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法国文学-波德莱尔-巴黎的忧郁
 
          五十  好  狗
        ——给约瑟夫·史蒂文斯①


    即便是在现世的一些年青作家面前,我对布封②的赞
赏也从来没有使我脸红过。可是今天,我并不是要唤来这
位美丽大自然的描绘者的心灵来帮助我。不是!
    我很愿意对斯坦纳③说:“从天上下凡吧!要么从爱
丽舍大街④朝我飞来吧!快来启发我为这些好狗,可怜的
狗唱一支配得上你的赞歌吧!你这位感情充沛的、无与伦
比的喜剧演员!骑着在后世人的记忆里一直陪伴着你的驴
子回来吧!尤其是不要让驴子忘了在它的嘴唇上挂着那流
传百世的勋章。”
 --------------------
    ① 约瑟夫·史蒂文斯:此人无可考,疑是作者一画家
       朋友。
    ② 布封(1707—1788),法国博物学家,进化思想的
       先驱者之一。在哲学上信奉自然主义。
    ③ 达尼尔·斯坦纳(1805—1876):法国女作家阿库
       尔特伯爵夫人的笔名。她著过关于历史、哲学的书
       籍,与李斯特结合,生有两女。
    ④ 爱丽舍大街:法国首都巴黎一条著名的大街。
 
    去你的吧!学院派的缨斯。我要你这假装正经的老太
婆有什么用呢?我要求一个和蔼可亲的缨斯,一个活生生
的姑娘,城市姑娘。让她帮我歌唱好狗,可怜的狗,浑身
泥巴的狗,任何人都认为它浑身虱子、传播瘟疫而远远躲
开的狗。只有穷苦人才和它们结伴为友,只有诗人才以兄
弟般的眼光望着它们。
    呸!自炫其美的狗,你这自命不凡的四爪兽,去你的
吧!什么丹麦狗、查理京狗,什么卡兰哈巴狗、西班牙长
毛小猎犬。每当客人来了,它们都洋洋得意,温顺地钻进
客人的双腿里或是偎依在客人的膝头上。它们自以为讨人
喜欢,象孩子一样调皮,象小娘们儿一样轻佻,有时还象
仆人一样脾气暴躁、傲慢不逊!去你的吧!尤其那些四条
腿的蛇,摇头摆尾、好吃懒作,人称意大利猎兔母狗;它
们的鼻子甚至没有足够的嗅觉能力,可以跟踪一个朋友,
扁平的脑袋里也没有足够的智力来玩多米诺牌。
    所有这些令人烦腻的寄生虫,快滚回窝里去吧!
    让它们快回到那温暖柔软的窝里去吧!我爱赞美浑身
泥巴的狗,穷困的狗,无家可归的狗,到处蹿逛的狗,还
有以卖艺为生的狗,其本能象穷苦人和走江湖的人一样的
狗。它们得到了要求——这善良的母亲、智慧的真正主宰
——奇迹般的刺激。
    我还歌颂遭灾逢难的狗,或是在大城市的弯曲水沟里
游荡的孤独的狗,或那眨巴着聪慧的眼睛向被遗弃的人乞
求的狗,它在说:“把我带走吧!我们两个苦命加起来也
许会成为叫种幸福呢!”
    “狗去哪儿了?”过去纳斯托·罗克朗在一个不朽的
篇章里说过这句话。他大慨已经忘了,可只有我,或者还
有圣伯夫①今天还记得这句话。
 --------------------
    ① 圣伯夫(1804—1869):法国作家,先是浪漫主义
       诗人。后专写文学论文。
 
