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爱伦·坡以及哥特小说

何处惹尘埃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读者与作者、作品之间是有缘份存在的,一些与你无缘的作品,就是近在手边,可能也无法阅读,而那些有缘的,即使现在没有遇到,但总有一天,你会在某个特定的场景里阅读到它们。印象里与我最无缘的书有两本,一本是毛姆的《刀锋》,一本是大江健三郎的《万延元年的足球队》,这两本书曾一度在我的枕边与我同眠共寝了半年有余,但是很遗憾的是,每每艰难的翻到10页左右,我都不得不放弃努力,然后边找原因边愤愤不平,原因当然没找到,最后它们都因为得不到我的宠爱而离我而去。

  日本作家的作品曾经红极一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恐怕是渡边淳一和村上春树。提起来很是汗颜,这两位的所有大作中,我仅看过渡边的一本名不见经传的《雪国》,该书讲的是一个已婚女人如何在初恋情人、丈夫、亲情、欲望中周旋,最后自杀的故事。该书节奏缓慢、故事浅显,令我实在是不敢恭维。至于村上,他那本红遍神州大地的《挪威的森林》,我除了知道该书封面的颜色和书中有个叫直子的女子外,其他的一无所知。没有看过就没有发言权,在此不敢妄加评论。而我,的确是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对日本作家的作品全无好感,也许是一叶障目罢,但愿我不会因此错过真正优秀的作品。

  遇到爱伦·坡纯属偶然。在朋友那里看到一本《怪异故事集》,我生性好奇心强,也就顾不得朋友是否看完,强行将书带回家中。起初并没有在意,也从未听说过爱伦·坡其人。但当我看完第一个故事时,除了被怪异的情节吸引以外,故事里的心理分析和描写、场景描写以及其出其不意的结局,都让我受到了极其强烈的震撼。这完全是有别于任何传统写作的写作。在当时,我只是怀着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将这本故事集看完,而未作更多的思索。直到后来,更多的接触到爱伦·坡,才对他的印象逐渐完整起来。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1809年1月19日出生于美国波士顿,排行老二,父母都是流浪剧团的演员,父亲大卫·坡酗酒成性,在他大约1岁的时候,其父于酒后离家出走,从此渺无音信。母亲在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演出时也因患肺结核而在极度贫困中去世,年仅24岁。2岁的孤儿埃德加被其教父约翰·爱伦收养,被改名为埃德加.爱伦。其养父是个富裕的烟草商,妻子不能生育,所以对埃德加还不错,使他得以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受到良好的教育,他17岁便上了著名有弗吉尼亚大学,后因与其养父经常发生激烈的争吵以及其养父在外另有私生子的情况下,其养父也不再提供给他足够的生活费用,他于第二年便离开学校,到了波士顿,出版了诗集《贴木尔》,并从此改名为埃德加·爱伦·坡。并且,他也因此没有得到养父的任何遗产。尽管他经历坎坷,可这并不防碍他日后成为思想深刻、观察敏锐、多才多艺、知识渊博的文学家。他在诗歌,小说,文学理论以及文学批评方面,也都取得了杰出甚至是开拓性的成就。

  看看其部分作品。《厄歇尔府的崩溃》,从“我”的压抑的心情,天气,厄歇尔家古老的住宅及周围环境的阴郁开始,一个个场景,一个个事件,都环环相扣,步步推进,每一个细微末节,都为了加强和烘托阴森恐怖的气氛,直到被理掉的妹妹裹着带血的尸衣重新出现,兄妹相拥而死,厄歇尔府也随之在风暴中崩溃坍塌。每一步,都惊心动魄,让人毫无喘息的机会。

  《泄密的心》,“我”冷酷无情的杀死老人,仅仅因为老人有一双兀鹫一样敏锐的眼睛。然后我心安理得的将其尸体肢解并且埋葬,并且我能够坦然的面对警察,不露出丝毫破绽。但总有一种东西我无法对付,就是那颗跳动着的“泄密的心”。善恶相争的内心,终究邪不压正。文中重点描写的是犯罪过程,而这一切描写都是为了烘托“我”变态的犯罪心理。

