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尽管如此 ·一切将再次变得宏大
·主宰世界的人 ·你是未来
·光闪烁在你的枝头 ·你曾喊出的第一个字
·如果我死去 ·主呵,你是邻居
·我们全都是匠人 ·绝不是,我的生命绝非
·我正是你渴念的人 ·在你的谎言中
·但愿存在着静寂 ·怎样的时辰
·成熟的草莓



    尽管如此……    <TOP>

尽管如此,就像被仇恨攫住的囚徒
但每个人仍希望通过自身的劳作获得解脱
这世界藏有一个奇迹,伟大的奇迹!
生命就是生存:这是我最基本的信念。
但谁又体验过它呢?万物驯顺地
呆在那里,象没有被弹奏碰触过的旋律
安眠在竖琴中,时光流逝。
谁体验过它?掠过水面的吹风?
互相摩挲致意的树枝?
还是编织芬芳的鲜花?
或是古老的、向前不断延伸的小巷?
难道它曾是信步的温顺的野兽,
或是飞鸟?那神秘的飞翔引得我们远眺。
究竟是谁体验过它?主阿,莫非是你?




    一切将再次变得宏大……    <TOP>

一切将再次变得宏大而强盛:
大海涌起波纹,陆地平展开阔,
树木高耸,墙篱低矮;
在江河两岸,生机盎然
牧民和农夫在那里繁衍。

无需教堂拱卫主,就像
他是神秘的隐身人,我们为他哀痛,
好像他是一头被猎获的受伤的野兽,
所有的房屋都显得友好,一种无穷尽的
献身精神将人类浸润,
成为我们之间联接的纽带。

不要空守彼岸,不要向那边窥望,
甚至连死亡也不要想去贬低它
我们应懂得尘缘,尽可能地体会它
感受它的抚摸,像来自亲友的手。




    主宰世界的人……    <TOP>

主宰世界的人正在衰老
他们将不在有后嗣。
他们的儿子还未长大,便被死亡领走,
他们虚弱的女儿很快就会厌弃
争夺那对她们来说易损的皇冠。
暴徒将皇冠砸毁,碎片散落
世界的统治者,精明而勇猛,
在锻火中溶化,生成新的力量
悄悄地滋养他的野心,
但命运并不接受他的雇佣。
矿石有思想病,它渴望
逃离铸造的命运,铸造
使生命变得贫乏。
从金库,从铸造车间
它渴望沿着像血管似的矿脉,
流回到崇山峻岭中,它正是来自那里,
现在,埋藏又一次使它安然无恙。




    你是未来……    <TOP>

你是未来。盛大的日出染红
永恒那一望无垠的平原
你是黎明,当时间的暗夜逃走
你是露水,是早晨的鸟鸣,是处女
陌生人兼母亲,你是死亡。

你出身于命运变幻的形象
耸立在漫长的孤寂中,
既没有受到哀悼,也没有受到欢呼,
像一片原始森林,你远离修辞。

你是万物深刻的缩影
禁闭的唇中含着生存的奥秘,
你以不同的方式向人们展示自己:
对于船,你是港湾——对于陆地,你是船。




    光闪烁在你的枝头……    <TOP>

光闪烁在你的枝头,万物的
脸庞显得灿烂而又高傲。
只能在黄昏,它们才会发现你。
耀眼的时刻,敏感的空间
笼罩着众人的头脑和双手,
他们在哪里安身,神奇都会唤起虔诚。

凭这温柔的姿容,你可以把握
整个世界。用别的方式肯定不能这样。
自遥远的天际,你俯身钟情于这片地域
并在披风的褶层间抚摸它

你如此亲切地展示着自身。
        当他们
开始祈祷,并高声念起你
他们并不知道你就在近旁。你的手悬浮
在我们头顶,高高在上,像是在你那里翱翔
颁布我们的感官所必需的准则
铁黑的浓眉,衬出你不容置疑的权利。




    你曾喊出的第一个字……    <TOP>

你曾喊出的第一个字是:光。
从此,时间诞生。你随即沉默了很久。
人是你说出的第二个字,它令人惊恐,
(它的话音依然将我们遮蔽在夜色深处)
接着又是沉默。你再次酝酿要说出的东西。

但我就是那个从未听你说到过的第三个字。

我经常在夜晚祈祷:只用手语
而不用言语,祈祷会悄然生长
神圣的精神在祈祷者的梦想中游荡
在他缄默的表情中,丰盈的静寂
蓄积着,以便我们能站在山颠认出它

你理应是掩体,我们用它抵御
那恶劣的,亵渎不可言说的奥秘的嘲笑。
就在伊甸园,夜色降临:
你是带着号角的守护者,
号角被吹响,众生开始学会说话。




    如果我死去……    <TOP>

如果我死去,主呵,你怎么办?
如果我,我的水罐,碎裂,毁坏?
如果我,你的琼浆,变质,蒸干?
我是你的服饰,是你经营的手工艺品,
失去我,也就失去了你存在的意义。

没有我也就没有家园,你所需要的
亲切,温暖和甜美被夺走。
我是你的凉鞋:当我失去,
你疲乏的双脚只能赤裸地行走。

你为你厚实的披风,我将坠脱。
你的目光滞留在我的双颊
把它当成枕头倚着,接着又索寻
却一无所获。我能奉献的安慰——
仅是死亡,就像落日的余晖暗淡
消散在陌生的星星那冰冷的怀抱里。

