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诗两节 ·阅读者
·观看者 ·我爱我生命中的晦冥时刻
·黑暗啊,我的本原…… ·我用颤抖的双手建造你
·在世间万物中我都发现了你 ·一个年轻修士的呼声
·上帝命令我写 ·挖去我的眼睛
·一切寻找你的人 ·纵然人人都力图挣脱自己



    诗两节    <TOP>

有一位神灵,他将众生握在手中,
任他们如沙粒一般从指间流泻。
他挑选出王后中最美丽的美女,
让人用白色大理石将她们雕刻,
从此静卧着,倾听衣褶的乐曲;
他让国王们去陪伴自己的王后,
雕刻他们的大理石同样是白色。

有一位神灵,他将众生握在手中,
任他们如拙劣的刀刃一般断裂。
他不是陌生人,住在我们血液里,
血液是我们的生命,不管沸腾
或是静歇。我无法相信,
他会行不义之事,纵然我听见
许许多多关于他的坏话。




    阅读者    <TOP>

我已经读了很久,
自打这雨声潺潺的下午
躺卧在我的窗口。
室外的风声
  我充耳不闻:
我的书又重又厚。
书页对于我
  像一张张面孔,
沉思时,神情严肃,
读着它们,时光便在我身边
  淤积、滞留。
蓦地,书中一片光明,
书页上遍写着:黄昏,黄昏……
我未及眺望窗外,
长长的文句已经断了线,
  四散逃奔……
于是我知道:在一处处
  繁花怒放的花园顶头,
天空开阔、明朗;
太阳又再次光临。——
而此刻,夏夜将至:
目力所及,景物稀疏、凌乱,
长街上移动着幢幢人影;
只是远处,好似意味深长地,
听得见还有一些什么在发生。
这当儿,我从书中抬起眼来,
一切都已变得伟大,
没有任何景象再令人吃惊。
在书中,我体验着外界的事物;
这儿那儿,自然都广大无垠。
只要更多地将身心织入其中,
我的双眼便能适应世界万物,
适应去爱众生严肃的单纯,——
于是大地超越自身,
  继续生长,
仿佛将包容整个天空:
大地上的最后一所房子
  就像是天空中的
    第一颗星星。




    观看者    <TOP>

在暗淡的日子里,
我从树的摇摆看出风暴来临,
它摔打我的窗户,令它们
胆战心惊;我听见远方的万物
  在诉说,
没有朋友,我不能将它们忍受,
没有姊妹,我不能给它们爱怜。

风暴是一位改造者,
它穿过树林,穿过时代,
万物似乎都没有年龄:
眼前景物像《圣经》的诗句,
肃穆,庄严,永恒。

我们与之搏斗的,何等渺小,
与我们搏斗的,大而无形;
要是我们像万物一样
屈服于伟大的风暴脚下——
我们也将变得宽广、无名。

能为我们战胜的,只有渺小,
而这胜利本身将使我们渺小。
那永恒的和非凡的,
不肯被我们战胜。
它是一位天使,曾为《旧约》中的
搏斗者,显现身形;
当他的反对者的脚筋
在搏斗中像金属一般绷紧,
它们在他的指间就会化作
根根琴弦,发出深沉的乐音。

这位天使战胜过谁,
谁就总会避免与他抗争,
他将从创造者那只坚强的手中
走出来,昂首挺胸,堂堂正正。
胜利不会邀他赴约。
惨遭失败者将经历
日甚一日的伟大的再生。




