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癫狂是位守夜人
·在白昼,你只是倾听与诉说 ·财富啊,我夜复一夜地挖掘你
·城市总是为所欲为 ·牺牲
·东方的白昼之歌 ·佛祖
·诗人之死 ·囚徒
·离别 ·美人儿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TOP>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那么孤单,像世界的最后一幢屋。

大路缓缓地延伸进黑夜,
小小的村子留不住大路。

小村子只是一条道道,
夹在两片荒原间,畏怯地,
神秘地,大道代替了房前的小路。

离开村子的人将长久漂泊,
也许,还有许多人会死在中途。




    癫狂是位守夜人……    <TOP>

癫狂是位守夜人,
因为他从不打瞌睡。
他随时笑着停下来,
想替夜找一个名讳,
他唤它:7,28,10……

他手里拎着铁三角,
哆哆嗦嗦却敲着了号角,
他不会吹号角会唱歌,
唱一支飘向千家万户的歌。

孩子们睡得甜又香,
梦见了在巡夜的癫狂。
狗儿们却挣脱了铁环,
大摇大摆在屋里转圈,
癫狂过去了它们还在发抖,
担心他将会去而复返。




    在白昼,你只是倾听与诉说……    <TOP>

在白昼,你只是倾听与诉说,
像溪流低语着绕过人群;
钟鸣过后,你只是那
重又慢慢合拢的寂静。

只有当白昼变得虚弱,
眼看着黄昏来临,主啊,
你方才显示出你的存在,
你的王国像炊烟升起在
万家屋顶。




    财富啊,我夜复一夜地挖掘你……    <TOP>

财富啊,我夜复一夜地挖掘你。
须知我所见过的世间的富足
都不过是贫穷,以及你自己那
从未显露的美的寒碜的代替。

然而通向你的路可怕地遥远,
久已没有人行走,荒草凄迷。
呵,你了然一身,像那颗
步向深谷的心。你就是孤寂。

我的手已经挖得鲜血淋漓,
迎着风,我将它们高高举起,
它们像树一样长出了枝桠。
我用它们从空中将你吮吸,
恰似你曾经不耐烦地一甩手,
将自己摔碎了,散落在宇宙里,
眼前你好像又从遥远的星球
坠入大地,轻柔地,像场春雨。




    城市总是为所欲为……    <TOP>

城市总是为所欲为,
把一切拖入自己的轨道。
它摧毁生灵,如同朽木;
一个个民族被它焚烧掉。

城里人致力于文明事业,
完全失去了节制和平衡,
蜗牛的行迹被称作进步,
要想快跑就得放慢速度。
他们挤眉弄眼如同娼妓,
制造噪声用玻璃和金属。

他们仿佛中了邪,着了魔,
他们已经完全失去自我;
金钱如东风陡起,转眼间
威力无穷,而人却渺小又
虚弱,只能听任酒浆和
人畜体内的毒汁刺激他们,
去把事业的过眼云烟追逐。




    牺牲    <TOP>

自从认识你,我身上的
  每一根血管都发出
更加馥郁的香气;
我昂首挺胸,身躯变得更加修长,
你等着瞧吧——你到底是谁呢?

我感到自己正逐渐消逝,
正将旧叶一片片地落去,
只有你的微笑像莹洁的星光,
即将照临我,如现在照临你。

我童年时代一切无名的
像水一样闪光的事物,
我将在祭坛前命名,用你的名字;
你的秀发是照亮祭坛的明烛,
你的乳房是装点祭坛的花枝。




    东方的白昼之歌    <TOP>

这张床难道不像一片海滩,
一片我们躺卧的狭窄的海滩?
唯有你高耸的乳峰那么真实,
它们超越我的感觉,令我晕眩。

须知这充满喊叫声的夜晚,
这兽群相互嗥叫、撕裂的夜晚,
它对我们不是可怕地陌生?
还有那屋外冉冉升起的所谓白昼,
难道它对我们比黑夜自然?

让我们相互紧紧搂抱在一起,
就像花瓣将花蕊环绕:
世上无处不充满不测,
它高高堆积起来,向我们倾倒。

然而当我们紧紧偎依在一起,
不理会周围逼近的危难,
恐惧就将离开你的和我的心田,
因为我们的心灵活着,靠背叛。




    佛祖    <TOP>

他像在聆听:静穆,旷远……
我们屏神凝息,却什么也听不见。
他是一颗星。其它巨星环拱着他,
我们却看不到其它的星。

啊,他是宇宙。真的,我们等着,
他能否看见我们?可需要看见我们?
此刻,当我们拜倒在他脚下,
他会像一头牲口,迟钝而又深沉。

须知那迫使我们跪倒在他脚下的力,
在他体内已经旋转了千百万年,
我们知道的,他将会遗忘,
却知道如何为我们将迷津指点。




    诗人之死    <TOP>

他躺着,头靠高枕,
面容执拗而又苍白,
自从宇宙和对宇宙的意识
遽然离开他的知觉,
重新附入麻木不仁的岁月。

那些见过他活着的人们
不知他原与天地一体,
这深渊、这草原、这江海
全都装点过他的丰仪。

呵,无边的宇宙曾是他的面容,
如今仍奔向他,将他的眷顾博取
眼前怯懦地死去的是他的面具,
那么柔弱,那么赤裸,就像
绽开的果肉腐烂在空气里。




    囚徒    <TOP>

我的手仅仅还会一个动作,
它用这个动作进行驱赶;
潮湿从岩顶坠落到古老的
石头上,滴滴点点。

我只听见这滴落声,
心跳合着它的节拍;
一当滴落声消失,
我的心跳也将终结。

但愿它滴落得更快,
但愿还有一头野兽来到。
有个地方曾经更加光明,——
可在哪儿,我们不知道。




    离别    <TOP>

我算尝够了离别的苦味。
我认识了它,这个阴郁、乖戾、
残忍的怪物,它把美好的结合
再现在你面前,然后将它撕碎。

我怎能不加抗拒地任她留下,
当她呼唤着我的名字送我离去,
她就像所有女人一样地伤心,
然而却格外地娇小、白皙。

她挥着手,轻轻地、长久地
挥着手,但已经不是对我;
我简直不明白:也许有一只
杜鹃,它匆匆飞离李树上的窝。




    美人儿    <TOP>

威尼斯的太阳像位炼金术士
在我发间将黄金熔炼。
我的双眉搭在眼上像一座桥,
桥下是默不作声的危险。

有一条无人知晓的暗道
将它们紧紧与运河相连,
大海的潮涨潮落、万千变化
同样在我的眼里显现。

谁只要见过我,谁就会羡慕
我的爱犬,暇时我常抚摩它,
用惯于玩火但不会灼伤的

素手纤纤。多少年轻人——
这些古老家族的苗裔和希望,
他们毁了,在我带毒的唇间。


(以上12首 杨武能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