没有委身于莱翁,感到又无聊又烦燥,又使自己病倒了。

  但是,她没有来得及像以前有过的那样忧愁,因另一位陌生人鲁道夫·布朗热来到了该镇。有一天,他把他的佃农带来请查尔斯为他放血。鲁道夫是一位熟练的情场老手。他一眼就看出他未来的快乐大可寄托在爱玛身上。当他开始求爱时,爱玛认识到如果她委身于他,这将是不道德的行为。但她对自己的疑虑又作自我辩解,她使自己相信:像爱情那样浪漫和美妙的事情不可能是罪恶的。

  爱玛瞒着查尔斯,和鲁道夫幽会,和他在乡间骑马,倾听他情切切的爱恋表白,最后终于屈服于他那具有说服力的恳求。最初,她感到有罪,但后来她把自己比作小说中犯有通奸罪的女主人公,并相信,像她们那样,已经领略到富有浪漫色彩的真正的爱情。鲁道夫确信已获得爱玛的爱以后,认为已无必要继续扮演他那温柔的情人的把戏。他和爱玛的幽会不再费心地力求准时了。虽然他继续会见她,但她开始怀疑他对她的恋情已在逐渐冷却。

  这时,查尔斯参与了霍梅的一次实验:使用他自己设计的一种机械装置来治疗一个孩子的畸形足。两人都深信他们这一试验成功,就会提高他们将来在社会上的地位。但这孩子经过几周的痛苦折磨后,却感染了坏疽,他的腿不得不截去。霍梅的名誉没有受到损害,因为他的职业只是一名药剂师;但作为医生的包法利却因此受到人们的怀疑。他的业务开始衰落下去了。

  爱玛对查尔斯的失败非常反感。为了保持与鲁道夫的关系,她对自己过去的贞操不屑一顾,并在珠宝、首饰和服装方面挥金如土,从而使她丈夫债台高筑。最后她终于得到鲁道夫把她带走的许诺。但就在她即将私奔的的前夕,她收到鲁道夫的一封信。他在信中是如此伪善地忏悔他们的罪恶行为,竟使她先是对之嗤之以鼻,继而醒悟她已失去了他时又感到无比恐惧,她几乎要跳窗自杀。由于查尔斯叫她,才救了她。但她又因脑炎病得很厉害,躺了好几个月,几乎病死。

  她的康复很缓慢,后来终于复元,能去卢昂看戏了。戏台上那些情意绵绵的爱情场面使爱玛为之神往。她再次梦想着浪漫的爱情。在卢昂,她又遇到了莱翁·迪普伊。

  这一次,莱翁决心要占有爱玛。他同情地倾听她的诉苦,安慰她,并带她去驾车游玩。这时,对爱情的渴望仍在煎熬着爱玛,因此她完全顺从了他的要求,还不无遗憾地想到早就该如此。

  查尔斯·包法利对他的不断增加的债务开始关心起来。他父亲的去世对他经济方面的忧虑更是雪上加霜。母亲则对家庭的产业情况毫无所知。爱玛借口为婆婆请律师去卢昂找莱翁,因他在那儿开办一家律师事务所。经他提议,她从查尔斯那儿获得了一份委托书,凭这张证书,她可以自由地花费他的钱财而不用让他知道她买了些什么。

  最后,查尔斯对债务问题感到毫无办法时(其实爱玛只透露了部分债务),就向他母亲吐露了实情,并答应使爱玛手上那张委托书无效。爱玛被剥夺了查尔斯财产的支配权,又无力偿还债务,就更加毫无顾忌地听从莱翁的摆布,因为她已如此彻底地堕落,她必须寻求松弛和欢乐,否则就必然会发疯了。

  随着自己的不断堕落,爱玛开始认识到她把情夫也拖了下去。 她不再尊敬他。当他无法支付她需要偿付的账单时,她嘲笑他对她的忠诚。她的名字被公布于众:她负债好几千法郎。副司法官准备出售查尔斯的产业以解决债权人的要求。公布时,查尔斯正好去外地。爱玛作最后努力,低声下气地恳求鲁道夫的帮助,不料他也拒绝借钱给她。

  爱玛·包法利知道她欺骗查尔斯的整套谎言即将破产,就决定像一个英雄那样死去。她吞下了从霍梅商店买来的砒霜。查尔斯从外地回来已为时太晚,来不及把她从缓慢而痛苦的死亡中救出来。

  可怜的查尔斯非常悲痛。当她的棺材钉上盖子时,他简直无法忍受那铁锤敲打的声音。当爱玛的死给他带来的痛苦有所缓和以后,他打开了她的书桌抽屉,发现莱翁和鲁道夫给她的、经过仔细捆扎起来的情书。查尔斯得知妻子对他不忠后伤心极了,加上债务的折磨,醒悟后茫然不知所措,不久也就随妻子之后一命呜呼了,给他的孤苦伶仃的孤女只留下12个法郎的遗产作为养育费。包法利一家的遭遇是一出无以复加的悲剧。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