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著梗概

《贝姨》

作者:巴尔扎克 【法国】


  克勒凡和于洛男爵是儿女亲家。克勒凡原先是个花粉商人,现在是百万富翁、民团上尉。这是个中等身材的胖子,红润油光的肤色,有着“显而易见的笨重的举动,象出生证一样藏不了秘密。”他把女儿赛莱斯丁纳许配给了于洛男爵的儿子维多冷律师。这位老花粉商和于洛一样是个花天酒地的好色之徒。他在妻子死了之后,培养了一个犹太歌女玉才华,并把她变成自己的情妇。于洛男爵也姘上了年青的女戏子贞妮·凯婷。他们常在一起寻欢作乐。后来,于洛男爵把玉才华偷上了。克勒凡认为于洛破坏了他的幸福。要寻于洛妻子进行报复。他公开而无耻地对亲家母说:“于洛老头既然把他的女人丢在一边,她对于我倒象手套一样合适”。

  于洛男爵的妻子阿特丽纳·斐希,出身于农家。一七九九年,她父亲、伯、叔三兄弟均在于洛男爵属下当兵。那时,阿特丽纳十六岁,出落得十分标致。她有着“金黄头发,王后般的身段,雍容华贵的气派,轮廓庄严的侧影,素淡的乡村情调”。于洛男爵一眼看中了她,把她娶为妻室。他们夫妇过了十二年幸福的生活。后来,于洛男爵放荡起来,把妻子扔在一边。阿特丽纳忠于自己的操守,并且一味地宽容和体谅自己的丈夫。由于于洛常年在外挥霍,使家庭濒于破产的境地。克勒凡提出只要阿特丽纳答应和他相好,他可以送给她三十万法郎,以挽救其家庭的破灭;同时,他还可以促成她女儿奥当斯和参议官勒巴的婚事。阿特丽纳严词加以拒绝,克勒凡悻悻而去。

  阿特丽纳的堂妹李斯贝德·斐希(即贝姨)是她大伯的女儿,比她小五岁。这是个丑姑娘,四十多岁尚未出阁,“大簇的浓眉毛虬结在一块,粗大的长胳膊,又肥又厚的脚,长长的猴子脸上有几颗肉疱”。她生性好嫉妒,抱怨堂姊交了好运道。一八○九年,心地善良的阿特丽纳把她从农村接到巴黎,让她学刺绣识字,老姑娘也立志要为自己挣一份家业。她在于洛夫妇照顾下,在巴黎生活了二十几年。在这期间,她谈过五次亲事均遭失败。

  一八三三年,贝姨拯救了一个开煤气自杀的青年文赛斯拉·史丹卜克。他是一个从波兰逃到巴黎的政治犯。贝姨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供养他。文赛斯拉擅长雕塑,她便鼓励他创作,并把他关在房子里,与外界杜绝交往。她对他的管束“象母亲一般温柔,妻子一般嫉妒,泼妇一般暴戾”。文赛斯拉始终把贝姨当作恩人,而没有猜到贝姨却要把他变作情人(她比他大十五岁)。有一次,贝姨把一颗文赛斯拉刻的镶银印章给外甥女奥当斯看,并吐露出她的秘密。奥当斯很欣赏这颗印章,并产生了要一睹贝姨未来爱人的念头。

  于洛男爵在共和政府时代当过后勤司令兼军法官,现任陆军部署长兼参议官。他的哥哥是有名的于洛将军,一七九九年,平定过朱安党的叛乱。一八○九年战役后,被拿破仑册封为福士汉伯爵,是个正直的爱国老人。于洛男爵身材高大,装束气度纯粹是国会派、拿破仑派。他气色旺盛,六十几岁,并不显得老态。但他“一看见漂亮女人就眉飞色舞,对所有的美女,哪怕在街上偶然碰到而永远不会再见的,都要笑盈盈的做一个媚眼。”他姘上玉才华后,被这位贪心的女人刮去了十万法郎。后来,玉才华和一个大财主埃罗维公爵好上了,扔下了男爵。一天,于洛男爵送贝姨回家。在她住处遇见了一个矮小、苗条、漂亮而又时髦的女子。经打听原来是他的部属玛奈弗的妻子、已故元帅蒙高南的私生女儿,名叫华莱丽·福丁。

  华莱丽懒得象猫一样,在她心目中“人生应当整个儿是享受,而享受又要不费一点儿事”。于洛通过贝姨的关系和这个荡妇勾搭上了。并瞒着妻子在华诺街布置了一个富丽堂皇的新住宅,还答应把华莱丽的丈夫提升为副科长。

