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阅读摘录
   

  骚动的一生——福克纳传 (1897.9.5—1962.7.6)

  天津图书馆编号 K 837.125.6 FKN

  1、他告戒青年作者:“只有写人的内心冲突,才能出好的作品,因为只有内心冲突值得写,值得作家为之悲愤,为之流汗。

  2、他的一生,至少是一生现在在尚能断定的部分,受到种种互相矛盾的冲动驱策:既想逃避生活,又要探索生活;既要千方百计掩饰思想感情,又渴望用一句话来袒露思想感情。

  3、他既坚持同别人建立合乎程式而僵化的关系,又坚持同自己的小说和书中人物建立灵活而亲切的关系。

  4、他一直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为女人写作的男人。1925撵月终于改行写小说之际,他在《两面派》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写诗是“为了便于调情”,而且女人最难防守这一着,因为她们不是“为艺术而对艺术感兴趣”,她们是“为人而对艺术”感兴趣。

  5、传之永恒的东西,正因为“不死不灭”,所以是有限的。

  6、1933年,《喧哗和骚动》写成后几年,福克纳说这本书是他自制的花瓶,为了可以遁入其中,虽然“明明知道不可能永远呆在里面。”

  7、福克纳说,诗歌使他的早年生活恬淡,提供了一个不需要伴侣的“情感替身”。

  8、他愿像一股生命力运行在自己的天地里,撩拨美女的春心,进行伟大的冒险。

  9、福克纳在艺术生涯早期便开始害怕有一天“不仅创作的狂喜会消失,连创作的欲望以及值得一写的内容都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