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十一  野女人还是小娇娘


  “真的,亲爱的!你真让我烦透了!听你这样长嘘短
叹使人以为你比拾麦穗的六十岁老太太和在酒吧间门口捡
面包渣的老乞丐还难受!
  “要是你的叹息至少能表示一下自己的内疚,这也是
你的一点光彩;可惜,它只能说明你安逸得太厌烦,休息
得太疲惫。你还总是喋喋不休地嚷什么:‘爱我吧!我太
需要爱了……用这个哄我,用那个抚摩沃……’好吧,我
来给你治治这个毛病!用不着花多少钱,也用不着走多远
的路,只要找个喜庆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医治的方法。
  “你好好看看这个铁笼子,那头与你隐约相仿的毛茸
茸的野兽。它暴跳着,向囚徒似地吼叫,向一只被迁居激
怒的大猩猩似地晃动着铁栏杆;准确地模仿着,时而老虎
般地跳跃,时而白熊般地扭动……
  “这头野兽就是通常被人们称作‘我的天使’的动物
——也就是说一个娘们儿。另一头野兽,手里拿着棍子,
声嘶力竭递叫着,——他就是丈夫。他把他合法的妻子象
牲畜一样地捆起来,并在集市上把她展览出来。当然,这
是得到法律的许可了!
  “注意看哪,她多么贪婪地(也许并不是假的)撕吞
着她主人扔给她的活蹦乱跳的兔子和嘎嘎乱叫的鸡鸭!她
丈夫说:‘行了,别把所有的东西一天吃光。’说着这句
有理智的话,他狠狠地从她嘴上夺走了猎物,可猎物的细
肠子还在挂在那野兽的牙齿上哪!——我说的是那女人的
牙齿上。
  “看!着着实实地一棍打得她安顿下来。因为她那可
怕而贪婪的眼睛还紧紧地盯着被夺走的食物呢。我的天哪!
这一棍可不是闹着玩的!别看她身上长着厚厚的皮毛,可
你准听得到皮肉的绽裂声。她的眼睛现在也从脑袋里迸出
来了。她叫得‘比较自然’些了。但她一肚子的怒火,浑
身都发射着光芒,象一块正被锻打得生铁。
  “这就是亚当和夏娃的两个后代夫妻之间的习俗。啊,
上帝!这就是你亲手缔造的作品。这个女人,尽管曾品尝
过荣耀的令人微微发痒的乐趣,但她又确确实实是痛苦的。
有些痛苦是更不可能挽救和没有任何补偿的;但她在自己
所被抛入的世界里永远也不能认识到女人还配有什么别样
的命运。
  “现在来看我们自己吧,亲爱的女才子。在这到处是
地狱的世界里,——对你的美好的地狱,我还有什么可说
的呢?你天天只是睡在你和你皮肤同样柔软的绫罗绸缎里,
咀嚼着灵巧的佣人为你细心切成的熟肉块。
  “你这卖弄风情的健壮女人,你这些充满了你那芬芳
袭人的胸脯的纤细的叹息,从书本上学来的这一切矫柔造
作之态,还有那只能引起怜悯以外的情感的、忧愁,对我
来说,又能有什么意思呢?真的,有时我真想告诉你,什
么才是真正的痛苦。
  “我的美人,看着你双脚浸在泥水里,两眼朦胧地望
着天空,象是要向老天请求一个国王下凡,活象一只乞求
理想的小青蛙。但如果你看不起一个庸碌无能的人(你知
道我现在正是这样),‘可要当心,天鹅会把你嚼碎、吞
掉,将你随意屠戮!’①
  “尽管我是一个诗人,可并不象你所想的那样容易上
当受骗。如果你在扭扭捏捏、哭哭啼啼,吵烦了我,我会
把你当成一个野女人,象一个空瓶子似的扔到窗外面去。”
 --------------------
  ① 引自拉封丹寓言《青蛙请立国王》,词句略有改
变。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