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爱默生与美国民族精神

王 波

(布拉德福德大学和平学系硕士生)


  今年5月25日是美国伟大的思想家、散文家、诗人拉尔夫·华尔多·爱默生诞辰两百周年。爱默生被认为是美国19世纪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他的人本主义思想和自立主张对美国人民和美国历史的发展影响深远。

  1803年5月25日,爱默生生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一个牧师家庭。他14岁进入哈佛大学,17岁毕业,而后从教数年。1826年,他步父亲的后尘,进入哈佛神学院学习,次年被获准讲道。1828年,爱默生成为波士顿第二教堂的牧师,这个教堂属于当时在新英格兰居优势的唯一神教派(Unitarian)。虽然唯一神教在某些方面对卡尔文教的教义作了修改,但仍保留了许多旧教规。1832年,因不赞成这一教派的某些教义,加上结婚仅18个月的爱妻因患肺结核病逝,爱默生放弃神职,远赴欧洲游历。在欧洲,他拜访了英国浪漫主义运动的先驱人物兰道尔、柯尔律治、华兹华斯等人,并深受康德先验论哲学思想的影响,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超验主义哲学观。1834年,爱默生回到美国。1835年,他和第二任妻子在波士顿的康科德(Concord)定居。次年,发表《论自然》。这篇散文几乎包含了爱默生所有重要思想的胚芽。从那之后,他到处公开演说,逐渐成为美国的知名学者。

  从1836年开始,包括亨利·戴维·梭罗、纳撒尼尔·霍桑、玛格丽特·富勒、皮博迪姐妹、乔纳斯·维利等在内的一群思想家、改革者、诗人、艺术家,不定期地聚集在康科德爱默生的家中,和爱默生一起探讨神学与哲学的不良状况,思考着美国的身份(Identity),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诠释学术和精神上的独立和自立以及乌托邦式的友谊。他们宣称存在一种理想的精神实体,超越于经验和科学之处,可以通过直觉得以把握,这就是美国超验主义运动(transcendentalism)的起源。在这个超验主义俱乐部,他们创办了评论季刊《日晷》(1840-1844),撰写文学作品和发表主张教育、伦理、政治等方面进行社会改革的论文。爱默生一度担任主编,是超验主义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

  1837年8月31日,爱默生在美国大学生联谊会上以《论美国学者》为题发表演讲,抨击美国社会中灵魂从属于金钱的拜金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劳动分工使人异化为物的现象,强调人的价值;他提出学者的任务是自由而勇敢地从表相中揭示真实,以鼓舞人、提高人和引导人;他号召发扬民族自尊心,反对一味追随外国学说。这一演讲轰动一时,对美国民族文化的兴起产生了巨大影响,被誉为是美国“思想上的独立宣言”。爱默生的思想受到了当时的传统思想的压制和攻击。1838年7月15日,当爱默生在剑桥神学院发表题为《神学院致辞》的著名演讲时,遭到新英格兰加尔文教派、唯一神教派等宗教势力的抗议和攻击。这表明,在处于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美国社会,各种思潮斗争很激烈。

  爱默生的著作大多是散文,主要作品包括《论自然》、《论超灵》、《自助》等,分别收在《论文集》(1841)和《论文集:第二辑》(1844)。1847年和1867年他分别出版两册《诗集》。此外还有《代表人物》(1850)、《英国人的性格》(1856)等作品。他作品的中心是人本主义哲学思想,基本出发点是反对权威,崇尚直觉,主张个性解放,打破神学和外国教条束缚,核心是主张人能超越感觉和理性,直接认识真理。他的超验主义观点摒弃了加尔文教派以神为中心的思想,吸取了康德先验论和欧洲浪漫派理论家的思想,提出人能够凭直觉认识真理,因而在一定程度上,人就是上帝。为此,他大声疾呼,“相信你自己吧:每颗心都随着那弦跳动。接受上苍为你找到的位置――同时代人组成的社会和世网。” 爱默生认为,宇宙是单一精神(既“超灵”或“上帝”)的体现,人的心灵和自然界都与这一精神相同,因此人和自然界都具有“神性”。既然“人是自己的神”,人就应该相信自己,而不应崇拜古人,依赖外国。他说,“人应当学会的是捕捉、观察发自内心的闪光,而不是诗人和伟人们的圣光。”为此,他呼吁,“我们要用自己的脚走路,用自己的手操作,说自己心理想说的话。”爱默生的观点反应了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时代精神:“一个人一定能够成为他想成为的人。”这种自立精神,被称为美国式的宗教,激励了美国民族精神的发展和完善。