  《就是你》、《莫格路凶杀案》这两部作品是爱伦·坡侦探小说的代表作。在侦探小说史上,爱伦·坡无疑是开山鼻祖,他不仅创立了侦探小说体裁,并且还把侦探小说的手法运用于心理和道德探索。当然,对于侦探小说体裁,爱伦·坡只算开了个头,在这方面他不算最优秀的,但他终归功不可没。

  坡的优秀的故事太多,在此就不一一罗列。既然提到爱伦·坡,我想也就有必要说一下哥特小说,因坡是一个典型的运用哥特手法来创作内涵深刻的作品的文学家。

  哥特(GOTH)一词最初来源于条顿民族中哥特部落的名称。原本居住在北欧在条顿民族,在长达几个世纪的迁徙中,终于在公元5世纪摧毁了强大的西罗马帝国。其中骠悍的哥特人是同罗马人作战的主力。但同历史上许多被先进文明征服的民族一样,哥特人也被迅速同化,很快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性。大约在公元7世纪以后,哥特人作为一个民族,就在历史上消失了。但哥特人的英勇善战在南欧人心中,特别是意大利人心中留下的创伤和所造成的既恨又怕的复杂心态并没有随之消失。西罗马帝国灭亡1000多年后,意大利人法萨里在历史的封尘中又找出哥特一词来指称一种文艺复兴思想家们所不喜欢的中世纪建筑风格。这种建筑风格在12世纪到16世纪期间盛行于欧洲,主要用于建造教堂和城堡。法国的巴黎圣母院和英国的圣·保罗大教堂堪称其代表性建筑。这种建筑的特点是高耸的尖顶,厚重的石壁,狭窄的窗户,染色的玻璃,幽暗的内部,阴森的地道甚至还有地下藏尸所等。在那些崇尚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的文艺复兴思想家眼里,这种建筑代表着落后、野蛮和黑暗,因此,那个毁灭了古罗马的“野蛮”、“凶狠”、“嗜杀成性”的部落的名字用来指称这种建筑风格自然就再适合不过了。这样,在文艺复兴思想家们的影响下,哥特一词逐渐被赋予了野蛮、恐怖、落后、神秘、黑暗时代、中世纪等多种含义。

  到了18世纪后期,哥特一词又成了一种新的小说体裁的名称。这种小说通常以古堡、废墟或荒野为背景,故事往往发生在过去,特别是中世纪;故事情节恐怖刺激,充斥着凶杀、暴力、复仇、强奸、甚至经常有鬼怪精灵或其它超自然现象出现;小说气氛阴森、神秘、恐怖、充满悬念。作为一种新生的小说体裁,哥特小说产生于17**年。

  《圣经》和基督教传说也是哥特小说的重要源泉。《圣经》里面有许多极为恐怖的场面,而基督教传说也一直在极力渲染地狱的恐怖。哥特小说里最突出、最普遍、最持久的主题:善与恶之间永恒的冲突,那就更是一部《圣经》从头到尾的主线。

  而爱伦·坡的哥特式小说,甚至可以更准确的称之为心理式哥特小说,因为他通常都把他的人物放到他所创造的环境中,着重心理描写,并且心理活动刻画得细腻、准确、真实。再利用恐惧的特殊力量,打破社会为人铸造的外壳,把人从世俗观念的束缚中解放届来,以便能进入到人的灵魂深处,揭示人类最隐秘的内心活动,展现人最原始的本能及需求,或者暴露平常连自己都不愿或不敢面对的丑恶。他以丰富的想像力和对自己心灵的探索,写下了无数不朽的作品。

  坡说过:“一个美丽的女人的死亡无疑是世界上最具有诗意的主题。”而恐惧,则是人类心灵深处最永恒的主题。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