  与此同时,奥当斯在古董店遇见了文赛斯拉。这对年青人一见钟情。奥当斯要父亲撮合他们的关系。于洛男爵正没有钱给女儿作陪嫁,他同意了。他把文赛斯拉的艺术作品卖给上流社会的官员,于是,文赛斯拉身价百倍,成为巴黎轰动一时的人物。陆军部还把蒙高南元帅的塑像工程交给他去完成。这样,文赛斯拉便背着贝姨偷偷出入于洛家了。

  华莱丽无意间把这事告诉给贝姨。贝姨见外甥女奥当斯抢走了她的爱人,妒性大发。她通过法庭逼文赛斯拉还债(他欠贝姨三千二百法郎伙食帐),文赛斯拉还不起,便被法庭关进了监狱。接着,贝姨又骗于洛一家说,文赛斯拉得到沙皇的赦免,已返回波兰去了。贝姨的主策是:若文赛斯拉被关进监狱,他和奥当斯的亲事便没有成功的希望,将来文赛斯拉还在她的掌握之中。可是,文赛斯拉得到同行艺术家史底蔓等人资助,替他还清了欠帐,从狱中释放出来。于是,奥当斯便和文赛斯拉正式结婚了。

  贝姨哑巴吃黄连,只好暗暗叫苦。但她表面装得不动声色,暗中则下定决心,要对于洛一家施行报复。首先,她把于洛男爵的新姘妇华莱丽的住址告诉给克勒凡。于是克勒凡便象男爵抢夺他的情人玉才华那样,把华莱丽抢到手,暗中和她往来。接着,贝姨和华莱丽结成知交,并让华莱丽参与她的复仇计划。在三年间,“李斯贝德管思想,冯奈弗太太管执行。冯奈弗太太是一把刀,李斯贝得是操刀的手。”华莱丽比玉才华更贪得无厌,她刮掉于洛男爵二十万法郎。不仅使他倾家荡产,而且使他干出了贪污公款,克扣军粮的丑事。同时,还让于洛的妻子过着弃妇的生活。贝姨把这种“仇恨满足的快意”当作是“心灵最痛快最酣畅的享受”。

  正当华莱丽和于洛男爵及克勒凡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的时候,她原先的一个情人亨利·蒙丹士来到了。这是个巴西男爵,有着棕黑色的皮肤,就象舞台上的奥赛罗一样,阴沉的气息令人可怕。三年前,华莱丽和他勾搭上了,他答应娶她,并回转美洲去变卖家产。亨利的出现,使于洛和克勒凡都很紧张。狡猾的华莱丽却瞒过了他们,称亨利是她的表哥。暗中她仍答应嫁给亨利,条件是要等她丈夫冯奈弗死了以后,冯奈弗患有疾病,活不了五年了。另外,她又对贝姨说:“这黑炭来得太早了一点!没有替你报奥当斯的仇,我决不甘心。”贝姨则给华莱丽出主意说,她应当先嫁给克勒凡,因为他更有钱,象克勒凡那样的荒唐,也活不了十年了。他死后,再嫁年轻的亨利。到那时,华莱丽自己才三十三岁。华莱丽同意了。

  于是,贝姨便乘文赛斯拉结婚后,经济上拮据,艺术上不长进,引诱他向华莱丽借钱。结果文赛斯拉上当了,他和华莱丽姘上了。奥当斯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华莱丽怀孕了。她分别给于洛男爵、克勒凡、文赛斯拉、亨利四个情人报喜,都说成是他们的亲骨肉,从中骗取爱宠。她的丈夫冯奈弗是个猥琐、卑劣的小人。由于于洛男爵没有及时把他提升为科长,一天,他用手枪把男爵从家里赶出去了。然后,他又和妻子串通,玩了一套捉奸的把戏。男爵怕上法庭,只好去求见陆军部长维森堡元帅,把冯奈弗提升为科长。

  贝姨报复了奥当斯,她最后的计划便要做鳏居的于洛将军(现已提升为元帅)的夫人了。她说:“我没有当上元帅夫人,就算不得报仇。”于是,她表面上和华莱丽闹翻,在堂姊和外甥女面前大骂华莱丽是娼妇,把于洛男爵和文赛斯拉的堕落怪罪到华莱丽的头上。同时,她又以体贴和挽救于洛一家破落为名,要堂姊和于洛男爵说服老将军娶她为妻室。于洛一家相信贝姨,未识破她的两面三刀的诡计。果真,他们去说服了于洛元帅。不久后,便由教堂发布了老元帅和贝姨的婚约。

