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回忆 ·橄榄园 ·夜间的人们
·催眠 ·民歌 ·少女的祈祷
·严重的时刻 ·预感 ·琵琶
·遗诗 ·青春的梦 ·1906年以来的自画像


    回忆    <TOP>

无限地扩大着自己的生命,
你等待又等待这独一无二的瞬间;
这个伟大而充满预见的时刻,
这些石头的觉醒。
从深渊向着你迫近。

金色棕色的书籍,在阴影中
一一从书架上隐去;
你想起那些游历过的地方,
想起那些景色、那些
妇女,和她们的衣裳。

忽然你省悟了:对,就是那边。
你挺身起立,在你面前
仿佛从往昔的某个远方
升起了忧虑、意象和祈祷。




    橄榄园    <TOP>

他从灰暗的簇叶下走来,
一身灰暗如同这座橄榄园;
他把盖满了灰尘的额头
埋进满是尘垢的灼热的双手。

这是在一切之后。这是终点。
既然快要失明了,此刻我必须离开,
你①为何像这样情愿,我得说
你存在,但我不复能将你找见。

我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
不在别人心头。也不在这岩石里面。
我再也找不到你。我孤独无依。

我独自担负着人类的苦难,
那是由于你,我曾经应许。
但你并不存在。啊,莫名的羞惭……
然后听说:有一位天使到来。

为何是一位天使?哎?那里黑夜
漠然地在树林里舒展枝叶。
信徒们睡梦中激动起来。
为何是—位天使?哎?那是黑夜。

正在到来的夜晚并没有什么特殊,
上百个同样的夜晚在那儿消逝。
狗都在睡觉,石头都躺倒,
哎,一个愁惨的夜晚,任何一个夜晚,
等待着黎明再一次降临。

因为天使们的到来并非由于这样的恳请,
而黑夜也不会又幽暗又光明。
为一切而舍弃自己的人只好让人放逐,
他们被自己的父亲所抛弃,
母亲的心呵对他们也关闭。

  ①原诗“你”字全用大写。




    夜间的人们    <TOP>

夜不是为着所有的人。
夜把你和你的邻居分开,
你不会不顾黑夜而将他找寻。
假若在夜间你让灯火把房间照亮
面对面看着人们,
你准会想:哪一个是?
脸上洒落的灯影
使人们可怕地变得畸形,
倘若他们曾经在夜间相聚,
你便看见一个动荡的世界
整个聚到了一起。
在他们的被灯光照得发黄的额上,
被放逐了所有的思想。
他们眼光里闪出酒意,
胳臂上悬垂的沉重的手势,
使他们在谈话时
能够了解彼此。
虽然他们同时说道:我,我,
那意思却是:任何一人。①

  ①原诗这个小句各字全用大写。着重点是原诗所有。




    催眠    <TOP>

我愿坐在谁身边,
“唱一支歌来催眠。
我愿轻轻哼唱着摇你入睡,
守护你沉入又走出梦寐。
我愿是房屋里唯一的人,
懂得什么叫夜凉如水。
我愿向里里外外四下里倾听,
向你,向世界,向森林——
时钟敲响着召唤每一个人,
人们直看进时间的底蕴。
下边走过一位陌生人,
惊起奇怪的犬吠数声。
随后是一片寂静。
我睁大双眼对你凝睇:
他们轻轻扶着你让你离去,
正当有什么骚动在黑暗里。




    民歌    <TOP>

捷克人民的歌声
这般甜蜜又深沉;
被它感动的心灵,
欣喜得想要哭泣。

当一个儿童
在土豆地里咿语;
穿过长夜守望者的梦,
它的清唱来临。

纵使你远远离开,
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
往后的岁月,它执著的声音,
仍然会索回在你的心里。




    少女的祈祷    <TOP>

瞧,我们的白昼是这般委屈,
夜晚呢又充满恐惧,
在木然的白色的不安里,
我们走向你,红色的蔷薇。

玛丽亚,你一定得待我们温柔,
因为我们是从你血液中出生,
而且仅仅只有你了解
我们的渴望的毒刺。

你自己的心不也是一样,
能感觉到处女的忧郁?
它像圣诞节的白雪般冰冷,
却又是一朵火焰、一朵火焰……




    严重的时刻    <TOP>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夜间在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预感    <TOP>

我像一面旗被包围在辽阔的空间。
我觉得风从四方吹来,我必须忍耐,
下面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依然轻轻关闭,烟囱里还没有声音;
窗子都还没颤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了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又跌回我自己,
又把自己抛出去,并且独个儿
置身在伟大的风暴里。




    琵琶    <TOP>

我是琵琶。假若你祝福
我的精练语言的拱形的
美,谈论我吧,像谈论
饱满成熟的无花果。扩大

我内心的黑暗吧,那真像
杜莉雅①的黑暗呵,在她恋爱的心中
黑暗还没有这样多。

她从我身边取一点音响
放在自己的脸上,而且歌唱。
对待她柔弱,我可得伸展自己
直到我内心的一切都在她心里。

  ①杜莉雅或是指古罗马一位著名女诗人,或是指著名音乐家杜莉雅·德·阿拉贡娜(1510—1556)。




    遗诗    <TOP>

你呵,我失去了的
永不再来的爱人,
我不知什么曲调你最为喜欢,
当未来的波浪耸立,我不再
找你去辨认。我想象中
来自遥远景物的异常的美,
都市、城砦、桥梁、大路上
突然的转折,以及从前
被神物布满大理石脉纹的陆地的庄严,
在我体内升起而有了意义,
推动你,飞逝呵,更向前去。

啊,园林都是你。
啊,我带着最深最完满的希望
看见它们。一个窗户开在
一座村舍里,仿佛是你从那儿
向我走来,我找到那些街巷,
你刚刚从上面走过。
店铺里的镜子有时
依然因你而颤动,忽然又映出
我恐惧的影像。——谁知道
这同一只鸟儿,曾否在昨夜
分别通过我俩而战栗?




    青春的梦    <TOP>

呵,我爱他们——
那些骑在难驯的野马上过夜的人,
带着奔蹄下的风吹动的火把
如同飘散的头发。
我要站立在双桅船的船头,
又高又长像一面飘扬的旗,
除了发亮的红色金盔,
全身一片黑。我身后十个人一排
也在同样的暗中闪耀着红色金盔,
时而镜子般明亮,时而又暗淡。
我身边有一个人,
为我奏出短暂的幻景,
在发亮的铜喇叭里,它叫喊
或是像一片寂寥的黑暗那样升起,
我们穿过它疾驰而去,
像是在一个疾驰的梦里:
房舍朝我们的双膝迎过来,
曲折的街巷谦恭地接纳我们,
广场在我们身后静悄悄隐去,
但我们依旧能捉住它们
我们的马依旧下雨般沙沙地驰奔。




    1906年以来的自画像    <TOP>

祖传的古朴而高尚的气质,
清晰存留在眉目之间。
犹带稚气的眼神,含着惊恐和忧郁,
时或还有谦卑——不是那种奴性的,
而是乐于服务的,妇女的谦卑。”
嘴生得还像样,阔大而轮廓分明,
不具有说服力,然而相当地
坚定。毫不狡诈的额头
仿佛荫蔽着静静俯垂的凝视。

这些都只能感知,正如那整个脸孔,
在苦难或成功之际,也从不
为了恒久目标而皱起。
但某些严肃和真实的已经在创造,
仿佛带着稀有的事物从远方来到。



(以上12首 陈敬容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