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德语文学-里尔克-里尔克传

名人评语


    亲爱的里尔克!……我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人、我热爱他这个我们世界上最柔弱、
精神最为充溢的人。形形色色奇异的恐惧和精神的奥秘使他遭受了比谁都多的打击。

                      保尔·瓦雷里《怀念与告别》,1927

 
    勒内·玛里亚·里尔克是唯一的一位这样的诗人:他在创作诗歌的时候不仅仅只是
个诗人。对他来说,天使并非一种诗的装饰或诗的呼唤,魔鬼也没有披着灰纱。他横跨
这两个帝国。如果甲或者乙比较深沉地注视他片刻,无缘无故和傻里傻气地掉下泪来,
那么他们也许并不是在为他悲伤,他只是一位使者罢了。然而,诗人背后这庞大的魔鬼
王国却年复一年地在他的躯体中移动着边界,最终将他全部吞没了。唯独那些还可以从
他脸上读出的东西还留伫在他的著作中。谁看了,谁仔细地看了其中的内容,就会被奥
秘撩动心弦。

                      费利克斯·布劳恩①《祷词》,1927
    --------------------
    ①布劳恩(1885—    ),奥地利作家。——译注
 

    谁在生活中曾有缘与里尔克相会,谁就会激动地、怀着友好和友谊的情感思念起人
和伙伴来。温柔地关注他人的种种特点,深情的宽恕,这些构成了他的风范;一种心灵
的纯洁无邪赋予他、赋予这位在城市出生、熟悉城市的、不,大城市的生活方式的诗人
优美典雅,对它人的友善和正直几乎孩子般地信赖的优美典雅。然而所有友谊的往来都
在一条无情地标定的界河畔止步不前了。在他的本质,他的意志中,任何生活着的人之
间的友谊和爱情关系所要求的那种舍弃自我没有一席之地。只要他还在呼吸,他就不愿
让别人接触自己的内心、甚至自己的肉体。他要让自己的身心处于变化的法则、持续不
断的剥夺和更新的法则之外。时空流变正是根据这一法则支配着我们所有的人。

                      鲁道夫·亚历山大·施罗德《勒内·玛里亚·里尔克》,1928
 

    象所有栖身于动乱边缘的人一样,里尔克无时无刻不痛感自己处于威胁之中。他极
易激动,对自己的健康毫无信心。他不得不象对待一把在恶劣气候中极易走调的珍贵小
提琴一样对待自己的艺术。有时候,他也忧心忡忡,害怕会漂离自己的中心,于是他伫
立着、凝神谛听自己的法则发出的声音……他被重重恐惧包围着,他对自己的软弱供认
不讳,然而无论在他的作品中,还是在他的信柬里,我们到处翻寻都找不到一个疲惫、
胆怯、不坚定的字眼。在最小的表述背后屹立着一个人,这个人将他的生命奉献给了他
的事业,为了事业他为自己保留了最大的人类自由。这位诗人难道不是一个具有英雄气
概的人吗?

                      汉斯·卡罗萨①《带领与护送》,1933
    --------------------
    ①卡罗萨(1878——1956),德国诗人。——译注
 

    勒内·玛里亚·里尔克极不适宜这个时代。这位伟大的抒情诗人没做别的,他只是
使德语诗歌破天荒第一次臻于完美罢了。他不是这个时代的巅峰,他是层峦叠嶂中的一
座,在这群山上,精神的命运超越了各个时代远去……他属于德语文学的世纪经纬,而
不是属于时光的世纪经纬。

                      罗伯特·穆西尔《在柏林纪念里尔克的演讲》,1927
 

    里尔克坚定不移地生活在图象之中,生活在他心灵用物制成的图象之中。在这个意
义上,他生活在他无断层的诗作,无断层的生命之中。总的来说,他意味着在英国从济
慈发轫的那种奇异的、那喀索斯式自恋的抒情诗的终结。在《杜依诺哀歌》中,他从他
的图象的镜子中走了出来,顾影自怜。在这部诗集里,那位年轻的英国诗人在其颂歌中
率先奏起的音乐进入了尾声,以一种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方式,以德意志音调进入了
尾声。

                      鲁道夫·卡斯讷《勒内··玛里亚·里尔克》,1947
 

    这个可怜的人,这眼伟大诗歌的清泉,他死于白血病,被安葬在罗讷河谷古铜色山
丘之间的地下,他在法兰西的琉特琴上飘荡,写下了我这一代人将永志不忘的诗句: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戈特弗里德·贝恩《艺术表现的世界》,1949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