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二十  仙女的礼物


  为了把礼物分配给每个出生已二十四小时的新生儿,
仙女们集合起来。
  所有那些古老的、反复无常的命运女神,所有那些古
怪的苦难与欢乐的母神,各式各样,极不相同。有的面色
阴沉,郁郁不乐;有的却喜笑颜开,狡黠机灵。一些年轻
的一直是那么年轻,另一些年老的一直是那么年老。
  所有信仙女的父亲们,都抱着他们新生的孩子来到这
里。
  礼物,才能,好运,不可战胜的机遇等等,都堆放在
评判台的一边,就好象是发奖仪式上放在讲台上的奖品。
所不同的是,礼物并不是用来奖励一个人的努力;而正相
反,是对那些没有生活过的人的一种赏赐。这种赏赐能够
决定他的命运,可以给他的一生带来幸福或痛苦。
  可怜的仙女们忙得不亦乐乎,因为求赏的人太多了。
世界介于上帝和人类之间,也和我们一样,遵守着时间和
它后面无穷的法则:日、时、分、秒。
  实际上,仙女们也象被召见的大臣们或象盛大节日时
允许无偿赎回典当物品的当铺雇员们一样惊愕不止。我觉
得她们也时不时焦躁地看看时钟的指针,如同人间的法官
们,早上一开庭就禁不住想着晚饭、家庭和他们舒适的拖
鞋。如果在仙界的法庭上,也存在什么仓促或偶然事件的
话,那么人类法庭中存在此类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在这
种场合,我们自己也会是不公正的法官的。
  果然,这一天还真出了点差错。如果人们认为仙女们
永远是谨慎而不是任性的话,人们会觉得这些差错是很奇
怪的。
  因为,她们把获得财产的强大能力判给了一个富豪家
庭唯一的继承者,而这孩子既没有半点善心,也没有丝毫
对世界上的财富的奢望;他以后会被他的万贯财产所困住
的。
  她们还把爱美和诗才判给了一个面色阴沉的无赖的儿
子。他是个采石工,完全没有办法发挥才干,也不能满足
他儿子的各种需求。
  对了,我还忘记告送你们,在这庄严的气氛下颁发礼
物时,是不得点名的,而且也不得拒绝。
  最后,所有的仙女都站起身来,觉得她们这繁重的工
作总算结束了,因为已经没有剩下任何礼物了,她们也没
有什么东西可以慷慨地丢这帮区区小人了。
  这时,一个老实人站了起来,那人看上去象个小商贩。
他一把揪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仙女那色彩斑斓、漂浮如云的
裙子,大声叫道:
  “啊呀!太太,您忘了我们了,还有我们的小家伙哪!
我可不愿白来一趟呀!”
  那位仙女有些为难,因为什么也没有了,可她却及时
地想起了一条有名的法则,尽管这条法则在神灵们居住的
超然的仙境里很少实行。这些神灵都是人类的朋友,有诸
仙女,财神,火龙神,男气精和女气精,男水妖和女水妖,
他们常常被迫去迎合人的欲望。我所要说的法则就是,当
他们遇到小商贩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当礼物分完的时
候,她们具有再多给一份的能力,作为补充和例外,只要
她们有足够的想象力马上创造出一个来。
  于是,那和善的仙女恰如其分而又庄严地回答道:
“我赐给你的儿子……赐给他……讨人喜欢的才能!”
  “可……怎么讨人喜欢呢?讨谁的喜欢……?为什么
要讨人喜欢呢?”小贩固执地询问着,他显然是一个只具
有一般思维能力的人,不能上升道足以理解荒谬的逻辑的
地步。
  “因为……因为如此!”仙女怒了,嘴里站着样驳斥
道。说着,她转过身去,追上她的一行伙伴们,对她们说:
“你们看这个虚荣的小法国人怎么这样?她什么都想明白,
本来他已替儿子得到了最好的一份,可还胆敢查问,争论
不能争论的事情!”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