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四十九  把穷人打昏吧!


    半个月以来,我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身边摆满了当
时(大约十六、七年以前)最时髦的书——我是指关于怎
么使人民一下子幸福、文明和富强起来的书。我当然领会
了——也就是说生吞活剥了——这些献身于公共福利事业
者呕心沥血所写出来的著作。他们有的劝穷人要处处顺应
别人的意志,有的则向他们说明他们都是被废黜的王子。
这几乎使我进人一种昏头昏脑、半呆半痴的状态之中。说
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居于自己的思绪深处,我只觉得,象是有个朦胧的念
头在我脑海中萌动。这思想高于我最近从词典上看到的一
切老太婆所有的方式方法。可是,这只不过是一个念头,
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罢了。
    我走出屋子,口渴得厉害。因为对这种难读的书籍的
酷爱,也使我更需要散散心,喝点饮料,清醒一下头脑。
正当我走进一家小酒馆时,一个乞丐把帽子伸了过来,他
那眼睛令人无法忘怀;如果精神真能搅动物质,动物磁气
疗法施行者①的眼神能使葡萄成熟的话,那么这眼光能使
皇冠落地。
    同时,我耳边有一个声音在暗暗叙说,我立即听出了
这声音,这是到处陪伴着我的一位善天使或一位善精灵的
声音——既然苏格拉底说有善精灵,那我为什么不能说有
善天使呢?为什么我不能象苏格拉底一样荣耀地获得疯狂
的文凭,由细致敏锐的莱吕和思虑周密的巴亚尔瑞所签发
的文凭呢?
    但是,在苏格拉底的精灵和我的天使之间还存在一个
区别:苏格拉底的精灵只有在进行禁止、警告和阻止的时
候才出现在他面前;而我的天使呢,却有意于劝告、启发
和说服。可怜的苏格拉底只有一个禁止他的精灵,可我呢,
则有一个行动的、战斗的精灵。
    这时,它和我哺哺地说:“谁能感到平等,谁才能和
别人平等;谁知道争取自由,谁才配得上有自由。”
    立刻,我冲着乞丐奔去。一拳打在他一只眼上,那只
眼马上肿得象个皮球那么大。我在敲碎了他两颗牙齿时把
指甲弄折了。由于我生来瘦弱,又没有好好地练过拳击,
为了尽快地把他打昏,我一只手揪住他的领子,另一只手
去掐他的脖子。接着,又拚命地向墙上撞他的脑袋。我应
当承认,我事先也确实观察了一下四周,确信在这个偏僻
的郊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警察赶来。
    接着,我用足了劲向他后背踢了一脚,把他的肩胛骨
踢断了。于是,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便倒了下去,我就
抬起地上的一根粗树枝,狠命地抽打他。我不停地打,就
象厨师要剁烂牛排一样。
    突然,啊,真是奇迹!真是努力证实自己学说正确的
哲学家的乐事!——只见这个老骨头翻过身,以一种对于
这老朽不堪的身体来说不可思议的毅力站了起来,他眼睛
里喷出仇恨的光——这使我觉得是好兆。这糟老头子向我
扑来,打肿了我的双眼,敲碎了我四颗牙,又用同一根树
枝僻僻啪啪地抽打起我来。——通过我有力的治疗,终于
使他重新获得了生命和骄傲。
    我向他做了许多手势,表明我认为争论已经结束了。
我站起身来,心里充满了斯多葛诡辩派的满足。我对他说:
“先生,您和我平等了!很荣幸您能和我同享我的钱袋,
但请记住,如果您真正是个慈善家的话,当您的同伙向您
乞求施舍时,别忘了使用我痛苦地在您背上所验证了的学
说。”
    他发誓说,他完全明白了我的学说,并听从我的劝告。
 ----------------------
    ① 动物磁气疗法:十八世纪德国医生麦斯麦(1734—
       1815)提出的一种类似催眠术的医疗方法。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