    狗去哪儿了?——你们问,不留意的人们。——它们
去做自己的事了。
    事务的约会,爱情的约会。穿过浓雾,冒着风雪,踏
着粪便,涉过泥泞。忍受着灼人的炎热,冒着倾盆大雨。
它们来,它们去,它们跑,它们钻进车辆。被跳蚤咬着,
被情欲驱赶着,或者被需求和任务支使着。就象我们一样,
它们早早地起来,去寻觅生路或是追逐欢乐。
    有那么几条狗,它们在郊区的瓦砾堆里过夜,每天都
在同一个时间来到皇宫的厨房门口索求它们的赏物①。还
有一些狗,成群结伙地跑到五、六里之外,去分食某些六
十开外的老处女给它们备好的食物。这些老处女的心无人
问津,愚蠢的男人们再也不理睬她们,于是,她们就把所
有的心思献给了畜牲。
    还有的狗象棕黑种人,心灵里受着爱情的折磨。几天
几天地离开自己的巢穴来到城里,围着一只美丽的小母狗
蹦跳一番。那母狗并不注意自己的打扮,但也骄傲多情。
它们既没有手册,又没有笔记,更没有公文包,可都到得
准时无误。
    您知道懒惰的比利时狗吗?那么您也象我这般欣赏强
壮的狗吗?不管它们被套在屠户、奶贩子还是面包师傅的
送货车上,它们都得意地吠叫着,表示出它们正在与马匹
争高低而感到的骄傲和快乐。
    这里,还有两只狗属于更文明的级别!当一位卖艺人
不在家的时候,请允许我带您到他们的房子里看看;一张
油漆大床,没有帐子,破烂的被子里爬满臭虫,两把草椅,
一只铸铁炉,一两件弄坏了的乐器……哟!令人伤心的一
房家具!但是,请看这两位聪明的人物,穿着磨破而又豪
华的衣服,头上戴着象行吟诗人②或军人的帽子,以巫师
的精心照看着火炉上微火炖烧着的“未名作品”,在那上
面插着一把长汤匙,就象一支插在空中的旗杆,标志着一
个建筑物业已完结③。
 --------------------
    ① 原文直译为:古罗马贵族每天给他的保护民的赏赐。
    ② 十二、十三世纪以唱诗为生的艺人。
    ③ 在当时西方,当一项泥水工程完结了,就在它上面
       插一根高杆,表示业已完工。
 
    不让如此虔诚的演员们饱餐一顿丰盛的晚餐是不上路
的,这难道不很公正吗?这些可怜鬼们,整天都遭遇着冷
漠和一个人吃掉四位演员的份儿的经理的不公正。对于它
们的一点肉欲,您难道还不宽恕吗?
    多少次我都怀着怜悯之心,微笑地观看着这些四条腿
的贤人,讨人喜欢的奴隶;它们顺从而忠实。如果共和国
对于人类的“幸福”过于关心,而爱惜起狗的名誉来,那
么共和派的词典里也会形容它们为“殷勤亲切”的!
    多少次我想到也许某个地方(再说谁又知道呢?)有
一个专门的天堂,用来奖赏这些好狗,可怜的狗,浑身泥
巴和悲伤的狗。为了它们如此的勇敢、耐心和辛劳——斯
威登堡①曾肯定专门有一个天堂为了土耳其人,另一个为
了荷兰人。
    维吉尔②和忒奥克里塔③的牧羊人,作为自己轮流的
歌声的奖赏,等待着一块好奶酪、好手工的笛子和乳房胀
鼓的山羊。歌颂可怜的狗的诗人,作为奖赏却得到了一件
漂亮的背心,颜色绚丽却已不新鲜,使人联想起秋天的太
阳,成熟的女人的美和返老还童的时光。
 --------------------
    ① 斯威登堡(1688—1772):瑞典神秘主义哲学家。
    ② 维吉尔(纪元前70—19):古罗马大诗人。
    ③ 忒奥克里塔(约纪元前310—260):古希腊著名诗
       人。
 
    凡是到过维拉—海尔莫萨街上的小酒馆的人,都不会
忘记画家为了诗人而脱掉背心是何等急切。表明了他非常
明白:赞美可怜的狗是何等善良和正直。
    所以,一位意大利的暴君,为了一首宝贵的十四行诗,
或是一首奇特的讽刺短诗,就赐予神圣的诗人阿里坦①一
把镶嵌宝石的短剑,或是一件华丽的朝服。
 --------------------
    ① 阿里坦(1492—1558):意大利名作家。
 
    而每当诗人穿上画家的背心时,就不能不想起那些好
狗,明智的狗,想起返老还童的时光和十分成熟的妇人之
美。
 --------------------
 理想藏书 Hesse键盘录入
 转载请保留,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