  可是正在这时,于洛男爵贪污公款,克扣军粮的案件暴露。他派往阿尔及利亚的叔岳斐希已被法庭扣押了。于洛如果能在短期内支付二十万法郎的赔款,便能使斐希获释。然而男爵已经一贫如洗了。阿特丽纳为了拯救叔叔,准备作出自我牺牲。她叫来了克勒凡,要他马上支付二十万法郎的款子,她可以做他的情妇。克勒凡经过了一番犹豫,答应了。可是他去兑款时,被华莱丽拦住了。她以未来妻子的名义,对他软拖硬压,使克勒凡打消了付款的念头。

  于洛元帅是个共和主义者,一个正直、爱国的老军人。已经七十二岁了。他由于双耳失聪,对弟弟在外为非作歹的事,全然不知道。一次,他去拜访老朋友--陆军部长时,才知道男爵犯了贪污公款的罪。他认为这对军人是莫大的耻辱。他愤愤地对阿特丽纳说,于洛男爵“把真正共和党人的爱国、爱家庭、爱穷人,我拚命灌输给他的情感,丢得干干净净,简直是妖魔,是禽兽!”他把自己的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凑足了二十万法郎偿还给国库,然后,他开枪自杀了。斐希叔叔为了挽回于洛男爵的名誉,使法庭找不到对质,也在阿尔及利亚自杀了。这样一来,贝姨的结婚美梦便成泡影了。但她嫉妒的火花并未熄灭。

  于洛男爵欠高利贷者伏维奈一笔债,到期无法偿还。他决定暂时躲起来。他厚着脸皮去找歌女玉才华,要求把他窝藏在她的公馆里。玉才华看到这个穷途落魄的老情人,顿起恻隐之心,答应借一万法郎给他。并把一个十六岁的刺绣小姑娘皮茹介绍给他。她说:“你少不了女人。有了女人,什么苦都忘掉了。”于是,于洛瞒着妻子,改名为都尔老头,由小皮茹出面在巴黎开了一个绣作铺。他伴着她生活了一个时期。后来,于洛被光棍夏尔登的妹子埃洛蒂迷住了,便扔下小皮茹和埃洛蒂鬼混。由于缺钱,他三番两次向贝姨借款,贝姨为了达到使男爵不回到堂姊身边的目的私下借钱给他。不久,于洛又迷上了小姑娘阿太拉·于第西。于是他又改名为多兰克老头,住在一家阁楼上替人书写文字过日子。由于第西朝夕伴随着他。

  陆军部长维森堡元帅在老友于洛元帅死前,答应照顾其贤德的弟媳,他把二十万法郎转交给阿特丽纳,使她理清了于洛的债务。她自己也被照顾在一个慈善机关做事。她一直在打听丈夫的下落。贝姨明明知道,却不告诉她。她要“把阿特丽纳的流泪当做享受”。

  于洛的儿子维多冷为了岳父克勒凡的财产不旁落,向华莱丽施行报复。他收买了黑帮圣·哀斯丹佛太太,暗中挑唆亨利和华莱丽反目,让亨利当场抓住华莱丽和文赛斯拉的奸情。于是,这位好嫉妒的奥赛罗,便把一种会糜烂的毒药,给新婚的克勒凡和华莱丽吃了,使他们双双毙命。这样维多冷夫妇便获得了克勒凡的百万家产。华莱丽在临死前,由于经受不了全身糜烂的痛苦,她悔罪了。她要贝姨放弃复仇的计划,并把自己三十万法郎的存款赠给了于洛。阿特丽纳在巴黎居民中进行调查活动,她极力主张把私婚变成合法的婚姻。一天她调查到一个十五岁的姑娘阿太拉·于第西和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同居。阿特丽纳要阿太拉带她去见这个老头。见面后,才知道这老头便是自己的丈夫于洛男爵。于是,她把丈夫接回家,让他和家人团聚。文赛斯拉流落街头,也被维多冷接回家,奥当斯也和他和解了。贝姨看到经她拆散了十几年的家庭,现在又团圆了。她经受不起这种刺激,病倒了。但她咬紧牙关,对自己的报复阴谋始终不泄露一个字。于洛一家也始终把她当作“庇护家庭的好天使”。在她死时,全家都进行了沉痛的哀悼。

  不堪救药的于洛男爵回家后,又爱上了一个丑陋的女仆,他答应她将来可以做男爵夫人,因为他的“妻子活不了多久了”。阿特丽纳听到丈夫这句没良心的话,悲伤绝望地死了。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