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藏书-作家与作品-俄国相关

马雅可夫斯基的爱情悲剧


  马雅可夫斯基是前苏联才华横溢的大诗人。在他离开人世5年后的1935年12月17日,斯大林在《真理报》上对马雅可夫斯基进行了充分的肯定:“马雅可夫斯基过去是,而且现在还是我们苏维埃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但这位一生追求进步、参加过地下斗争、坐过牢、写过无数美丽诗篇、拥有成千上万读者的优秀诗人,生前却一直不为官方认可,还遭到一些革命作家的排挤。同时,诗人在爱情上也屡受挫折,没能与心爱的女人结合。脆弱的他最终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结束了他不幸的爱情。
  1913年底,年仅20岁的马雅可夫斯基与朋友一起周游俄罗斯。在敖德萨,他认识了举止优雅、品貌端庄、对文学艺术有着深厚兴趣的玛丽亚,她把浪漫的诗人迷住了,而诗人超人的才华也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她。年轻诗人坠入了情网,他的伙伴们怀疑他不会再离开这里。然而,马雅可夫斯基却突然决定立刻离开这个城市。几个月以后,他回到莫斯科,心头依旧鸣响着那初恋的、痛苦的回声。玛丽亚的父母和亲戚都非常势利,他们顽固地认为马雅可夫斯基不过是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靠人格和才华要娶走玛丽亚,那是绝对做不到的。于是,他们强迫玛丽亚和心上人断绝来往,并把她另嫁别人。
  与莉莉娅的交往,是诗人生活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爱情。在诗人的遗书里,写有这样一句话:“莉莉娅,爱我吧!”他是在1915年认识莉莉哑,并很快爱上她的。尽管莉莉妮视爱情为游戏,但诗人痴心不改,为她写了《我爱》、《关于这个》等长诗。诗人被爱情弄得神魂颠倒,两次为莉莉娅自杀。后来,莉莉娅嫁给了批评家勃里克,诗人仍对她一往情深,始终如一地爱着她。当他和后来的情人波隆斯卡雅谈起莉莉娅时,还怅然若失地说:“多么动人的名宇,她的人就像这名字一样美丽!”马雅可夫斯基在给政府的遗书里,还将莉莉娅·勃里克算作他的家属,希望政府予以照顾。可见诗人的痴心一片。
  1928年10月,马雅可夫斯基来到了巴黎,遇到一位法籍的俄罗斯少女达季雅娜。少女的美丽与活泼使诗人暂时忘了莉莉娅,他以为自己这一回得到了所爱。并写了《给雅可夫列娃·达季雅娜》送给爱人,表白自己炽热的爱情。不久,诗人向达季雅娜求婚,要她一同回莫斯科。女方避而不答,诗人只得孤身回国。1928年12月,他回国以前,特地向巴黎的花店预约:每周给达季雅娜送一束鲜花。
  1929年5月,诗人与莫斯科艺术剧院已婚的女演员波隆斯卡雅偶然相遇,并且很快就互相熟悉起来。诗人才华横溢,幽默风趣,浪漫多情,把婚后没能享受爱情润泽的波隆斯卡雅深深地打动了、征服了。诗人生命中最后一位情人出现了。他们的爱情生活充满了浪漫色彩。但由于波隆斯卡雅的排演任务非常忙,热恋过后与诗人的会面明显地减少了,有时甚至一个星期乃至半个月也见不上一面。这使得诗人为女友的疏远而忧心冲忡,还对女友的丈夫雅辛不满。他们见面时,诗人要么几个小时一言不发,要么神不守舍,郁郁寡欢,当波隆斯卡雅询问原由时,他提出让女友离婚,退出戏剧界,安心做他妻子的要求。女友以时机不够成熟予以拒绝。于是他们常为这事无休止地争吵、埋怨,波隆斯卡雅开始有意躲避和他见面了。她不知道这时正是诗人事业上最倒霉的时期,在读者中大受欢迎的他却得不到官方和文学界人士的理解与信任。他以为建立起家庭可能会减少痛苦,但是波隆斯卡雅却屡屡拒绝。
  从1930年3月下旬起,诗人得了很重的流行性感冒,嗓子也疼得厉害。病中的他更加感到孤寂。4月N日,马雅可夫斯基没有出席他原来预定要参加的一个晚会,而是打电话给正在演出的波隆斯卡雅,告诉她只有心爱的她才能拯救痛苦的他。演出结束后,波隆斯卡雅马上去马雅可夫斯基那里,表明了自己与他结婚的决心,同时请他给自己一些时间,以便慎重、周全地处理此事。4月14日,诗人再次约女友在寓所谈话,并且事先拟好了一个谈话提纲,主要是谈他们的婚姻问题。诗人心情沉重,要求女友不要上班,留下来好好谈谈。但是,剧院的规矩很严格,波隆斯卡雅急于去剧院排演一出新戏。当她离开诗人走到距大门仅几步远时,突然听到屋内发出一声枪响。爱情的不幸,文学界的误解,现实生活和情绪上的不稳定等使悲观的诗人走上了绝路,马雅可夫斯基以手枪击中心脏,自杀身亡,年仅37岁。


选自《世界文化》杂志

理想藏书 Hesse扫描制作

回目录