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俄苏文学-蒲宁-蒲宁小说散文选

美人儿


  省税务局官员,一个上了年纪的鳏夫,娶了军官的女儿,一个非常年轻的美人。鳏夫沉默寡言,谦恭温雅;而美人却自视身价颇高。鳏夫是个细高个儿,瘦骨磷峋,纯粹是肺痨病人的体态。他戴一副碘色眼镜,声音有些嘶哑,如果想大声一点说话,就得直接从喉管发出吼声。而美人却身段苗条,娇小结实,长得十分俊俏,平日总是穿得漂漂亮亮的;她目光敏锐,很会精打细算,家务事料理得井井有条。鳏夫像许许多多的省城官员那样,在各方面都非常干巴乏味,毫无吸引人之处,但初婚就娶上一个美人;人们无不两手一摊,显出十分惊讶的神色:这样的美人怎么会嫁给他这个人,她图他什么呢?
  如今这第二个美人心安理得地开始对他前妻留下的7岁小男孩怀恨在心,装着根本就没有看见这孩子似的。父亲由于惧内也装起蒜来,似乎他并没有什么儿子,根本就没有养过儿子。这生性活泼温顺的孩子,从此在他们面前不敢吭声,后来性格就变得完全内向,躲着藏着,好像在这家里已经不存在他这个人似的。
  再婚后,孩子马上就被撵出父亲的卧室,睡在客厅的长沙发上;这是个紧挨着餐室的小房间,陈设着一些蓝色天鹅绒家具。但他在那儿睡得很不踏实,每夜都要把床单和被子踹到地上。于是美人很快就对侍女说:
  “这真不像话,他会把长沙发上的天鹅绒全给蹭坏的。娜斯佳,走廊上已故女主人的大箱子里有一个褥子,那是我早先叫你放在那儿的,你就用那个褥子给他在地板上铺个睡觉的地方得啦。”
  于是,这个在人世间孤苦伶仃的孩子,就过起完全独立孤单的生活。这是种无声无息的、不露形迹的、天天千篇一律的单调日子:他像小绵羊似的坐在客厅的一角,在石板上画他的小房子,或者老拿着还是他母亲在世时买的那本带画的小儿书,一字一句地低声朗读,呆视窗外……他在长沙发和一棵种在桶里的棕们树之间的地板上睡觉。他晚上自己铺地铺,早上认真收拾整理,卷好被褥就往走廊上搬,把它塞进妈妈的大箱子;在那箱子里,藏着他个人的全部家当。

1940年9月28日

阮积灿 译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转载请保留!

理想藏书主页http://lxbook.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