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爱伦·坡和他的短篇小说


爱伦·坡


  坡的作品主要由三部分组成:诗、小说和批评论文。诗歌成就最为突出,其次是小说;评论虽不乏独到见解,但销量不多,除《写作的哲学》(1846)和《诗歌原理》(1850)外多系偶感而发。坡生前并不受人重视,甚至死后还常遭攻击。直到法国诗人波德莱尔于1852至1857年翻译了他的作品,惠特曼和萧伯纳对他大加赞赏之后,他在文学史的地位才开始发生根本变化。最近几十年来,由于精神分析和由精神分析演变而成的各种理论的兴起,坡的作品格外受人重视。有的批评家对他作出了这样的评价:“他对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文学产生了深刻影响,不仅影响到英语世界,而且影响到欧洲和拉丁美洲。他对欧洲文学、特别是法国文学的影响尤其明显。马拉美翻译了他的诗歌,波德莱尔翻译了他的短篇小说,这使他的名望扩展到德国、俄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在英国和美国,他的名望可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已被认为是英语文学传统主流中一个重要人物。”
相关链接
  • 侦探小说的鼻祖──爱伦·坡和他的作品(附图)
  • 爱伦·坡:侦探小说范式的开创者(附图)
  • 爱伦·坡和他的短篇小说(附图)
  • 爱伦·坡的内心阡陌(附图)
  • 坡坡坡坡坡坡坡!──记美国诗人埃德加·爱伦·坡
  • 爱伦·坡以及哥特小说
  • 爱伦·坡——怀着文学梦漂泊 (附图)
  • 爱伦·坡遗留谜题150年后遭破解


  •    作为短篇小说的开拓者和实践家,坡对这种文学形式作出了重要贡献,因而也对整个文学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作品实践和有关的批评文章,还从理论上促进了对短篇小说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的理解。坡一再强调,“在短篇小说这种文艺形式当中,每一个事件,每一个描写的细节,甚至每一个字句,都应该收到某种统一的效果,某种预想的效果,或某种印象主义的效果、”坡所说的效果,就是运用精雕细琢的语言,通过巧妙的细节描写,表现他心目中永恒的主题:美和美的幻灭,死亡的恐怖,忧郁的窒息,以及对怪异现象的疑惧。

       爱伦·坡写了大量短篇小说。虽然真正的侦探推理小说只有五篇,但却被公认为是西方侦探小说的鼻祖。这是因为,他不仅发明了侦探小说这种文学形式,而且还创造了抽象分析的推理方法,确立了侦探小说的文学价值。实际上,坡的侦探小说确立了整个西方侦探小说的一些基本特点,例如小说由四部分组成:神秘的环境和紧张的场面,曲折严密的情节,固定的人物,特定的故事背景;小说的情节有一定模式:引进侦探,提出犯罪及线索,进行调查,宣布破案,通过逻辑推理和抽象分析解释破案过程,锁定罪犯的结局;小说有固定的人物:受害者、罪犯、侦探和侦探的助手。所有这些都对后来的侦探小说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以业余侦探为主人公、以推理活动为主线、以能力较低的朋友为陪衬和叙述者的格局,被后来的侦探小说广为模仿。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和华生医生,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波阿洛和亥斯廷斯上尉,艾勒里·奎恩和他的父亲老奎恩,都因袭了爱伦·坡的写法。例如《莫格街谋杀案》、《金甲虫》和《失窃的信》,都充分体现了坡的侦探小说的基本特点。

       坡写的恐怖惊险故事有时带有哥特式传奇色彩,有时又带有奇异的幻想色彩。但所有气氛和色彩的渲染都只是一种写作技巧,虽然它们本身也传递出特殊的内容。应该说,不论坡的小说写什么,似乎都涉及到关怀死亡的神话,关系到生和死的本能。然而,生也精神,死也精神,仿佛一切都缘于精神活动。在《丽姬娅》里,罗维娜的死,丽姬娅尸体的复活,二者的交替,荒诞可怖,但萦绕心头,让人不能不跟着作者的描述激活自己的心理活动。

       因此,人们认为坡的小说还开创了现代心理描写的先河。《黑猫》篇幅不长,但却突出表现了心理描写的特点。故事起伏跌宕,丝丝入扣,仿佛用手术刀解剖一个罪犯的心灵,将人的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心理活动呈现给读者。主人公误杀妻子之后,掩盖罪行是有意识的;但他就要被警察解脱嫌疑时,说“这几堵墙砌得真结实”则是无意识的,是压在心底的恐惧的自然迸发。故事将主人公对猫和对他妻子的态度及心理活动穿插描写,既增加了神秘感,也加强了心理描写的效果。

       坡的艺术是一种技巧,也是一种掩饰,掩盖着相反的东西。他被誉为象征主义的先驱,因此他的作品因人们对象征的不同理解也常常导致不同的解释。有人说坡试图通过有色眼镜观察一切而不被别人看见,作品的神秘、荒诞和疯狂只是外部的,像在大街上的一声叫喊,而在内部一切都是理智的和严肃的。

       但是,劳伦斯认为,“坡与其说是艺术家,毋宁说是科学家、”他倾向于以华丽的修饰对世界作出反应。他把现实理解为存在于华美的表层之下的实在的核心。他在写作中为了打破技巧而创造技巧。劳伦斯也许是正确的。因为,沿着这种思路探索,人们会体会到坡的极其浪漫的信念:事情总有个答案。坡深信事物的核。心有某种真实的存在,哪怕这种存在是“被害人的心脏的跳动,或者是厄合古厦地窖中空棺材里的微弱的蠕动”。无论多么可怕,有某种存在,有某种可以认同的事物总比没有好。劳伦斯曾评论说,“当自我崩溃时,当‘他性’能够认识的神话破灭时,与心爱的事物的认同就变成了欲望。”在坡的身上,这是一种极端的欲望,它甚至超越了认知的需要。因此,坡是个必须完全凭心智去理解的作家。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