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黑塞-黑塞评论

受奖答辞


赫尔曼·黑塞

  在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仪式上,瑞士驻瑞典公使亨利·威罗顿代表黑塞领奖后致词:
  赫尔曼·黑塞因病留在瑞士,我们深表遗憾,但他的心情是和我们一致的。他用这封信来表达人也的谢意,并且委托我向诸位宣读——
  在你们这个隆重的聚会上,在我向你们致以热烈而崇高的敬意的同时,我要首先表示因未能亲赴贵国向你们问候和致谢而产生的内疚。我的健康状况始终不佳,而1933年以来的苦难既毁掉了我在德国的毕生心血,同时又一再地赋予我艰难的责任,这样就把我完全变成了残废人。然而我的精神尚未垮掉,我深感自己与你们紧密相联,那联系的纽带首先就是诺贝尔基金的基本思想,就是超越民族的国际主义精神、国际主义的责任,既不为战争和毁灭效劳,而为和平与谅解服务。授予我奖金同样也意味着对德语语言及其文化所作的贡献的嘉许,从中我看到了和解与善意的表示,那就是重开各国人民友好合作局面的美好愿望。
  不过我的理想绝不是搞一个思想雷同的人类集合体,从而抹煞各民族的特点。不,不是这样,在我们可爱的地球上,多样性、差异性和阶级性是永存的!世界上有很多种族和民族,有多种语言,有各类气质和世界观,这是何等壮观。如果说,我是战争、战领和兼并的憎恶者和不共戴天的敌人,那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有如此之多的历史成就,高度发展的个性和丰富多彩的人类文化,都成了那些黑暗势力的牺牲品。我是“伟大的简单从事者”的敌人,是质量、精雕细琢、绝无仅有、富有独创的推崇者。为此,我作为向你们致谢的客人和同事,对你们的国家——瑞典,对这个国家的语言和文化,对它丰富而自豪的历史,对它为保护和塑造自己的自然特征而表现出来的顽强精神,深表敬佩。
  我从未到过瑞典,但数十年来,从你们的国土上不时向我送达美意和友情。大约是在四十年前,我从瑞典得到了第一份礼物。那是一本瑞典书,是《基督故事》的初版,上面有塞尔玛·拉格洛芙的亲笔题词。在尔后的年代里,我和你们的国家还有过一些珍贵的交往,这最近的一份厚礼同样使我喜出望外,我向这个国家致以深切的谢意。
  在致答词之前,瑞典皇家学会主度斯格尔德·库尔曼发表了如下讲话:
  赫尔曼·黑塞在文学领域里进行一场反对精神细菌的战斗,他以风格细腻的诗歌和小说为我们指出了摆脱这种绝境的道路。他借《玻璃球游戏》里的主人公年轻的丁·克乃西特的格言向我们高呼:“超越一切领域!”前进!攀登更高峰,克制自我!凡人都有两重性,这是免不了的,既被引向善良,也被引向邪恶。只有克服自身的自私自利,我们才能取得和谐与和平。这就是墨塞向备受磨难的时代的人民发出的号召,东方和西方都回荡着自我剖白的呼声。他的小说表明他是当代思想深邃的哲学家和无畏的批评家,正是基于这一点,黑塞获得诺贝尔奖金当之无愧。

来源:通向黑塞之路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