主呵,你还能做什么呢?我忧心忡忡




    主呵,你是邻居……    <TOP>

主呵,你是邻居。如果在夜晚
我用震耳的敲门声把你吵醒,这样做
仅只意味着我听不到你的喘息
我明白:你是孤独的。
你应该喝点什么,难道那里没有人
在黑暗中摸索着,把饮物递给你。
我一直在谛听。虽然传来的气息微弱
我知道自己在接近。

在我们中间横竖着一堵窄墙
从你的或我的唇中呼出的呼唤
凭借纯粹的机缘
将它推倒
那一切全无生息

这堵墙由你的影像构成。

它竖在你面前,像你的名字一样抓住你,
我身体里的光焰炽亮
我知道那是你正走过我的灵魂深处,
眩目的光焰弥散。
转瞬间,我的感官被你离弃
变成瘸子,接着走向那没有归宿的路。




    我们全都是匠人……    <TOP>

我们全都是匠人:要么是学徒,师傅,
要么是大师。是我们建造你这巍峨的教堂。
偶尔,会有一位神色严峻的旅人
走向我们,像一束耀眼的光
让众多匠人的心灵惊悚不已,
它向我们传授了一种新的记忆。

我们爬上摇晃的脚手架,
我们重重地挥舞手中的铁锤。
直到闪亮的、洞悉一切的时光
那爱抚的翅羽掠过我们的前额。
呼唤来自你,像风来自大海

铁锤的击打声四起,
并在群山中延宕成起伏不断的回声。
黄昏时刻,晦暗最终将你淹没:
唯有你分明的轮廓渐渐渗透到我的内心。

主呵,你深远旷大。




    绝不是,我的生命绝非……    <TOP>

绝不是,我的生命绝非这转瞬即逝的时光
虽然我在其中被你看见,像一阵急跑。
我挺立在我的背景前端,像一棵树。
我只是我众多的嘴唇中的一个
并且很快就会喑哑不语

我是两段评注间的空白
它显得挤凑,语音杂乱
这是因为死亡的评注要求着更知底细的高手

就在黑暗的间歇,两段评注颤栗着遭遇,
非常协调。
甚至衍生出一首甜蜜的歌。




    我正是你渴念的人……    <TOP>

我正是你渴念的人。你难道没有听见
用焦急的感觉,我不顾一切地指认你?
现在我的感受已插上翅膀,拍动,
围绕着你的容颜飞旋。
正是在此,我的精神穿着寂静的盛装
挺立在你面前,——噢,你难道看不见?
在你的一瞥中,难道我的祈祷
还没有像五月的树木一样丰茂?

梦想家,我就是你的梦呵。
但愿你会惊醒,我就是你的意愿,
光彩照人的主呵,我衍变成
一座天体,高悬,沉寂,就像群星
听任神奇的时间之城在下面延伸




    在你的诺言中……    <TOP>

在你的诺言中,我阅读它,并且
通过由你热情、睿智的双手
赋形的历史,领悟它。正是你活跃的双手
命名了那些注定要诞生的事体。
音色洪亮,你说:降生,忍受:直至死亡
并且不厌倦地,你反复说:活下去
除了谋杀,不存在任何死亡
一道裂缝穿越你完美的领地
那其实是一声撕裂的叫喊
它很快会消散,但就在
消散之前,它会融变,汇成交响
讲述你
承载你
渡你跨越深渊

这些声音尽管有点口吃
却是复活你古老的姓氏
唯一的方式




    但愿存在着静寂……    <TOP>

但愿存在着静寂,饱满,充实。
所有的偶然和相似,假如它们
在邻里的他笑中缄默不语,那是为更好地
确信你。假如来自我感官的喧嚣
还没有用困惑挫败我对你的守夜——

那么在丰盈的思绪里,我肯定已
想见到你,甚至眺看到你最悠远的边界,
(那讪笑还在继续)我将你握紧,
又松开,就如同面对生灵
我只有感恩的权利




    怎样的时辰……    <TOP>

怎样的时辰俯下身子,触摸我。它悸动着
带来金属的光泽、敞亮和耀眼
我的感官陷入颤栗。我的心神
都聚集在敏感的日子里。我正被日子抓紧。

在我领悟时辰的秘密之前,任何事物
都不曾完整,仅处于等待、短暂、破碎之中。
我的目光变得坚定,就像新娘
温柔地走近那命定要发生的事情

这一切多么细小,但我的敏感
却已将时辰的肖像放大在金色的背景中
我将它猎获,但愿已察觉到谁的灵魂
在其中焕发,并渐渐显露……




    成熟的草毒……    <TOP>

成熟的草莓红艳艳,
而紫菊枯谢,气息微弱。
夏天即将消逝,谁不丰盈
谁就永远不能完成它自身。

谁此刻睁开眼睛
谁就能洞悉内在的幻像
昏沉欲睡,直到夜色降临
他的灵魂从黑暗中苏醒
这意味着他已变成老人,精力耗尽。

在剩下的时光里,再没有什么能触动他,
所有的事体都在欺骗他,背叛他,
甚至包括你,我的主。像块石头
你把自己拖进更幽深的处所。



(以上15首 臧棣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