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美国相关

威拉·凯瑟其人其事


  威拉·凯瑟是美国20世纪初一位杰出的女作家,在将近30年的写作生涯中她著作丰富,共有13本中长篇小说和3本短篇小说集。
  1873年,凯瑟出生于美国东部弗吉尼亚州温彻斯特附近的后溪谷,那是一个长满绿草的地方。9岁时,她随父母迁居到内布拉斯加州红云镇附近的农场。凯瑟曾对一位访问者谈到自己初到农场的感受:“当我们向它驶近时,我觉得来到了世界的边缘。”凯瑟的第一个家安扎在分水岭上。小说《我的安冬尼亚》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取材于这里。一年后,她的父母又把家从农场迁到红云镇。这里虽只是一个有着2500人的小镇,但也是个繁华地带,每天都有八列满载乘客的火车奔驰而过。红云镇的人在凯瑟的生活与艺术中起着重要作用,他们是激发凯瑟创作灵感的一个重要源泉。而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像红云镇那样的小镇经常被作家描写到小说里去。它是《哦,拓荒者们!》中的汉诺威镇,《云雀之歌》中的蘑菇镇,《我的安东尼亚》中的黑鹰镇,《我们中间的一个》中的弗兰克福镇,《一个沉沦的妇女》中的甜水镇。
  凯瑟原想当一名医生。在红云镇,她与两位医生成了好朋友,他们在需要人手的时候总是让凯瑟帮忙。凯瑟也因此学会了一些医术,她不仅敢于解剖死猫,还曾治愈一些小动物,这让当地人惊讶不已。因为在当时,女性选择当医生这种职业是很少见的。凯瑟也想当一名演员,每次同伙伴们玩游戏时,她都能成功地扮演女孩角色,但她更喜欢扮演男孩子。也许她的骨子里有一些叛逆的因素,在十几岁的时候,她就违抗当地的社会风俗,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男孩子,头发留得比男孩子的还要短;她厌恶穿裙子,甚至公然攻击这种穿着方式。进人中学后,她的穿着仍没有改变。她穿吊带裤、工装裤;在学校的演出中继续扮演男性角色。后来,她为取悦一位朋友的母亲,才把头发留长。1890年凯瑟高中毕业,同年9月进入内布拉斯加州立大学。她上学的第一天,竟被误认为是一位教师。那时她只有16岁,刚刚离开草原小镇。当她走进一间教室问“这儿是不是希腊语初级班”时,她给同学们以极其深刻的印象。她声音深沉威严,表情严肃庄重,戴着草帽,头发短短的——这正是那些学生所期待的老师,所以他们有礼貌地点点头。然而当他们发现这个陌生人竟是一位年轻的姑娘之后,便又放声地笑了起来。
  在大学,凯瑟最初是学自然科学,因为她对植物学、化学、天文学很感兴趣,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放弃了这种追求。1891年,她的一篇题为《论英国作家托马斯·卡莱尔》的文章深深吸引了她的文学老师。这位老师把她的文章推荐给了《内布拉斯加州报》,他没有让凯瑟知道这件事。当凯瑟偶然翻开报纸,发现她的文章被印成铅字时,她简直兴奋极了。从那时起,她便把以前的想法丢到脑后,开始对文学创作产生兴趣,并潜心沉迷于写作。大学期间,她总是把学校的作业先放到一边,而不断地在大学刊物《西方人》杂志发表小说、诗歌和评论;为换取生活费用,她还为州报撰写专栏和评论。在大学的头两年里,她共写了300篇文章,她成为州报的兼职戏剧评论家。她的文章非常老道与稳重,让人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位年轻女子之手。大学最后一年,她边进行教学实习边写稿,又写了100篇。在当时,一个专职评论家都不可能写那么多。
  1895年,凯瑟大学毕业,她已积累了很多写作方面的经验。她想谋求一个教师的职位,但未能如愿。她回到了红云镇,不久便应聘在《家庭月刊》杂志当编辑。22岁时,她离开家到东部开始了记者编辑生涯。1897年,她离开了《家庭月刊》来到《匹兹堡要闻》任助理编辑兼戏剧评论专栏作家。但她继续以笔名为《家庭月刊》杂志撰稿。这时凯瑟已进人婚嫁年龄,但她喜欢自由,不想结婚,曾有两人向她求婚,但都被拒绝。她最喜欢的男性是她的父亲和弟弟,她认为自己不需要异性的关怀,故而终身未嫁。1901 年,凯瑟离开了《匹兹堡要闻》到匹兹堡中学教拉丁语,后又在当地另一所中学教英语。她教了三年书,虽不是很擅长教书,但她讲的课并不枯燥。
  凯瑟第一部诗集《四月的黄昏》发表于1903年,它引起了当时出版界巨头麦克鲁尔的注意。麦克鲁尔向她征稿,并提出以书的形式再版她所写的所有小说。他俩在匹兹堡和纽约几次会面后,由于对该杂志的内容颇感兴趣,凯瑟接受了麦克鲁尔请她在《麦克鲁尔》杂志担任编辑的建议,1906年,她便前往纽约担任新职。她在麦克鲁尔杂志社的工作主要是审阅来稿,并编辑整理。在这期间,凯瑟帮助编辑杂志,很少有时间搞创作。而且为写麦克鲁尔传记,她又多在波士顿。欧洲来回奔波收集资料。杂志社的六年工作使她的视野范围和生活环境起了很大的变化,这些都为她以后潜心地搞创作奠定了基础。如同她是一位出色的评论家。尽职的老师一样,凯瑟也是一位优秀的编辑,她成了《麦克鲁尔》杂志的主编。这时她唯一想做的就是不断地写作,直到成为一位伟大的作家。
  为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写作,她于1912年辞去杂志社的工作。此后,便把自己关在屋里写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亚历山大的桥》,从这一部小说开始,她便一发不可收拾,从此走上职业作家的道路。接着她又连续写了几部影响较大的长篇小说《哦,拓荒者们!》(1913)、《云雀之歌》(1915)。《我的安东尼亚》(1918)、《青春与美丽的阿杜莎》(1920)、《我们中间的一个》(1922)、《教授的房子》(1926)、《死神来迎接大主教》(1927)等。凯瑟终于成为美国20世纪一位伟大的小说家,她的作品受到了美国人的喜爱。她也获得很多荣誉:普利策奖、美国妇女奖以及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的荣誉学位。1947年凯瑟在纽约病逝,享年74岁。

选自《世界文化》杂志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