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二十八  假银币


    离开烟店后,我的朋友把零钱仔细地分拣了一下,把
小金币全装进衬衣的左兜,把小银币全装入右兜,又把一
些铜板装进了左裤兜,最后把一个两法郎的银币特别仔细
地看了一下后,装入了右裤兜。
    “分得这么仔细,真是怪呀!”我暗自思忖。
    一会儿,我们碰到了一个乞丐,他颤抖着把帽子伸向
我们。他那雄辩而无声的眼睛乞求着。对善于辨别的敏感
的人来说,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多少耻辱和责备;这双深邃
的眼睛令人想起一条被人鞭答的狗的泪汪汪的双眼。
    我的朋友比我要慷慨得多。我对他说:“你做得对,
在感到惊奇和快乐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比使别人惊奇更快
乐的了。”
    “那是一枚膺币,”他乎静地回答我说,好象是为了
他的慷慨在辩护。
    然而,我可怜的头脑一直百思不解,(老天怎么给了
我这样一副脑筋啊!)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我的朋友
是想在那乞丐的生活中引来一桩大事的话,甚至想知道一
枚膺币在一个乞丐身上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悲惨或幸运的
后果,他的这种行为是可以宽恕的。它会不会变成无数个
真正的银币?它会不会把他引进牢门?要是一个开酒馆或
一个面包铺的老板拿到它就会把他当成膺币制造者抓起来
呢?可这枚膺币对于一个可怜的投机商来讲,又同样是可
以在几天之内就获得万利的本钱。
    如此这般,我反复琢磨着,给我朋友的想法添上飞翼,
根据一切可能的假设作着可能的推断。
    但他却突然打断了我的想象,重复着我的一句话:
“是呀!你说得对,最大的愉快就是给予一个人比他所希
望的更多的东西,使他感到惊奇。”
    我盯着他看了一眼,可怕地发现在他的眼睛里闪着一
种不容置疑的天真,使我清楚地看出他既想行善助人,又
要做一桩生意,既想省下四十个苏,又要攫取上帝的心;
他想便宜地登上天堂,免费地拿到一张善良人的凭证!我
刚才用各种推断几乎原谅他的恶作剧,他拿损害穷人来取
乐,我会觉得很好奇,很奇特。可是,我绝不原谅他那荒
谬绝顶的打算。
    一个恶人是永远也不能得到宽恕的,但知道自己是在
作恶还是可贵的;最不可救药的罪孽是因愚蠢而作恶。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