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英国文学-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第二十章


    为了避免这威吓实现的危险,林惇先生派我早早地送这孩子回家,让他骑着凯瑟琳的小
马去。他说,——“既然我们现在不能对于他的命运有所影响,无论是好或坏,你就千万别
对我女儿说他去哪里了,今后她不能同他有什么联系,最好别让她知道他就在邻近;不然她
就安不下心来,急着去呼啸山庄。你就告诉她说他的父亲忽然差人来接他,他就只好离开我
们走了。”
    五点钟时,好容易才把林惇从床上唤起来,一听说他还得准备再上路,大吃一惊;但是
我告诉他得跟他的父亲希刺克厉夫先生住些时候,并说他父亲多么想看他,不愿再延迟这种
见面的快乐,都等不及他恢复旅途的疲劳,这样才把事情缓和下来。
    “我的父奈”他叫起来,莫名其妙地纳闷着。“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说我有一个父
亲。他住在哪儿?我情愿跟舅舅住在一起。”
    “他住在离山庄不远的地方,”我回答,“就在那些小山那边,不算怎么远,等你身体
好些,你可以散步到这儿来。你应该欢欢喜喜地回家去见他。你一定得试着爱他,像对母亲
一样,那么他也就会爱你了。”
    “可是为什么我以前没听说过他呢?”林惇问道。“为什么妈妈不跟他住在一起,像别
人家一样?”
    “他有事情得留在北方。”我回答,“而你母亲的健康情况需要她住在南方。”
    “可为什么妈妈没跟我说起他来呢?”这孩子固执地问下去。“她常常谈起舅舅,我老
早就知道爱他了。我怎么去爱爸爸呢?我不认识他。”
    “啊,所有的孩子们都爱他们的父母。”我说,“也许你母亲以为她要是常跟你提起
他,你或者会想跟他住在一起哩。我们赶快去吧。在这样美丽的早晨,早早骑马出去比多睡
一个钟头可好多了。”
    “昨天我看见的那个小姑娘是不是跟我们一同去?”他问。
    “现在不去。”我回答。
    “舅舅呢?”他又问。
    “不去,我要陪你去那儿的。”我说。
    林惇又倒在他的枕头上,沉思起来。
    “没有舅舅我就不去。”他终于叫喊起来了,“我闹不清你到底打算把我带到哪儿去。”
    我企图说服他,说他如果表现出不愿意见他父亲,那是没规矩的行为;他仍然执拗地反
抗我,不许我给他穿衣服,我只好叫主人来帮忙哄他起床。我许下了好多渺茫的保证,说他
去不多久一定能回来的,说埃德加先生和凯蒂会去看他的,还有其他的诺言,毫无根据,都
是我一时瞎编出来的,而且一路上我还时不时地重复着这些诺言。终于,这可怜的小东西出
发了。过了一会,那纯洁的、带着青草香味的空气,那灿烂的阳光,以及敏妮的轻轻的缓步
使他的沮丧神气缓和下来了。他开始带着较大的兴趣盘问他的新家的情形,家里住些什么人。
    “呼啸山庄是不是一个跟画眉田庄一样好玩的地方?”他问,同时转过头向山谷中望了
最后一眼,从那里有一片轻雾升起,在蓝色天空的边缘上形成了一朵白云。
    “它不是像这样隐在树荫里。”我回答,“而且也没这么大,但是你四面可以看得到美
丽的乡村景色;那空气对你的健康也比较适宜——比较新鲜干燥。也许你起初会觉得那所房
子又旧又黑;虽然那是一所很漂亮的房子,在这附近是数一数二的了。而且你还可以在旷野
里好好地溜达溜达。哈里顿·恩萧——就是,凯蒂小姐另一个表哥,也就是你的表哥,——
他会带你到一切最可爱的地点看看;好天气时,你还可以带本书,把绿色的山谷当作你的书
房,而且,有时候,你舅舅还可以和你一块散步,他是常常出来在山中散步的。”
    “我父亲什么样?”他问。“他是不是跟舅舅一样的年轻漂亮?”
