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爱伦·坡遗留谜题150年后遭破解


  根据美联社麻萨诸塞州报导,恐怖小说之王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临终遗言,可能在他进棺材前便以密码文透露给世人知晓。
  1841年,爱伦·坡在一家杂志社任职编辑,刻意在刊物上留下两组密码,151年过去,藉由现代计算机科技辅助,以及一位年轻解谜专家敏锐的洞察力,如今总算有人破解爱伦·坡谜样的讯息。
相关链接
  • 侦探小说的鼻祖──爱伦·坡和他的作品(附图)
  • 爱伦·坡:侦探小说范式的开创者(附图)
  • 爱伦·坡和他的短篇小说(附图)
  • 爱伦·坡的内心阡陌(附图)
  • 坡坡坡坡坡坡坡!──记美国诗人埃德加·爱伦·坡
  • 爱伦·坡以及哥特小说
  • 爱伦·坡——怀着文学梦漂泊 (附图)
  • 爱伦·坡遗留谜题150年后遭破解

  •    谜底曝光了,但解出的讯息并非坡写给读者的话,也没有点出坡如谜般故事的关键,而是一段深情的未完告白,谜题仍在,只不过换成坡把这段话译成密码的理由为何。
       两篇密码文其中之一署名为“Mr. W.B. Tyler”(泰勒先生)所作,目的在挑战读者破解密码的功力,原本无人可解,近年才有学者把密码文与坡联想在一起,认定文章密码由坡所写。
       支持上述论点的人认为坡在短篇《告密的心脏》(The Tell-tale Heart)等小说中,除了死亡主题外,预设了几乎无法破解的密码,只有在坡死后很久才得破解。
       1992年,英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博士班学生泰伦斯?惠伦(Terence Whalen)解出第一个密码文,发现典出1713年英国作家(Joseph Addison,1672-1719)剧作《Cato》(卡托,暂译)。
       第二个密码便没有这么容易破解了,现年27岁的加拿大多伦多计算机程序设计师吉尔·布罗沙(Gil Broza)当时动用了计算机技术与大量时间去破解,“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想知道里面在说什么,但我很好奇想知道结果究竟为何。”
       位于威廉斯敦(Williamstown)的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教授萧恩·罗森海姆(Shawn Rosenheim)也是爱伦·坡专家,亟思破解密码多年未果,1996年设立译码赛,提供2500美金给优胜者。罗森汉姆10月颁发奖金给布罗沙。
       第一个密码把原文倒过来写,看似难解,实际却只花了几天功夫便破解,因为原文与密码文两相对照下,可轻易比对字与字的异同。第二个密码文较复杂,密码文字可做许多不同解释,譬如英文字母“e”可解释成阿拉伯数字“14”,文中大小写字母自由组合排列,字符顺序错乱也屡见不鲜。
       但密码文却又极短,不超过150字,相对可供对照的文字就减少,更别说间或夹杂一些看似打字排版的错误了。
       罗森汉姆与其它学者苦思无着后,布罗沙决心采行传统译码方式,把三个连续字符视为一个英文单字,譬如“the”、“and”或“not”,再把玩其中可能性。在布罗沙自行设计的计算机程序中,他扫瞄了一系列诸如此类的词组证实他的推测不假。
       就像“幸运轮”(Wheel of Fortune)的参赛者一样,布罗沙幸运地从4个字符中推敲出一个英文单字“afternoon”(下午),这个灵感引得其它灵感纷纷浮现,两个月后全文终于破解。
       布罗沙译出来的文字如蜜糖般不似坡的叙事风格,路易西安那州立大学(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爱伦·坡专家甘乃迪(J. Gerald Kennedy)惊讶道,“我不相信坡会这样不嫌麻烦,巧心构思这段密码文字,只为掩盖其中流于陈腐的意涵。”
       不过话说回头,坡天性喜爱恶作剧,常匿名发表自己作品书评,戏称自己作品有“抄袭”之嫌,另有人相信坡用假名影射美国前总统约翰·泰勒(John Tyler),因他领导的政府没有授予坡一官半职。
       布罗沙解得的密码的确触及坡会关心的不朽及受困等主题,但对研究坡的人士并无实质助益,事实上,密码是否真是坡所写也还不确定。
       2个谜底原文与译文如下:
       谜底1原文──
       The soul secure in her existence smiles at the drawn dagger and defies its point. The stars shall fade away, the sun himself grow dim with age and nature sink in years, but thou shalt flourish in immortal youth, unhurt amid the war of elements, the wreck of matter and the crush of worlds.
       译文──
       挺立于刀尖,蔑视而笑
       是她深锁的灵魂
       星群将沉
       阳光渐黯
       拒与岁月俱毁俱灭者
       我,不朽的青春
       安然于
       纷、扰、杂、乱
       间
       谜底2原文──
       It was early spring, warm and sultry glowed the afternoon. The very breezes seemed to share the delicious langour of universal nature, are laden the various and mingled perfumes of the rose and the jessamine, the woodbine and its wildflower. They slowly wafted their fragrant offering to the open window where sat the lovers. The ardent sun shoot fell upon her blushing face and its gentle beauty was more like the creation of romance or the fair inspiration of a dream than the actual reality on earth. Tenderly her lover gazed upon her as the clusterous ringlets were edged by amorous and sportive zephyrs and when he perceived the rude intrusion of the sunlight he sprang to draw the curtain but softly she stayed him. ``No, no, dear Charles,’’ she softly said, ``much rather yould I have a little sun than no air at all.’’
       译文──
       早春时节的午后温暖燠热,微风彷佛分享了宇宙间甜美的倦怠感,满溢着各种混合的玫瑰及茉莉香气,五叶地锦及野花的自然芬芳,缓缓飘散的香气吹拂窗内一对有情人儿,炽热的春阳直直照在女孩羞红的面颊上,营造出的和煦美感远超过地球所能给予的现实,比较像是中古传奇故事的情节,或是梦境带来的美妙灵感。她的爱人温柔地睇凝她,好比多情爱嬉闹的微风徐徐移动般花团锦簇,当他察觉到鲁莽的阳光介入他俩之间,他一跃而起,想拉上窗帘,但身旁的她温柔地制止他,“不,亲爱的查尔斯,不要,”她徐徐道,“我宁可让阳光进来,胜过没有空气好。”


    选自 e龙

    理想藏书 hesse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