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九  恶劣的玻璃匠


  有些人的习性是纯粹思维性的,并且完全懦于行动。
可有时,他们会在一种神秘力量的促使下,做出某种异乎
寻常的行为,其迅速的程度连他们自己也觉得是不可能的。
  比如,有的人由于害怕从传达室里得到什么坏消息,
自己就在门外怯懦地徘徊个把小时也不敢走进们去;或者,
手里拿着一封信,半个月也不敢打开;还有的人在一年前
就需要着手的事情面前,要等上六个月才不得不去行动。
可是,他们有时却感到被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促使着诉诸
行动,就象一支箭被弓弦发射一样。伦理学家和医生认为
自己什么都懂,可他们也无从解释在这样懒散、这样浪荡
的心灵里,从哪儿突然冲来这么一股疯狂的的力量;一个
不能够去做最简单、最要紧的事的人,又是如何在一定时
期内,会有一股巨大的勇气去做一些最荒唐而常常是最危
险的事情。
  我有一个朋友,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老实的、只会做梦
的人,可是有一天,他却在森林里放开了火,他说是为了
看看这火是否和人们常说的那样容易燃烧起来。他一连点
了十次,都没有成功,但第十一次,大火可烧了个不亦乐
乎。
  另外一个朋友,跑到一个火药桶旁边去点燃自己的烟
卷,说是为了看看,为了体验,为了碰碰运气;还说是为
了强迫自己证实自己的勇气;为了好玩,为了体验一下恐
慌的快乐;或者,什么也不为,只是由于一时任性,由于
游手好闲。这是一种从无聊和梦幻中产生的力量。发生这
种情况的人,多数象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是最最懒散和想
入非非的人。
  还有一位朋友,羞怯到在男人面前也要把头低下的地
步;甚至要把全身所有的一点可怜的勇气都集中起来,才
能走进咖啡馆,或穿过戏院门口,那儿的检票员对他来说
有着米诺斯、埃阿克和哈达莫德①的神威。可有时,他会
突然跑过去搂住一位过路老人的脖子,并当着惊呆了的众
人,狂热地亲吻他。
  为什么?因为……是因为这张脸型对他有一种不可抗
拒的诱惑力吗?也许。但更合情理的设想则是他自己也不
知为什么。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成为这种冲动和发作的牺牲品,这
使我不得不相信是调皮的恶魔溜进了我们的躯体,在我们
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指使我们执行它们那荒唐头顶的旨意。
  有一天早晨,我起床后,觉得心情阴郁忧伤;感到一
种无所事事的疲惫,并且觉得被迫要做一种不寻常的事情,
一个惊人的举动;于是,我打开了窗户,唉!
  (请注意,某些人精神上的一时玄虚,并不是某种工
作或某些撮合的结果,而是一种偶然的灵感所导致。它带
有很大的情绪——医生们人认为这是歇斯底里的情绪;而
稍许比医生会思考的人则认为那是邪恶的情绪,这种情绪
不由分说地促使着我们去做出一些疯癫的、危险的或不合
时宜的举动。)
  我看见街上的第一个人,是一个玻璃匠。他那刺耳的
尖叫声,穿过巴黎混沌、沉闷的空气,一直刺入我的耳中。
当时,我对这可怜的玻璃匠突然充满了一种霎时的、专横
的仇恨,但我绝不可能说出为什么来。
  “喂!喂!”我叫他上来。这时,我不无快乐地想到
屋子是在七层楼上,而且楼梯又十分狭窄,这个人爬上来
肯定要遇到不少困难,并且他背上易碎的货物肯定也会在
很多地方碰挂。
  他终于上来了。我好奇地察看着他所有的玻璃,对他
说,“怎么,你没有彩色玻璃,没有天堂里的玻璃?你真
无耻!你竟敢在贫困的街区游逛,去没有让人把人生看成
是美好的那种玻璃!”
  我使劲把他向楼梯推去。他低声地抱怨着下去了。
  我来到阳台上,手里抓起一个小花盆。当那人在门口
出现时,我把这小炸弹丢了下去,正好落在他身后货物的
边缘上。“啪!”撞击是他跌倒了,把背上所有的玻璃都
摔得粉碎;那剧烈的声响,好象一个水晶宫被惊雷炸毁了。
  此时,我沉浸在疯狂之中,狂怒地向他叫道:“美好
的生活!美好的生活!”
  然而,这种神经质的玩笑并不是没有危险的,经常要
付出高昂的代价。但是,永久性的惩罚对得到一秒钟的无
限乐趣的人来说,有算得了什么呢?
 --------------------
  ① 米诺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位传奇式的国王,埃阿
克是一位神,哈达莫德是一位勇士。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