    “他也是那么年轻,”我说,“可是他有黑头发和黑眼睛,而且看上去比较严厉些,也
高大一些。也许一开始你觉得他不怎么和气仁慈,因为这不是他的作风;可是,你得记住,
还是要跟他坦白和亲切;他就会很自然地比任何舅舅还要更喜欢你,因为你是他自己的孩子
啊。”
    “黑头发,黑眼睛”林惇沉思着。“我想象不出来。那么我长得不像他啦,是吗?”
    “不太像,”我回答,同时心里想着:一点也不像,抱憾地望望我的同伴的白皙的容貌
和纤瘦的骨骼,还有他那大而无神的眼睛——他母亲的眼睛,只是,有一种病态的焦躁会偶
然地点亮这对眼睛,它们一点也没有她那种闪烁神采的痕迹。
    “他从来没有去看过妈妈和我,这多奇怪!”他咕噜着。
    “他看见过我没有?要是他看见过,那一定还在我是婴孩的时候。关于他,我一件事也
记不得了!”
    “啊,林惇少爷。”我说,“三百英里是很长的距离;而十年对于一个成年人和对于你
却是不一样长短的。没准希刺克厉夫年年夏天打算去,可是从来没有找到适当的机会;现在
又太晚了。关于这件事不要老问他使他心烦吧:那会使他不安的,没有一点好处。”
    这孩子后来一路上就只顾想他自己的心思,直到我停在住宅花园的大门前。我细看他脸
上现出什么印象。他一本正经地仔细观看着那刻花的正面房屋与矮檐的格子窗,那蔓生的醋
栗丛和弯曲的枞树,然后摇摇头;他自己完全不喜欢他这新居的外表。但是他还懂得先不忙
抱怨:也许里面好些,还可以弥补一下。在他下马之前,我走去开门。那时正是六点半;全
家刚用过早餐;仆人正在收拾和擦桌子。约瑟夫站在他主人的椅子旁边,正在讲着关于一匹
跛马的事;哈里顿正预备到干草地里去。
    “好啊,耐莉!”希刺克厉夫看到我时便说,“我还恐怕自己得下山取那属于我的东西
呢。你把他带来啦,是吧?让我们看看我们能把他造就成什么样的人才。”
    他站起来,大步走到门口,哈里顿和约瑟夫跟着,好奇地张大着嘴。可怜的林惇害怕地
对这三个人的脸溜了一眼。
    “一定的,”约瑟夫严肃地细看一番,说,“他跟你掉换啦,主人,这是他的女娃!”
    希刺克厉夫盯着他的儿子,盯得他儿子慌张打颤,他发出一声嘲弄的笑声。
    “上帝,一个多么漂亮的人儿!一个多么可爱的、娇媚的东西!”他叫着。“他们不是
用蜗牛和酸牛奶养活他的吧,耐莉?该死!可那是比我所期望的还要糟——鬼才晓得我自己
过去有没有血色呢!”
    我叫那颤抖着的、迷惑的孩子下马进来。他还不能完全理解他父亲的话里的意思,或者
以为不是指他说的:实在,他还不大相信这个令人生畏的、讥笑着的陌生人就是他的父亲。
但是他越来越哆嗦着紧贴着我;而在希刺克厉夫坐下来,叫他“过来”时,他把脸伏在我的
肩膀上哭起来。
    “得!”希刺克厉夫说,伸出一只手来,粗野地把他拉到他两膝中间,然后扳起他的下
巴使他的头抬起来。“别胡闹!我们并不要伤害您,林惇,这是不是您的名字?您可真是您
母亲的孩子,完全是!在您身体里我的成分可在哪儿啦,吱吱叫的小鸡?”
    他把那孩子的小帽摘下来,把他的厚厚的淡黄的卷发向后推推,摸摸他的瘦胳臂和他的
小手指头;在他这样检查的时候,林惇停止了哭泣,抬起他的蓝色的大眼睛也审视着这位检
查者。
    “你认识我吗?”希刺克厉夫问道,他已经检查过这孩子的四肢全是一样的脆弱。
    “不!”林惇说,带着一种茫然的恐惧注视着他。
    “我敢说你总听说过我吧?”
