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伯尔-伯尔短篇小说集

我的昂贵的腿


  这下子我就业在望了。他们寄了一张明信片给我,叫我到局里去一趟,我便遵命前往。局里的人既亲切又和气。他们拿出我的档案卡片,说了一声:“哦。”我也回了声:“哦。”

  “哪一条腿?”有一个官员问道。

  “右腿。”

  “整条腿?”

  “整条。”

  “哦,”他又哼了一声,开始查阅各种各样的单子。我总算可以坐下来了。

  他终于翻出一张单子,看来正是他所要找的。他说:“我看这里有适合您干的事。一件美差。您可以坐着于。到共和广场上一个公共厕所里去擦皮鞋。您看怎么样啊?”

  “我不会擦皮鞋;我一向因为皮鞋擦不亮,引得大家侧目相看。”

  “您可以学嘛,”他说。“什么事情都可以学会的。天下事难不倒德国人。您只要同意,可以免费上一期学习班。”

  “哦,”我哼了一声。

  “那么同意了?”

  “不,”我说,“我不干。我要求提高我的抚恤金。”

  您疯啦,”他回答时语气既亲切又温和。

  “我没疯,谁也赔不起我的腿,我连多卖些烟都不行,他们现在制造了种种麻烦。”

  那个人把身子往后仰,一直靠到椅子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亲爱的朋友啊,”他感慨地说,“您这条腿可真叫贵得要命。我知道您今年29岁,身体很好,除了这条腿以外没有一点毛病。您可以活到70岁。请您算一算,每月70马克抚恤金,一年12个月,那就是4l乘12乘70。您算一下,不计利息就要多少钱。您不要以为只有您丢掉了一条腿。看来能够长寿的也不仅仅是您一个。现在您还要提高抚恤金呐2对不起,您真是疯了。”

  “先生,”我说,我也照样往椅子背上一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看您大大低估了我的腿的代价。我的腿要昂贵得多,这是一条非常昂贵的腿。还得说一下,我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很遗憾,头脑也很健全。请您注意。”

  “我的时间很紧。”

  “请您注意!”我说。“我丢了这条腿,救了好些人的命,他们至今还在领取优厚的退休金。”

  “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单枪匹马埋伏在前沿某个地方,奉命注意敌人何时来到,这样就可以让别人及时溜掉。后面司令部已经在打点东西,他们既不愿意跑得太早,也不愿意溜得太晚。原先我的是两个人在前沿,但是那一个被敌人打死了,他不必再花费你们的钱。他虽然,已经结婚成家,但是您别怕,他的妻子身体健康,可以干活。那个人的性命可真便宜。他当兵才4个星期,所以只花了你们一张通知阵亡约明信片和一点点口粮的钱。他在那个时候算得上是个勇敢的士兵,他至少是真正给敌人打死的。后来就只剩我一个人在那里,并且害怕起来,天很冷,我也想溜之大吉,嘿,我正要溜的时候,突然……”

  “我的时间很紧,”那个人说着,开始找他的铅笔。

  “不,请您听下去,”我说,“现在刚刚讲到有意思的地方;正当我要溜的时候,我的腿出了问题。我只得躺在那里。我想,既然溜不掉了,就把情况向后面报告吧。我报告了敌人的动静,他们就全都逃跑了,规规矩矩地一级跟着一级,先是师部,然后是团部,再后是营部,依此类推,始终规规矩矩地一级跟着—级溜走。只有一件混帐事,那就是他们忘了把我带走,您懂吗?他们跑得太仓皇。真是件混帐事情,要不是我丢了这条腿,他们全都没命了,将军、上校、少校,一级一级数下去,全都得完蛋,那您就不必给他们退休金了。好,您算算看,我的腿值多少钱。那位将军才52岁,上校48岁,少校50岁,他们个个没有一点毛病,身体健康,头脑健全。他们那种军事生活使得他们至少可以像兴登堡①一样活到80岁。您计算一下:160马克乘12乘30,完全可以估计他们平均还要活30年,您看对吗?所以,我的腿成了一条贵得吓人的腿,成了一条我所能想象的最最昂贵的腿,您看是不是?”

  “您真疯啦。”那个人说。

  “没有,”我回答说,“我没有疯。对不起,我身体健康,头脑健全,遗憾的是,我在这条腿出毛病前两分钟没被打死。那样的话,就可以节省好多钱啦。”

  “您到底接受这项差使不?”那个人问道。

  “不。”我说完就走了。

倪诚恩 译

  --------------------
  ①兴登堡(1847—1934),德国元帅,1925年起任德国总统。——译者注。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