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爱伦·坡的内心阡陌

高 洋

爱伦·坡


  记得那时是在村上的一篇小说中读到了爱伦·坡的这么一个故事,大概是说一个孤寂的迷途者在苍茫的雪原中为了不被酷寒冻死而想尽一切可能去生起篝火以求自存的事。这只是流浪探险小说中常有的场景与图示罢了,如果村上仅仅交代至此的话,盖不过为一稀松平常的叙事而已,但以村上那直探内心灵魂深处的超级“技术”与诡异灵动的翩翩奇想,他是不可能不在这样一个看似程式化的野外求生的故事中看出点幽微的玄机来的。果然,他借诸于其笔下女主人公之口道出了夹藏在这个故事中的坡的真正的隐秘:这个流浪者是求死的,尽管其拼命保存火源来使自己不至于僵冻而亡,但在他的内心中是渴望埋骨于这片皑皑白雪之下的。
相关链接
  • 侦探小说的鼻祖──爱伦·坡和他的作品(附图)
  • 爱伦·坡:侦探小说范式的开创者(附图)
  • 爱伦·坡和他的短篇小说(附图)
  • 爱伦·坡的内心阡陌(附图)
  • 坡坡坡坡坡坡坡!──记美国诗人埃德加·爱伦·坡
  • 爱伦·坡以及哥特小说
  • 爱伦·坡——怀着文学梦漂泊 (附图)
  • 爱伦·坡遗留谜题150年后遭破解
  •  


       我想,村上的这篇小说如果能在时光旋涡的裹挟下吹拂到百年前的爱伦·坡的手上的话,那么当坡阅读到上面的那段分析时,在他的心中一定会闪耀出一抹电光火石般的悸动来的,我还可以想像到
    他的脸庞上会飞起一片红晕之霞来,那是被说穿心事后流露出的无奈的尴尬,也许还有丝丝的愠怒。那一刻,另一个爱伦·坡从其躯壳中脱魂出来了,不畏生死的强汉、还有意念死灭的绝望之徒,这正是爱伦·坡性格内面分裂的征示所在。

       翻阅手边那一册《爱伦·坡短篇小说选》,仿佛是被吸入了一个装满流光幻镜的房间,在其中可以尽窥坡多彩的灵魂之维。他的心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精神园地,但如果你步入其间流连凭赏的话,你就会惊异地发现那里面的景致都是彼此隔迹的,而它们的排列也是错落无章的,形成颇为怪诞突兀的氛围。在《出名》、《生意人》, 《钟楼上的魔鬼》这些篇章中我们看见他挥舞着辛辣幽默的笔锋抒写着美国式的谐谑与调侃,而《丽姬亚》、《鄂榭府的崩溃记》中的坡却活脱是波德莱尔的翻版,崩坏的宅邸,陷于病魇而即将堕入死域的歇斯底里之人,残云昏天,枯木腐水, 《恶之花》中的阴郁和颓废好似全部都嵌入到这些阴冷的故事中去了。

       可以说坡与波德莱尔无疑是一对精神知己,难怪波德莱尔的法文译本是最神似于坡的原著的,而作为诗人的爱伦·坡(这也是坡对自己的定位,写小说在他看来只是搞搞“副业”而已) 的诗风也是得教于波德莱尔的精髓。而作为侦探小说与恐怖小说鼻祖的爱伦·坡,其想像力的纵横捭阖,制造悬念疑团的渲染功力无疑也是超一流的,海底大旋涡的劫后余生,暴力嗜血的大猩猩,长方形盒子中的藏尸之谜..都把人类的惊悚之感挑逗到了一个欲罢不能的顶峰。但其侦探小说中的严谨性似乎有点差强人意,有些推理给人一种不能自圆其说之感。

       据说坡在其晚年弥留之际大呼“上帝保佑我!”,然后就此溘然长逝。在他历尽曲折的一生中,心被磨砺的太久了,就像多棱镜一样,心曲被割裂成道道光纹透射到五彩的故事当中。

       谁也不知道下一页我们会碰上一个什么样的爱伦·坡。

       中国邮政报/ 2003 年/ 12 月/ 13 日/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