  爱默生的时代正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西进运动时期。西进运动既是一个政治、经济、地理的概念,同时也是美国文化本土化的发展历程。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弗雷得里克·杰克逊·特纳说:西进运动和边疆推进过程是美国逐渐摆脱欧洲影响、实现美国化的过程,是美国自由、民主和个性的源泉。西进运动对美国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巨大影响。早期美国社会继承的是欧洲文化传统,北美独特的地理和人文环境,尤其是广阔的西部,使欧洲传统文化在这里逐渐演变成独特的美国文化。美国文学就是美国文化本土化的一个重要佐证,同时又深刻地反映出时代的精神和要求。

  爱默生正是美国文学和文化本土化的积极推动者之一。他的观点有助于打破当时的神学思想和外国教条的束缚,建立民族文化,集中体现时代精神,为美国政治上的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发展提供理论根据。在文学创作方面,他主张作者描写身边卑微而平凡的生活,不要被传统压倒,不要醉心于罗马和巴黎的式样。他说,“愚蠢地坚持随众随俗是心胸狭小的幽灵的表现,是低级的政客,哲学家和神学家们崇拜的对象。”他认为,“任何名副其实的真正的人,都必须是不落俗套的人。”在教育方面,他的人本主义思想让他高度重视教育,他的关于教育的警句在今天都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他认为“世界上一切伟大光辉的事业都比不上人的教育。”他告戒人们,“每个人在受教育过程中,总有一天会认识到:嫉妒是无知,模仿是自杀。”他的主张隐含着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创新教育精神。

  虽然爱默生在哲学上是唯心主义者,但他的主张与19世纪美国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在思想文化上的要求相一致,对解放思想和建立美国民族文学起了积极推动作用,他的思想对同时代(如梭罗、惠特曼)以及后来的作家(如埃米莉、迪金森、弗罗斯特等)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正是这些作家形成了美国的文艺复兴。

  爱默生一生经历过多次生死离别,他最大的一次痛苦是1872年的那场火灾烧毁了他与妻子生活了37年的住房,也烧毁了超验主义者的聚集地。朋友们怕爱默生伤心过度,安排他到国外旅行。与此同时,他们集资重新修建了康科德的房子。1873年,爱默生从国外返回康科德,接受了这份意外的惊喜,他居住在那里继续思考和写作。1882年的一天雨后,当爱默生穿过心爱的康科德小树林时,意外感染了肺炎。4月27日,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在康科德病逝。这个新英格兰的小镇为他的去世敲响了79下钟声,象征着这位伟大思想家的一生。当噩耗传开,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为他送行,追忆伟人的一生。

  爱默生的思想和作品推动了美国民族精神的确立和发展。他的作品让我们了解到,在我们熟知的物欲横流、光怪陆离、追求金钱与时尚的美国,还有其自然、沉静的一面。今天,世界各国文化都面临着全球化的考验和挑战。我们这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也必须思考如何应对外来文化的强大冲击,保持和发扬本土文化的生命力,让我们的民族精神永远保持青春和活力。爱默生的作品恰好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和答案。今天,我们纪念这位伟大的美国思想家,重读他的作品,重温他的思想,意义即在于此。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