    “没有。”他又回答。
    “没有!这是你母亲的耻辱,从来不引起你对我的孝心!那么,我告诉你吧,你是我的
儿子;你母亲是一个极坏的贱人,竟让你不知道你有个什么样的父亲。现在,不要畏缩,不
要脸红!不过倒也可以看出你的血总算不是白色的。作个好孩子,我也要为你尽力。耐莉,
如果你累了,你可以坐下来;如果不的话,就回家去。我猜你会把你听见的、看见的全报告
给田庄那个废物;而这个东西在你还留连不去时是不会安定下来的。”
    “好吧,”我回答,“我希望你会对这孩子慈爱,希刺克厉夫先生,不然你就留不住
他,而他是你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所知道的唯一的亲人了——记住吧。”
    “我会对他非常慈爱的,你用不着害怕,”他说,大笑着。
    “可就是用不着别人对他慈爱;我一心要独占他的感情。而且,现在就开始我的慈爱,
约瑟夫,给这孩子拿点早餐来。哈里顿,你这地狱里的呆子,干你的活去。是的,耐儿,”
他等他们都走了又说,“我的儿子是你们这里未来的主人,而且在我能确定他可以作继承人
之前,我不应该愿意他死掉。此外,他是我的,我愿意胜利地看见我的后代很堂皇地作他们
的产业的主人,我的孩子用工钱雇他们的孩子种他们父亲的土地。就是这唯一的动机才使我
能容忍这个小狗仔:对他本身,我可瞧不起他,而且为了他所引起的回忆而憎恨他!但是有
那个动机就足够了;他跟我在一起是同样的安全,而且也会招呼得和你的主人招呼他自己的
孩子一样的仔细。我在楼上有间屋子,已经为他收拾得很漂亮;我还从二十英里路外,请了
一位教师,一星期来三次,他想学什么就教他什么。我还命令哈里顿要服从他,事实上我安
排了一切,想在他心上培养优越感与绅士气质,要他在那些和他在一起的人们之上。但我很
遗憾:他不配人家这样操心,如果我还希望在这世界上有什么幸福的话,那就是发现他是一
个值得我骄傲的东西,但这白脸、呜呜哭着的东西却使我十分失望!”
    他说话的时候约瑟夫端着一盆牛奶粥回来了,并且把它放在林惇面前:林惇带着厌恶的
神色搅着这盆不可口的粥,肯定说他吃不下去。我看见那个老仆人跟他主人一样,也轻视这
孩子;虽然他被迫把这种情绪留在心里,因为希刺克厉夫很明显地要他的下人们尊敬他。
    “吃不下去?”他重复着说,瞅着林惇的脸,又压低了声音咕噜着,怕人家听见。“可
是哈里顿少爷在小时候从来不吃别的东西,我想他能吃的东西你也能吃吧!”
    “我不吃!”林惇执拗地回答着,“把它拿走。”
    约瑟夫愤怒地把食物急急抢去,把它送到我们跟前。
    “这吃的有什么不好?”他问,把盘子向希刺克厉夫鼻子底下一推。
    “有什么不好?”他说。
    “对啊!”约瑟夫回答,“你这讲究的孩子说他吃不下去。可我看挺好,他母亲就这样
——我们种粮食,给她作面包,她倒嫌我们脏哩。”
    “不要对我提起他母亲,”主人生气地说,“就给他拿点他能吃的东西算了。耐莉,他
平常吃什么?”
    我建议煮牛奶或茶,管家奉命去准备了。嗯,我想他父亲的自私倒使他日子还好过些
呢。他看到林惇娇弱的体质,有必要对他宽厚些。我要报告埃德加先生,说希刺克厉夫的脾
气有什么样的转变,借以安慰他。我已经没有理由再留下来,就溜出去了,这时候林惇正在
怯懦地抗拒着一条看羊狗的友好表示。但是他十分警觉,骗不了他:我一关上门,就听见一
声叫喊,和一连串反复的狂喊:“别离开我,我不要在这儿!
    我不要在这儿!”
    跟着,门闩抬起来又落下了:他们不许他出来。我骑上敏妮,叫它快跑;于是我这短促
的保护责任就此告终。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