    我爱我生命中的晦冥时刻……    <TOP>

我爱我生命中的晦冥时刻,
它们使我的知觉更加深沉;
像批阅旧日的信札,我发现
我那平庸的生活已然逝去,
已如传说一样久远,无形。

我从中得到省悟,有了新的
空间,去实践第二次永恒的
  生命。

有时,我像坟头上的一棵树,
枝繁叶茂,在风中沙沙作响,
用温暖的根须拥抱那逝去的
少年;他曾在悲哀和歌声中
将梦失落,如今我正完成着
  他的梦想。




    黑暗啊,我的本原……    <TOP>

黑暗啊,我的本原,
我爱你胜过爱火焰,
火焰在一个圈子里,
发光,因此给世界加上了
界限,出了圈子
谁还知道有火焰。

然而,黑暗包罗万象:
物件、火焰、牲畜和我,
以至于一切的一切,
还有人类与强权——

很可能:一种伟大的力
正在我近旁萌动,繁衍。

我信仰黑暗。




    我们用颤抖的双手建造你……    <TOP>

我们用颤抖的双手建造你,
一个原子一个原子地将你堆砌。
可是你,大教堂,谁又能够
完成你。

罗马怎么样?
它在崩塌。
世界怎么样?
它将倾圮,
不等你的钟楼托住圆顶,
不等你发光的前额
由亿万马赛克嵌起。

可有时,在梦中
我能将你的殿堂
一览无余,
从深深的地基
到贴金的屋脊。

我看见:我的感官
正在塑造和完成
你最后的修饰。




    在世间万物中我都发现了你……    <TOP>

在世间万物中我都发现了你,
对它们,我犹如一位亲兄弟;
渺小时,你是阳光下一粒种子,
伟大时,你隐身在高山海洋里。

这就是神奇的力的游戏,
它寄寓万物,给万物助益:
它生长在根,消失在茎,
复活再生于高高的树冠里。




    一个年轻修士的呼声    <TOP>

我正在流逝,正在流逝,
像沙粒,从你的指间。
突然我有了许多感官,
它们都各自充满欲念。
我感觉身上有一百处
在发胀,在疼痛。
然而最痛的还是心田。

我渴望死。让我独处吧。
我相信我会如愿,
会充满恐惧,
以致迸裂我的血管。




    上帝命令我写……    <TOP>

上帝命令我写:

给国王们残忍。
残忍是引导爱的天使,
要是没有这个孤形,
便没桥供我通行,
向时代靠近。

上帝命令我画:

时代是我深深的创痛,
我向它的盘中放进:
清醒的妇女,累累的伤痕,
富足的死亡(让它医治伤痕),
都市可怖的纵酒狂欢,
还有癫狂和国王们。

上帝命令我造:

因为我是时代之王,
而对你,却只是
你的秘密的灰色知情人,
是带着眉毛的眼睛……

它越过我的肩,
从永恒瞻望永恒。




    挖去我的眼睛……    <TOP>

挖去我的眼睛,我仍能看见你,
堵住我的耳朵,我仍能听见你;
没有脚,我能够走到你身旁,
没有嘴,我还是能祈求你。
折断我的双臂,我仍将拥抱你——
用我的心,像用手一样。
箝住我的心,我的脑子不会停息;
你放火烧我的脑子,
我仍将托负你,用我的血液。




    一切寻找你的人……    <TOP>

一切寻找你的人
都想试探你;
那些找到你的人
将会束缚你,
用图画,用姿势。

我却愿理解你,
像大地理解你,
随着我成熟
你的王国也会
成熟。

我不想从你那儿获得
证明你存在的虚荣。
我知道:时光有自己的
名姓,你有你的
姓名。

不要为我显示奇迹。
让你的诫律合乎情理,
让它们一代一代
更加明晰。




    纵然人人都力图挣脱自己……    <TOP>

纵然人人都力图挣脱自己,
就像挣脱仇恨他、禁锢他的牢狱——
世界却出现了伟大的奇迹,
我感到:所有生命都会生存下去。

究竟谁在生活?是万物,
像一支不曾奏出的乐曲,
黄昏时停留在一架竖琴里?
是清风,从湖面上拂来,
是树枝,在相互招手致意,
是花朵,在织造着芬芳,
是林荫道,在渐渐老去?
是野兽奔跑得温暖,
是群鸟腾飞,各自东西?

究竟谁在生活?上帝啊,
你在生活——生活就是你?


(以上12首 杨武能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