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石像之歌 ·新娘 ·童年纪事
·月夜 ·少女之歌 ·邻人
·最后一个承继者 ·恐惧 ·怨诉
·孤寂 · ·在夜的边缘上



    石像之歌    <TOP>

是谁啊,谁是那最爱我的人,
为了我,他将抛弃宝贵的生命?
只有当他为了我溺毙在大海里,
我才能得到解脱,离开石头,
重获新生,开始新生。

我如此渴望沸腾的热血;
石头却哑然无声。
我梦想生活:生活多美好。
难道谁都没有勇气,
帮助我从石头中苏醒。

可是,一旦我获得了生命,
获得了它赐给我的财宝金银,
…………
我却会独自地哭泣,
哭我曾经有过的石身。
血液对我有什么用,如果它像
酒浆一般发酵?
它再不能从海中唤起他,
那个最钟爱我的人。



    新娘    <TOP>

唤我吧,亲爱的,请将我大声呼唤!
别让你的新娘啊久久地站在窗前。
一条条长着古老桐树的林荫道,
夜已经进入梦乡,
剩下的只有空寂一片。

你要不用你的呼声
把我关进夜的房间,
我就只好变成水,
用自己的双手将它掬起来,
去浇灌屋外暗蓝色的花园……




    童年纪事    <TOP>

苍茫暮色像房间里的财富,
男孩坐在里面,悄悄地。
母亲走进来,如在梦中,
立橱内一只杯子开始颤栗。
母亲感到房间已将她出卖,
吻了吻孩子:你在这里?……
随后两人畏葸地望着钢琴,
因为她晚上常奏一支曲子
今男孩深深地入了迷。

他静静坐着。张大眼睛,
盯住她被戒指扭曲了的手指,
看见它们在白键上移动,
仿佛艰难地走在雪野里。




  月夜    <TOP>

南德之夜,在满月中分外开阔、
温柔,像儿时的童话重又讲起。
从钟楼上,一串串钟声沉重地跌落,
跌进夜的深渊,就像沉入海底——
随后是沙沙的足音和巡夜人的一声
呼唤,霎时间沉默变得更加空虚;
这当儿一把提琴(上帝知道在何处)
苏醒过来,悠悠然开始述说:
一位金发少女……



    少女之歌    <TOP>

别的人必须长途跋涉
去寻找黑暗中的诗人;
他们必须沿途打听,
可有人见过谁在唱歌,
可有人见过谁在弹琴。
只有少女们匆需询问,
何处是通往形象的桥;
她们只需嫣然一笑,
这笑比银盘中的珍珠
还要明亮、晶莹。

她们生命中的每一扇门
都通向广大的世界,
都通向一位诗人。




    邻人    <TOP>

陌生的提琴,你可在追逐我?
在几多遥远的城里,你孤寂的夜
已对着我孤寂的夜述说?
演奏你的是一百人?或是一个?

所有的大城市里不都有
一些人,他们缺少你
就定然会迷失在江河?
可为什么你总是找上我?

为什么我总有这样的邻人,
他们怯懦地强迫你唱歌,
强迫你讲:生活啊,这是
比所有物体更沉重的重荷。




    最后一个承继者    <TOP>

小时候我没有家,
也不曾将家失去;
在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
母亲将我生育。
而今我站在世界上,不停地
走向它的深处,
有自己的幸福,有自己的痛苦,
有一切的一切,却感到孤独。
我的祖先曾经显赫,
曾有过三支旺族,
曾住在森林中的七座宫殿里,
只是已经疲倦得扛不动族徽,
已经衰老得一塌糊涂——
他们留给我的遗产,我挣得的
永久权利是——没有归宿。
我不得不将它捧在手中,抱在
怀里,直至最后一息。
因为在这世界上,
我无论建造什么都会
崩塌,
就像建在浪峰、
波谷。




    恐惧    <TOP>

凋萎的林中响起一声鸟鸣,
它显得空虚,在这凋萎的树林。
可这鸣声又这般地圆润,
当它静止在那创造它的一瞬,
宽广地,就像天空笼罩着枯林。
万物都驯顺地融进鸣声里,
大地整个躺在里面,无声无息,
飓风好似也对它脉脉含情;
那接下去的一分钟却是
苍白而沉默,它仿佛知道,
有那么一些东西
谁失去了都会丧失生命。




    怨诉    <TOP>

呵,一切都多么遥远,
都久已成为往昔。
我相信那颗星,
那颗我获取光明的星,
它千万年前就已死去。
我相信那艘船,
那艘驶过我面前的船,
它曾述说可怕的事体。
在房子里曾有一只钟
敲响……
在哪所房子里?
我想离开我的内心,
向巨大的苍穹下走去。
我想祈祷。
而在群星之中,
想必还确有一颗星。
我相信,我知道,
它孤独地
继续存在着,
立于九天的光的尽头,
像一座白色的城……




    孤寂    <TOP>

孤寂好似一场雨。
它迎着黄昏,从海上升起;
它从遥远偏僻的旷野飘来,
飘向它长久栖息的天空,
从天空才降临到城里。

孤寂的雨下个不停,
在深巷里昏暗的黎明,
当一无所获的身躯分离开来,
失望悲哀,各奔东西;
当彼此仇恨的人们
不得不睡在一起:

这时孤寂如同江河,铺盖大地……




    秋    <TOP>

落叶了,仿佛从那遥远的空中,
好似天国里的花园都已凋萎,
枯叶摆着手,不情愿地往下落。

在一个个夜里,沉重的地球
也离开了星群,落进了寂寞。

我们大家都在坠落。这只手
也在坠落。瞧:所有人全在坠落。

可是有一位,他用自己的双手
无限温柔地将这一切的坠落把握。




    在夜的边缘上    <TOP>

在夜色沉沉的大地上,
我的斗室和原野合为一体。
我化作了一根琴弦,
在喧响的、宽阔的
共鸣之谷上张起。

万物是一把把琴身,
充满着黑暗的絮语;
在里边做梦的是女性的哭泣,
睡梦中骚动着一代代人的
怨恨……
我要发出银色的颤栗,
让万物在我下面共振,
一切迷惘者将追寻
从我欢舞的声响中发出的
光明,从天空环绕着它波动的
声响中发出的光明,
透过窄小的虚弱的裂隙,
向那一道道旷古的
无底深渊
坠去……


(以上12首 杨武能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