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三  艺术家的“悔罪经”


  秋日的黄昏是何等沁人肺腑啊!一直沁入人的痛苦中,
因为有某些微妙的情愫,虽然恍惚迷离,却也是十分强烈
的。没有任何顶点比“无限”的顶点更锋利了。让目光消
失在浩瀚的大海和广阔的天宇之中,其乐无穷:孤独、宁
静,蓝天不可比拟的贞洁!
  天边,一面颤动的小白帆,渺小而孤单,正如同我这
不可救药的人生;还有这浪涛的单调旋律……所有这一切
都通过我来思想,或者——我通过它们来思想(因为,在
梦幻的伟大之中,“自我”早已迅速消失)。我要说,它
们在思想;音乐般地、如画般地思想!没有诡辩,没有逻
辑,也没有推理。
  然而,这些思想, 不论它们是出自我,还是出自事
物本身,都立刻变得十分强烈。快感中的力给人一种不安
和有益的痛苦。我的神经太紧张了,只发出一阵阵强烈而
痛苦的颤抖。
  而现在,苍穹的深邃又使我惊恐不安;它的纯洁又使
我气恼万分;大海的冷漠和这永恒不变的景色更激起我怒
火满腔……
  啊!难道就该永远地痛苦下去吗?或是永远地逃避美
吗?

      自然啊,
      你这冷酷的媚惑者,
      你这战无不胜的敌手,
      饶了我吧!
      不要再引动我的欲望和骄傲了!

  对美的研究是一场殊死的决斗,艺术家恐怖地大叫一
声,随后即被战胜。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