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序与跋
《魔沼》译序


  乔治·桑(1804-1876)是法国著名女小说家,一生著作卷帙浩繁。她的父亲是拿破仑时期的军官,她四岁丧父后,由祖母扶养,在农村长大。十三岁进修道院,十八岁嫁给杜德望男爵。但男爵生活浪荡,而乔治·桑却又具有独立不羁的性格,因此,1831年她带着一子一女,毅然来到巴黎独自谋生,随即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安蒂亚娜》是她第一部单独署名的小说,揭开了她的“妇女问题”小说的创作序幕,一举成名。“妇女问题”小说描写妇女争取爱情婚姻自由,求得自身解放的主题。乔治·桑从自己的身世出发,谋求妇女解放的出路。她才思敏捷,一连写了四五部之多。

  《莫普拉》(1838)是“妇女问题”小说的最后一部,已经露出“社会问题小说”的端倪。这部小说既有妇女问题小说的内容,又大大突破了这种框架。一是这部小说的女主人公爱德梅掌握了自己的命运,由她来挑选自己的终身伴侣,妇女的婚姻问题似乎不复存在。二是这部小说展开了相当广阔的社会背景描写,抨击了凶残、顽固的贵族代表特里斯唐一家,还描绘了18世纪末的重大事件,如贝尔纳就参加了美国的独立战争。三是刻画了一个农民哲学家帕希昂斯,他信仰卢梭和拉莫奈的思想,主张人人平等,这是农村中纯朴、睿智、正直的农民代表,体现了乔治·桑初期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四是加强了对封建制度的讽刺和抨击,小说尖锐地揭露了18世纪末法国的司法制度如何贪赃枉法、草菅人命,以及教士穷奢极欲、宗教团体与歹徒沆瀣一气等现象。五是描写受到不良习俗熏陶的贵族青年,如何在获得文化知识的基础上,改掉了丑恶、卑劣的行为和思想,成为新人,发展了卢梭的教育思想。爱德梅在小说中是美和善的象征,她具有强烈的共和主义信念,并以这种信念感染了帕希昂斯。她支持贝尔纳参加美国独立战争和抗击入侵者,她深知贝尔纳的叔叔们都是怙恶不悛的恶棍,而他本性却是善良的,能够改恶从善。贝尔纳的一生表明,教育能改变人的习性,进而使某些落伍的人跟上文明发展的过程:他一旦受到爱情的驱使,这一改变就更易实现。

  从这五个方面来看,《莫普拉》确实是乔治·桑内容最丰富的小说之一。因此,自它问世以来,一直受到读者和评论家的重视和赞赏。

  《莫普拉》被称为一部“斗篷加长剑”式的小说,这类小说注重情节的复杂曲折,波澜起伏。小说开卷,在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迷了路的美丽姑娘来到魔窟,外面是骑警队在猛攻,这个少女则在宫堡里为保持自己的清白展开一场斗智。随后她和贝尔纳从地道逃出。城堡当夜被攻破后,两个莫普拉与他们不期而遇。戏剧性场面一环套一环。审判贝尔纳一场达到小说发展高潮,写得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经过他的战友的斡旋奔走,爱德梅复原后的出庭作证,帕希昂斯的揭发,案情才水落石出。整部小说写得一气呵成,情节由年届八旬的贝尔纳口述出来,却没有生硬和脱节之感。这一切显示了乔治·桑娴熟的写作技巧。

  这里还要提到小说中优美的风景描写。无论是雷雨之夜贝尔纳居住的那个城堡的阴森、地道和机关的巧妙、宫堡废墟的荒凉恐怖,还是骑士于贝尔的宫堡中夜晚月下一对情人的交锋,面对初秋多雾之夜的田野人物内心的感受,都写得富于抒情和浪漫的色彩,这是对法国中部地区农村风景的一曲颂歌。

  这种艺术特色在乔治·桑的“田园小说”中得到充分的表现。1846年,乔治·桑发表了《魔沼》,这是她的田园小说的代表作。乔治·桑在小说序言中宣称,她要描写朴素中的美,这篇小说确实是一个非常朴实的充满诗意的爱情故事。小说情节十分简单,基本上只描写了一天一夜所发生的事,但乔治·桑却从这简单的情节中挖掘出男女主人公高尚、正直、善良的心灵。男女主人公一贫一富,然而在爱情的感召下,经济和年龄上的差别全部消失了。虽然他们并不美丽,却疾恶如仇,乐现勤劳,身体健硕,另有一种健康美。在魔沼中的一夜使他们的感情沟通了,达到了内心的融合。小说中农村的宁谧、神秘而独特的景色,为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经历增添了浓郁的浪漫色彩。乔治·桑无疑地将男女青年农民和农村景色理想化了,因为她认为艺术是追求“理想真实”,《魔沼》就体现了这种浪漫主义的文学主张。这个理想世界和理想人物,是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丑恶现象的对立面而出现的,尽管缺乏深刻性,可是却具有正面理想的价值。这篇小说的次要人物也写得十分成功:讲求实际的莫里斯老爹、喜爱虚荣的风骚寡妇、庸俗世故的莱奥纳老爹,寥寥数笔,都描绘得神情毕肖。而热尔曼的儿子小皮埃尔的活泼顽皮,也避免了男女主人公恋爱场面的单调,增加了生活情趣。末尾的风俗描写乍看嫌长,实际上富有地方色彩,散发出粗扩隽永的农村风味,而且具有丰富的历史资料价值,是一幅出色的农村风俗画。上述各方面的成功,使这篇小说成为世界上独具风格的中篇杰作。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