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名著梗概

《高利贷者》

作者:巴尔扎克 【法国】


  格朗留子爵夫人是巴黎圣·日尔曼区最显要的贵妇人之一。法国大革命时亡命国外。一八一五年,波旁王朝复辟时,和王室一同回到法国。她靠律师德尔卫收回了房产和森林,每年有六万法郎的收入。因此,这位“为人耿直”的律师便成了子爵夫人家的座上客。子爵夫人的女儿卡米尔正和雷斯多伯爵夫人的长子恩纳斯恋爱。子爵夫人反对这门亲事。她劝告自己的女儿说:“雷斯多伯爵有一个好挥霍的母亲,几百万家当她都会花光。她是一个出身微贱的女人,高里奥家的姑娘,早就声名狼籍了”。她要女儿疏远恩纳斯。正好这些话被一旁的德尔卫律师听到了。他问子爵夫人是否因为恩纳斯没有两三百万家私,而不肯把女儿嫁给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用不着发愁,因为恩纳斯马上要在一个已故的高利贷者那里得到一笔财产了。于是,他便把高利贷者和雷斯伯爵夫人的家庭故事,说给她听。

  事情发生在德尔卫二十五岁那年,他认识一个邻居名叫高布赛克。这是个放高利贷的矮小老人,已经七十二岁了。他讲话声音很低,语调柔和,从来不发脾气。屋子里的陈设洁净、破旧,很象老处女冷冰冰的闺房。冬天,炉子里的柴火老是埋在一堆灰烬下面,只冒烟,没有火焰。他的行动和时钟一样有条不紊。他的房子又潮湿又阴暗,它和主人彼此很相象,“正如牡蛎象它附着的岩石一样”。他很有钱,但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有一天,他掉了一块金币,别人把金币拾起来还给他。他作了个吃惊的手势说:“这个金币不是我的,我有金币么?如果我有钱的话,我会象现在这样过日子么?”

  高布赛克于一七四○年生于比利时。母亲是犹太人,父亲是荷兰人。他从十岁起就在船上当一名小水手,并在荷属东印度群岛漂泊流浪了二十年。他做过买卖,还和海盗发生过关系。为了发财,他还尝试过发掘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著名的野人部落的黄金。后来定居到巴黎。他有几百万现金存放在法兰西银行。他孑然一身,过着孤独的生活。当他唯一的财产继承人外甥孙女莎拉(外号叫“荷兰美女”)遭暗杀后,他没有亲朋故旧的往来,他的感情是冷漠的。但他认为他生活并不寂寞,他有自己的乐趣。他经常以放债和讨账去窥探人们生活的秘密。

  有一天。高布赛克要兑换两张到期的期票。票面都是一千法郎。他去找他第一个主顾雷斯多伯爵夫人。这是个俏丽的女子。她的卧榻乱七八糟,房间里到处堆放着歌残舞罢的衣物。伯爵夫人付不起款,她请求高布赛克再宽限几天。高布赛克只同意宽限到次日中午,并对她说:“如果法国国王欠我的钱,夫人,他不还给我的话,我也要控告他。”正在这时,雷斯多伯爵进来了。他问发生了什么事?伯爵夫人浑身打起哆嗦来。因为这笔钱是她瞒着丈夫为情人借的。高布赛克却有意把期票露出一半在口袋外面,好让伯爵看见。伯爵夫人情急,只好将一颗钻石塞到高布赛克的手里(这颗钻石值一千二百法郎)。高布赛克才把事情搪塞过去,把到期期票退还给伯爵夫人。

  接着,他去找第二张期票的主顾芬妮小姐。这是个家道贫寒、自食其力的女裁缝。她“服装朴素,容貌雅致清新,和蔼可亲”。她早把要归还的钱款准备好了,放在门房那里。可是,高布赛克故意不去取,直到第二次芬妮在家时,他才去取。这样他便可以观察他的女主顾的生活了。他对律师德尔卫说:“你觉得我这样深入人类心里最隐秘的缝隙,体会到别人的生活,没遮掩地看见这种生活,还算不了什么吗?我看得见许多时时刻刻变化的活剧:奇丑的伤口、致命的忧伤、恋爱的场面、塞纳河等待着的穷窘无告的人、把人领到断头台上的年青人的欢乐、绝望的笑声、灯红酒绿的盛会。”高布赛克把自己和诗人、哲学家相比,认为自己的放债生活还很富有诗意呢!

