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诗选



·钢琴练习 ·爱神
·六月 ·威尼斯的晚秋
·母亲 ·
·寂寞 ·冬日
·



    钢琴练习    <TOP>

夏天哼着歌,下午使人呆
她呼吸,她一袭新白衣,分心了
在这沉闷的练习中放下
在苦干现实后面的焦虑。

那现实,今夜或明天会来到,
在等她——虽然是被隐蔽着,
穿过那扇窗,高大,耕植过的,
突然看到的,一片绿色的园林。

于是她停止,往外望,很快地
手指握紧了想到的一部长篇,
忿忿地从窗上侧过来,摇一摇
要把茉莉香摇开,这使她难过。

    (徐迟译)




    爱神    <TOP>

面具!面具!灼瞎厄洛斯的眼睛。
谁能忍受他那光芒四射的脸庞,
当他打断春天演奏的序曲
就像夏至一样。

宛如聊天闲谈时气氛骤变,
变得严肃……不知什么在叫嚷,
他把难以言状的敬畏
像神庙内堂一样罩在交谈者头上。

呵,完了,呵,一下子完了!
神祗们快速拥抱。
生命转折,命运诞生,
内心中一股源泉泪水直淌。




    六月    <TOP>

在习惯阳光的大道旁,在掏空
早就成了木槽的半截树桩里,
我轻轻地搅动着水面,
抚慰着自己的渴意:
将这喜悦的水、来源的水
通过手腕引入自己的躯体。
喝对我来说显得过度,过分明确;
然而这等待的姿势
将清澈的水汲入意识。

呵,你来吧,来抚慰我,
我只需要双手的轻移柔抚,
不管在你肩膀青春的曲线流溢上,
还是伴和你乳房的隆起。




    威尼斯的晚秋    <TOP>

如今这城市再也不像钓饵
捕捉每一个露头的白昼。
你目光所逮,玻璃的宫殿
发出的声音更欠柔和。

片片花园上空的夏神
宛如一群疲惫、被害的倒悬木偶。
然而从古老森林的骨骼里
意志拔地起、昂着首:

好像海军大将一夜之间
就在这警觉的武库中
使苦役船的数目翻了一个跟斗

为了用船队给次日清晨的空气抹上焦油
这船队舵桨飞快,迎着狂风奋勇向前
升起所有旗帜迎接黎明,闪闪发光,令人忧愁。




    母亲    <TOP>

呜呼,我母亲撕碎了我,
我在身旁垒起了一块又一块石头,
盖起傲然独立的小屋一座。
白昼气宇轩昂地围着屋子盘旋,
现在母亲来了,来了,撕碎了我。

她来了,张望着,撕碎了我,
她全然不见这儿一个人正在建筑。
她径直从石墙中间闯了进来,
呜呼,我母亲撕碎了我。

鸟儿轻盈地绕我飞翔,
陌生的狗都知道:这就是他。
唯独我母亲不认识
我那渐渐丰富起来的脸庞。

从未有半丝暖风从她的方向吹来,
她生活在没有空气的所在。
她蛰伏在心灵的密阁,密阁凌虚,
基督来了,每天给她沐浴。

    (以上4首 魏育青译)




    泉    <TOP>

说吧,泉水,你非人性的,
唱吧,泉水,你的眼泪
也无法安慰我过多的
内心烦忧,只有烦忧能安慰烦忧。

是烦忧吗,你的歌:请告诉我
是不是来自一些无名的境地?
除了那帮助我们和令我们伤心的,
人会受感动吗?




    寂寞    <TOP>

柔和满溢于手间,
无人理葡萄之收获!
要呼喊天使们吗?

啊,我们的盈溢
在它们中间竟变得如此贫乏。
我们猛起的叫唤
仅仅是傍着冷漠的
一位喧哗的邻居。




    冬日    <TOP>

我爱往昔的冬日再不是因为山野活动。
天气有点冷,可那是多么坚强峭丽,
用一分勇气去冲刺吧,
为了重回到家,看星空雪白、闪烁、猎人的刀带①。

火,围着这巨大的火,我们心里都有了安慰,
这是,一盆熊熊的火,真正的火焰。
字写得歪歪斜斜,手指都冻僵了;
快乐的梦思和交谈勾起
多少过去冬日的回忆。
多留连一会儿吧……
回忆来了,这样近,我看到它比夏天更清晰……

冬天,什么色泽都隐藏在内部,
大地成了一幅木刻的画帧。

林木
悄悄地在自己家里工作,对着灯。

  ①猎户星座,冬天总是在黄昏时升起,它腰带上的三颗亮星几乎都在天赤道上,亮极了。




    旗    <TOP>

傲岸的风波动着旗子
在蓝色的天空中间
不断地变换颜色,
仿佛要把它延伸到另一个地域,
在那片屋顶上,无偏的风,
全世界的风,风连通着,
你啊,真不愧是一个善打手势的人
总翻弄着变幻无穷的动作:
舒展的旗子露出它扯满的盾徽,
那皱褶中蕴含着多么沉潜的万象!
然而这无限骄纵的一刻,
当风刹那间吹向
如此美丽的地方……
同情法兰西吧,
我蓦地恋恋不舍于
绿色爱尔兰的古圣哲之歌,
露一切意象,真像个赌徒
扔下他同色的纸牌,
从那手的姿势,从那无名的微笑,
又重新唤起我不知是些什么意象,
时时变幻着的意象啊,黛丝①。

  ①女神。

    (以上4首 徐知免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