  高布赛克认为自己是巴黎社会“无声无臭,无人知晓的国王”,他的“财力足以收买那些能够左右大臣们的人--从办公室的听差以至他们的情妇--的良心”。由于他有钱,最骄傲的大商人、最艳丽最沾沾自喜的妇人、自视最高的军人、最有名的艺术家、作家都得哀求他。他认为这就是他的权力和快乐。

  一八一九年间,德尔卫想以十五万法郎盘下主人的事务所。他小心翼翼地向高布赛克提出借这笔款子的要求。高布赛克总算很讲交情,他以比别人低得多的利息把钱借给他。但他要查看德尔卫的出生证明。当德尔卫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回答说:“一个人在三十岁以前,正直和才干还可以算是抵押品。过了这个年纪,就再不能相信一个人了。”三个月后,德尔卫当上了律师,并娶了女裁缝芬妮做妻子。他对高布赛克很感激,成为经常往来的朋友。

  雷斯多伯爵夫人的情人玛克西姆·德·特拉意伯爵是一个“半属男人、半属女人的雌雄两性的动物”。他的本领是“能赌、能吃、能喝,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做得漂亮。他善于相马、选帽、评画。所有女人都想他想得发疯”。他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并让伯爵夫人为他借支了许多债务。一次,雷斯多伯爵夫人急于要还清一笔五万法郎的欠款。否则,她将失去丈夫的爱情,会名誉扫地。玛克西姆便通过德尔卫向高布赛克借款。高布赛克提出要有抵押品。雷斯多伯爵夫人便从家里拿了一盒价值十万法郎的钻石作抵押。高布赛克喜爱这批印度产的钻石,只用八万法郎便把它买下了。付款时,他又把玛克西姆另外签署的一束期票递给了伯爵夫人。从中扣下了三万法郎。

  雷斯多伯爵因钻石事,到高布赛克家交涉。他说钻石所有权不属于他的妻子,这是他家世代相传的宝石。高布赛克最初抵赖他没有购买伯爵家的钻石。后来,在德尔卫劝说下,他们签订了一份为期一年的活卖据。雷斯多看出高布赛克是犬儒派的哲学家,他向德尔卫打听高布赛克的为人。德尔卫说:“他不做买卖的时候,他是巴黎市区最毫厘不爽和最诚实可靠的人。他的身上有两个不同的人:他既是守财奴又是哲学家,既渺小又伟大。假如我死后留下几个孩子的话,我要请他作他们的保护人。”伯爵鉴于自己多病,妻子在外挥霍浪荡,怕自己死后儿女吃亏。他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要把财产所有权转移给高布赛克,叫德尔卫律师私下给他们立个文件,等将来他儿子恩纳斯成年后,再把转移的财产交还他的儿子。律师和高布赛克都同意这样做了。

  三个月后,雷斯多伯爵患了重病。伯爵夫人在丈夫周围布置了一个玄妙的包围圈。专等丈夫一死,好把家产抓到手。她串通了仆人和医生,严密地把雷斯多看管起来。德尔卫对放在伯爵身边的文件不放心,要求见雷斯多伯爵一面。但他被伯爵夫人阻挡了。伯爵叫儿子恩纳斯去找德尔卫,也被妻子拦阻了。伯爵气愤不过,死了。当德尔卫和高布赛克赶到伯爵家时,伯爵夫人已把文件找出来投入火炉中烧了。这样却酿成大错:失去了文件,雷斯多伯爵转移给高布赛克的财产,便弄假成真了。高布赛克当即宣布他是雷斯多伯爵产业的合法的主人。德尔卫问:“你想利用夫人所犯的罪行从中取利么?”他说:“对的。”于是高布赛克把伯爵的公馆租出去。夏天他住在伯爵的乡间,当起大地主来。他兴建田庄,修理磨坊、道路,种植树木。让伯爵夫人过着苦难的生活。直到高布赛克八十九岁死了为止。

  临死前,德尔卫去看他。只见高布赛克在房子里满地爬。因为他梦见地上都是黄金,他下床去捡金子。后来,便没有力气爬回床上了。德尔卫把他扶起来,并要给他生上炉火。但他却舍不得烧柴火,说他一点也不冷。他交代德尔卫把他的财产让给他的外甥女莎拉的女儿“鱼雷”继承,然后,他死了。德尔卫打开高利贷者的储藏室,看到满房都是霉烂和长毛的食物,蛆虫到处爬;还有那堆放得乱七八糟的抵押品,有的也已经腐烂了。眼前呈现出一幅十分凄凉和可怕的图景。屋子里散发出一种难闻的臭气。高布赛克死后,德尔卫律师通过正当的法律手续给雷斯多的儿女争回了应得的财产,这样恩纳斯便不是一文莫名的伯爵了。

  这便是德尔卫律师要告诉格朗留子爵夫人的故事。他说她的女儿卡米尔尽可以和年青的恩纳斯伯爵恋爱。于是格朗留子爵夫人心上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她说:“好的,亲爱的德尔卫先生,我们将会考虑这件事情,恩纳斯先生一定要很有钱,象我们这样的家庭才不会嫌弃他的母亲。”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